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 第 5 章
第五章
  
  这边王欣丽刚说完这话,那边陈一峰就把大门给关上了。营造出一种他们果真想杀人灭口的错觉。
  
  为什么说是错觉呢,因为唐晓在这房子里除了陈一峰身上那块儿,其他地方没有死气,房子里没有,他们身上也没有,自她悟出气运符箓以来,就可以看到人身上的功德,无论做了好事还是坏事,都逃不过她的眼睛,陈一峰的身上有自身的功德,也有祖荫功德,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被这种东西缠上却只是脖子酸疼疲累,没出什么损及性命大事的原因吧。
  
  陈一峰关了门就来到王欣丽和唐晓面前,跟那胖子俩人把她们逼得坐到沙发上,王欣丽顺手拿起一只抱枕挡在胸前,色厉内荏的警告:
  
  “你,你们别过来啊。我,我可要报警啊。”
  
  陈一峰冷笑:“报警?好啊,我们现在杀了你,你去托梦给警察报警吧。”
  
  王欣丽一副受伤又害怕的样子:“陈,陈一峰,我早知道你是人渣,没想到渣成这样。我以前真是瞎了眼。”
  
  “现在知道怕了?”陈一峰故作凶恶,摩拳擦掌的往王欣丽伸过手来,王欣丽吓到变形,放声大叫,以为陈一峰真的要杀人,谁知道预料中的疼没有落下,而是头顶被人轻轻的拍了两下,王欣丽从抱枕后微微探头,就看见陈一峰正似笑非笑看着她。
  
  王欣丽这才惊觉陈一峰是吓唬她的,眼角的泪还没来得及落下,陈一峰伸手给她把眼泪擦了:“没想到你也有怕的时候。”
  
  这宠溺的语气让王欣丽彻底傻眼,让一旁的唐晓无端端吃了一口狗粮,干咳一声,找找存在感:“那什么……你们昨天把那姑娘带哪儿去了?”
  
  说到底,事情的起因就是因为王欣丽昨天看见他们从酒吧带走一个姑娘,只有把这件事问清楚了,才能解决接下来的问题。
  
  胖子从旁无奈一叹,指了指楼上,还没说话,就听见楼上房间传来开门关门的声音,然后楼梯上下来两个人,一男一女,男的走在前面,手里端着一只托盘,托盘上放着早餐和牛奶,但看来还没动过,后面的女生很漂亮,脸上表情有点无奈。
  
  “还是不肯吃。”
  
  男生端着盘子直接去了厨房,女生走过来坐到沙发上说,看见唐晓和王欣丽,讶异一指:“她们……”
  
  陈一峰立刻接话:“我朋友。王欣丽,我跟你说过的。这个是……我们唐主任。”
  
  那女生听到王欣丽的名字时,眼前一亮,大咧咧的直言不讳:“她就是王欣丽,一直听你提她,还是第一次见。你好,我叫韩伊,总听陈一峰提你,你们……终于好上啦?”
  
  王欣丽的脸瞬间爆红,不知所措的低下头不敢看陈一峰,倒是陈一峰坦坦荡荡:
  
  “什么叫好上了,说这么难听。这叫有情人终成眷属,会不会说话!”
  
  本来他和王欣丽就处于暧昧阶段,现在被捅破最后一层窗户纸,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你别成天疑神疑鬼的了,跟我相处这么久,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啊?我像是会杀人的人吗?”陈一峰没好气对王欣丽说,对她怀疑自己的事情相当不爽。
  
  王欣丽突然娇羞起来:“我,谁让你们……那昨天晚上你们带走的女孩子是什么人嘛?”
  
  陈一峰往楼上看了一眼,从茶几上拿了听可乐,直接坐到王欣丽身旁,两人紧挨着,陈一峰给她开可乐瓶盖的时候,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解释了一遍:
  
  “还不是大刘,他跟苏素吵架了,苏素避而不见,那孙子没办法,才想把她绑过来好好解释,可不是你们脑子里想的那些龌龊事啊。不过这事儿还是我们做的不对,没尊重苏素,这不,她更气了。正跟大刘闹绝食呢,昨天晚上到现在,一口饭没吃。”
  
  韩伊从旁佐证:
  
  “刚才我也上去劝了,给骂了个狗血喷头出来。我是不要再管他们的事情了。本小姐是嫌吃吃喝喝不够爽,还是嫌美容美发不够漂亮,想不开来管他们的闲事,无缘无故给人骂一顿。”
  
  至此,王欣丽和唐晓总算知道了昨晚事件的真相。
  
  陈一峰把打开的可乐递给王欣丽,两人顺便交换了一个浓情蜜意,娇羞甜蜜,心照不宣的笑,窗户纸捅开的感觉似乎还挺棒。
  
  然后陈一峰转头对唐晓招呼一声:“唐主任你自便。不好意思,我们的事儿还连累你跑一趟。”
  
  唐晓看着陈一峰,对他的寒暄实在有点笑不出来。
  
  因为就在陈一峰和王欣丽捅破窗户纸,眼神交流,你侬我侬的时候,他脖子上的东西忽然伸出了她的鬼爪子,掐到了陈一峰的脖子上。
  
  “那个……虽然我知道现在说这些有点不太合适,但小陈脖子就快要给人掐断了……”
  
