新顶点小说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 第 6 章
第六章
  
  女鬼出乎意料的被制服,唐晓在她身上打了个金光咒束缚,半个小时以后,七个人一个鬼围坐在沙发旁。
  
  “她为什么会缠着陈一峰?”王欣丽害怕的问。看着那鬼白衣长发,皮肤枯朽青白,没有眼白,只有眼珠,黑黑的,像两个深不见底的洞,无比瘆人。
  
  小声对陈一峰狐疑:“难道是你始乱终弃?”
  
  陈一峰瞪了她一眼:“别胡说八道,根本不认识她好不好?”
  
  然而,他的反驳在其他人眼中是那么苍白无力,所有人眼里都是那种——你不认识人家,人家为什么只缠着你——的表情,让陈一峰很是困扰。
  
  看向跟他们坐在一边,似乎对沙发上的鬼也很畏惧的唐晓,陈一峰问:
  
  “唐主任,你一开始就看到她在我身上了是吗?”所以才会跟着王欣丽胡闹找到这里来。
  
  唐晓点头,陈一峰又问:“唐主任,你知道她的来历吗?”
  
  陈一峰原本想让唐晓给他澄清一下,谁知道唐晓接着摇头,陈一峰无奈摊手:“那你能替我问问她吗?为什么缠着我?”
  
  唐晓真不愿跟她开口,但抵不过众人期盼求助的眼神,大着胆子靠近被金光咒束缚在沙发上的女鬼,用道家特有的问鬼方式对那女鬼问了几个问题。
  
  众人看着唐晓跟那女鬼叽里咕噜说了半天,脑补出一出狗血恩怨情仇的戏码,也许还是三生三世虐心虐恋,说不定跟陈一峰是前世冤孽等等。
  
  过了一会儿,唐晓回到众人身边,胖子比较八卦,紧张兮兮的凑过来问:
  
  “她怎么说的?”
  
  唐晓抬头,环顾众人一圈,却不开口,大家以为她在卖关子,气氛越发紧张起来。
  
  “她说了很多……”唐晓迟疑顿了顿:“但我听不懂。”
  
  “合着唐主任你只会抓鬼,不会问鬼啊?”胖子一拍大腿,没有听到八卦很失望。
  
  “不是我不会问,是她说的我听不懂。”唐晓强调,见大家还是不懂,又补充一句:
  
  “是外国鬼。语言不通啊。”
  
  众人绝倒!
  
  还有这种操作?
  
  “听起来好像是泰语。”唐晓转向陈一峰问:“你最近去过泰国?”
  
  陈一峰还没回答,美丽的大小姐韩伊就开口了:“上个月我们一起去泰国旅游来着,难道她是从泰国就骑在陈一峰肩上跟我们回来的?”
  
  这个答案太诡异,大家不约而同的不寒而栗。
  
  “鬼魂属阴,照理说是进不了车站,机场这种阳气重的公家地方。应该是你们买了什么邪门的东西吧。”
  
  唐晓这么一说,陈一峰忽的眼前一亮:
  
  “要说邪门儿的话,我还确实买了一样。”
  
  说着就起身上楼去,从卧室里拿下来一个摆件,是一个黑色绣线绣成的妙龄少女,黑发如瀑,侧着身子,只能看见侧身和侧脸,妖娆的身姿十分迷人。
  
  唐晓一看见那东西脸色就变了,陈一峰见她这表情,赶紧把手里东西嫌弃的放到茶几上,大家动作默契的同时往后退了一小步,远离这个邪门儿的东西。
  
  唐晓凑近将那东西看了看,只见那东西周身围绕着浓郁黑气,由内而外从这幅作品中渗透出来,当即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是发绣。”她神情凝重,沉声说:“是连着人皮的发绣。”
  
  一般发绣都是用的经过处理的头发作为丝线,绣在绸缎或布匹上,没有生命,但这幅却不是,即便做成了这样漂亮的作品,却仍没有失去生命,头发在毛囊里继续滋养,以至于这看起来比一般的发绣更加油亮润滑。
  
  陈一峰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随手一买,居然能买到这种东西回来。
  
  “我这就把它烧了。”
  
  只要一想到这东西骑在他脖子上这么长时间,陈一峰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没有用的。这是她的载体,她现在既然已经出来缠上你了,你烧了这个,从今往后,你就是她的载体,永远都没法摆脱她了。”
  
  唐晓的话成功打消了陈一峰的念头。
  
  “那怎么办?”陈一峰脑子一转,往唐晓看去:“唐主任,要不你把她收了,就是魂飞魄散,永远不会来缠我那种,多少钱都可以。”
  
  唐晓很心动,然而:“不是钱不钱的问题,我……我正常状态下做不到。更何况,你与她无冤无仇,她跟着你这么久,到今天之前也没害你,她生前皮肉给人拿来做了这邪门的东西,本身也是可怜的,要是不问缘由就把她打的魂飞魄散,似乎也不太人道,你说是不是?”
  
  “这么说起来,好像也是。可她刚才明明想杀了陈一峰啊,掐他脖子都掐的他翻白眼了。”王欣丽说。
  
  “那是突然有什么刺激到她了。”唐晓从头看到尾,看的比他们真切,女鬼突然翻脸动手,似乎就是从陈一峰和王欣丽眉来眼去的时候,唐晓猜测,也许这女鬼把陈一峰看做自己的恋人,可他突然跟王欣丽亲近,女鬼受不了才动手的。不过鬼怪这种东西,是不能用正常理智揣摩的。
  
  “想要知道她到底怎么回事,还是得问她。”
  
  关键时刻,还是美少女韩伊比较冷静,说出了关键所在。
  
  解铃还须系铃人,只要她自己开口了,告明缘由,他们从根源解决问题,让她自己放弃缠陈一峰不是更好?
  