  唐晓进门后一直没开口,但一开口就吸引了所有人的关注目光,当然了,都是那种关注智障的目光。
  
  “唐主任,你说什么呢?”王欣丽本来对唐晓印象挺好,可她也不能一开口就咒她男朋友啊。
  
  嗯,陈一峰已经是她男朋友了。
  
  唐晓没时间跟大家解释太多,而且像这种事情,说的再多都没用,人家看不见,就绝对不会相信她说的话。
  
  无奈从身后背包里拿出一只精致的檀木小盒子,双手捧着放到茶几上,打开盒子从里面取了一小截,在众人不解的目光中点燃。
  
  “你们自己看吧。”唐晓点完香就往沙发上一缩,拿起一旁抱枕紧紧抱着,静待他们跟她共享视界。
  
  犀角,燃之能见鬼。
  
  香味的作用还没有散发出来之前,大家都对这个跟着王欣丽上门的不速之客十分不屑,不过碍于她是王欣丽带来的,又看在陈一峰的面子上,不好当面指责唐晓,其实心里早已鄙视千百遍了。
  
  可就在这时,一直觉得肩膀脖子特别累,心口憋闷的陈一峰突然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整个人往旁边倒去,一双手在脖子上不断抓拨,脸涨得通红,都有点翻白眼的架势了。
  
  把他朋友们都吓了一跳,王欣丽直接扑过去看他怎么回事。
  
  “陈一峰,你怎么了?你别吓……啊——啊——啊——”
  
  王欣丽的话还没说完,就突然被显现在眼前的景象给吓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了。
  
  随着王欣丽的叫声,周围的人也发出了此起彼伏的惊叫。
  
  现在所有人都看到了那个正骑在陈一峰身上,不住掐他脖子的女鬼了。那女鬼凄声厉色,阴森恐怖,一副要当场把陈一峰掐死的恶鬼样,谁见了能不怕。
  
  而这时,女鬼似乎也发觉周围场面不对,周身猛地爆出更加凛冽的阴冷,大夏天里冷的都要把空调冻住了。
  
  “救,救……我……”
  
  陈一峰虚弱的求救声把大家的惊吓稍稍拉回来一点,众人这才想起来陈一峰正被鬼掐着脖子呢。
  
  不约而同看向了躲在抱枕后头瑟瑟发抖的唐晓。
  
  “大,大师,怎么办?陈一峰好像要被她掐死了。”
  
  唐晓怕鬼,很怕很怕,基本上是能避就避,不能避就躲,除非迫不得已,很少时候正面刚。
  
  努力克服心理障碍,唐晓从抱枕后头探出脑袋,伸手从背包里摸索半天,摸索出几张黄符,一张张分配到几个人手里:
  
  “去把门窗关起来,贴上符,然后所有人聚到一起,别出声儿。”
  
  紧要关头,大伙儿也顾不得害怕,按照唐晓的吩咐去做了,把门窗关好之后,唐晓才放下抱枕,从背包里取出一根圆柱形木棍,木棍周身刻满了看不懂的道家符咒,篆体写的,只能认出什么‘律令’‘鬼’什么。
  
  “谨请南斗六星、北斗七星,吾奉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拷鬼杖下,凶秽消散,道气长存,退!”
  
  唐晓一番念叨之后,将手中的拷鬼杖打在那个专心掐陈一峰脖子的女鬼背后,霎时女鬼毛发衣裙尽数炸开,背后出现一道被金光烧出的痕迹,正是唐晓刚才敲打的地方。
  
  女鬼的惨叫声弥漫整间别墅,周围不仅气温急速下降,就连光线都给她的黑气遮掩,那种惨叫声仿佛来自地狱般令人胆寒心颤。
  
  女鬼从陈一峰身上离开,唐晓趁胜追击,一下踩在沙发上,再次对女鬼挥出手中拷鬼杖,这一下直接打在女鬼头部,一阵仿佛来自地狱般,极其惨烈的叫声从女鬼口中发出,蹲在地上聚在一起的人全都不约而同捂住了耳朵。
  
  唐晓摔在沙发上,被吓得面色灰白,暴烈的女鬼在半空扭曲挣扎,七孔都冒出恐怖黑气,一副马上要变身的样子,此情此景,唐晓手中拷鬼杖的光芒越来越亮,唐晓眼前的景象一会儿清楚,一会儿模糊,身体里有个东西马上就要呼之欲出似的,整个人像是不断变换频道的电视,磁场抖动。
  
  但七孔不住冒出黑气的女鬼用尽力气挣扎一番后,就开始在房子里左突右冲,想要逃离,然而门窗早就被唐晓的符封住,她哪里也跑不出。
  
  女鬼挣扎过后,并没有像唐晓想象中那样变身,而像是能量用尽般,整个鬼都软下来,直接掉落在地上。
  
  而女鬼不变身,唐晓体内的东西也慢慢平静下来,坐在那儿好一阵儿才渐渐缓和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