  可问题是,人家说的是泰语啊。
  
  唐晓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超纲,从没想过做这行还要学点外语什么的。
  
  “要不……找个翻译?”
  
  一直没说话的大刘抱着他瑟瑟发抖的女朋友建议。
  
  经过这么一场大暴动,大刘的女朋友也不跟他闹别扭了,大概觉得在见鬼这种事面前,其他都是小场面,不值得浪费生命生气了。
  
  陈一峰这些朋友全都是家里有公司的富二代,富三代,找个泰语翻译很容易,大约半小时后,一个被老板公子临时从工作岗位上撬过来的翻译小姐就坐到了陈一峰家的沙发上。
  
  犀角香烧完了,所以翻译小姐进来的时候,屋里情景已经恢复如常了。
  
  大刘对翻译小姐吩咐,让她一会儿把听到的话翻译出来,不要问为什么,只要听就行。翻译小姐不知道小老板想干啥,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耳朵里就听见一阵叽里咕噜的泰语,赶忙打开笔记本,一边记录,一边给大家翻译自己听到的。
  
  原来这个外国鬼叫阿桑,她家住在湄南河畔,有个谈婚论嫁的恋人,跟所有负心故事一样,这个谈婚论嫁的恋人突然变了心,他爱上了一个有夫之妇,他们偷情的时候被阿桑撞见,恋人就对阿桑下毒手,而他的那个情妇害怕自己的秘密曝光,就让人把阿桑的皮发揭下,做成了这么一幅发绣,让阿桑皮骨分离,灵魂永远得不到安息,连下地狱告状的机会都没有。
  
  而阿桑的尸体现在还藏在那个杀人凶手家的后院树下,她希望恶人得到惩戒,希望自己早日超生。还像被她袭击的陈一峰道歉,说她当时那一瞬间,不知道怎么就把陈一峰当做是那个杀了她的狠心恋人,才会对他出手,希望得到原谅。
  
  故事的大概被本地语言翻译出来,大家对于阿桑的遭遇更加同情,也就不计较她差点害人的事情了,唐晓又让翻译问了阿桑几个关于她被杀时更详细的问题,然后才把翻译送走。
  
  翻译小姐直到被推出了门都没明白自己到底在给谁翻译,忍不住问小老板:
  
  “刘总,到底怎么回事啊?怎么还有杀人不杀人的事情呢?”
  
  大刘结合情景,顺水推舟:
  
  “我们要排练一部泰国舞台剧,听不懂泰文原声,才让你过来翻译的,你回去把护照准备准备,这两天可能要跟我去一趟泰国,我们还有些风土人情要实地考察一下。”
  
  翻译小姐怎么都没想到居然还有这样陪老板出国翻译的福利,美滋滋的回去了。
  
  接下来的事情,其实也就不用唐晓做什么了,阿桑是陈一峰从泰国带回来的,自然也要他自己送回去。当天下午,就和大刘带着翻译小姐坐上了去泰国的飞机,走之前还特意通过公司业务,联系了当地警方,要走一波跨国伸冤的剧情。
  
  他们临走的时候,唐晓给了大刘一张传声符,以便他们在泰国还有什么关于案件的事情想问阿桑的时候用,又给了他们一人几张镇恶驱邪的符,保他们一路平安。
  
  王欣丽本来也是要跟陈一峰一起去的,但被他拒绝了,让她乖乖在国内等他,托了王欣丽的福,唐晓对陈一峰他们在泰国的事情也有所了解。
  
  据说在当地警方的配合下,果然在凶手家的后院发现了阿桑的尸体,这桩离奇的案子终于浮出水面,经过阿桑提供的线索,泰国警方掌握了证据,把杀人凶手和他的情妇都抓了起来,这案子的恶劣程度简直轰动一时。
  
  “人心险恶,哪儿都有猪狗不如的禽兽。”王欣丽挂了陈一峰的电话做出感言。
  
  移动椅子,坐到正翻看居民资料的唐晓身边,问:
  
  “唐主任,案子了解了,阿桑会怎么样?”
  
  “她散了怨气,就能转世投胎了。”唐晓头也不抬的回答。
  
  “那她会去哪里?”王欣丽继续追问。
  
  “泰国也有阎王殿吧。”这个回答唐晓不太确定,毕竟她还是第一次遇见个外国鬼,而外国有没有地府机构,她也不太清楚。
  
  “唐主任,真没看出来,你居然有这种通灵的本事。陈一峰说,等他从泰国回来,一定得好好的谢谢你。唐主任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好好宰一宰陈一峰,看他以后还敢不敢乱买东西。你知道他说什么吗?他说那发绣一开始他是买给我的……要是我被缠上了,那可真是……”
  
  唐晓放下资料,正经来了一句:
  
  “宰他就不必了,不过你得跟他说,我给他的那几张符的钱还是要的。我后面的房子里草都没拔干净,等着用钱,不好意思啊。”
  
  王欣丽一愣,正要回答,就听见唐晓手机响了。
  
  电话那头,传来一道男声:
  
  “唐小姐,我是太辰观的越青,上回突然离开不好意思,不知道你什么时候有空来继续谈谈气运符箓册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