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气运符加持一万点 > 第 2 章
第二章
  
  瓜贩子双目无神,没知觉似的往树干上撞,不一会儿就头破血流了,再继续撞下去,不死也是脑震荡。
  
  在普通人看来,瓜贩子是突然疯了,可在唐晓看来就是确确实实的鬼附身了。
  
  唐晓虽然很怕跟那些东西接触,可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害人而无动于衷,只得大着胆子靠近。
  
  赵大妈和孙大妈都是带着红袖章的热心大妈,看见居委会门前围了这么一大堆人,赶紧过去疏导人群的同时,也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哎哟,这怎么了,快来人拉住他呀。”赵大妈见没人上前,自己就要上去,被围观群众拉住了。
  
  “别去啊,邪门儿着呢。刚那个大个儿去都没成。”
  
  “可也不能就这么看着,总得想想法子才行,这么撞下去,人不得撞死。”孙大妈说。
  
  唐晓从旁说道:“几个人一起按住他,好像是中邪了。”
  
  围观群众大多都是这附近的居民,不认识唐晓,赵大妈和孙大妈赶紧帮着号召,几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一起上前救人,唐晓从牛仔裤口袋里抽出一根红丝线,用特定手法迅速叠双捻搓成一根,等那几个小伙子把瓜贩子扑倒在地之后,唐晓过去把手里的红丝线缠绕到瓜贩子的右手中指上,然后往两边飞快一拉,红丝线把瓜贩子的手指拉扯出了血,就这么一会儿功夫,原本还在地上不住挣扎,力气大到惊人的瓜贩子突然就安静下来。
  
  整个人像是清醒了似的哀嚎起来。
  
  这才是一个人受了伤该有的反应,刚才他虽然头破血流,可一点反应没有,那样子别提多诡异。
  
  “唐主任,你这是什么本事啊。”
  
  刚才周围的人都看见唐晓往瓜贩子中指上套红丝线拉扯出血,出了血之后瓜贩子就好了,都很好奇是怎么回事。
  
  唐晓爬起来擦了擦一头冷汗,拍拍裤子上的泥土,先让他们把不住哀嚎的瓜贩子扶起来,才回:“他中邪了,我们乡下老人对中邪的人就这么做的,这没什么。”
  
  中邪后红筷子夹中指,红丝线缠中指,都是很平常的驱邪方法。
  
  唐晓边说话,眼光还不时瞥向一旁,那个害人的鬼还没有离开,继续鬼气森森的盯着瓜贩子瞧,唐晓顺着他的目光往瓜贩子周围看了几眼,目光落在地上那块黑黢黢的破旧木板上。
  
  走过去指着地上那块板,唐晓问瓜贩子:
  
  “大叔,你这板子哪儿来的?”
  
  刚才她经过的时候没仔细看,这附近除了那个附身害人的鬼之外,就是这块板似乎有点问题,表面看起来黑黢黢的,估计有些年头,正因为有点年头,板上沾到的油污都渗到木头纹理里,把这块木板上原来有的痕迹遮掩住了,用唐晓的目光看去,这块板上似乎还有一些干了的血痕。
  
  那瓜贩子没反应过来,用毛巾捂着额头上的伤口,对于自己今天的遭遇很是不解,想了想后才回答:
  
  “我,我路边儿捡的。”说完这话后,瓜贩子像是想到什么,又补充一句:“不过我都擦洗好几遍才拿过来切西瓜的。”
  
  唐晓在心理暗自摇头,路边捡的东西都敢随便用,被这些东西缠上也不冤枉。
  
  “小唐主任,难道刚才他中邪,问题出在这块板子上?”孙大妈很相信这些封建迷信,平时出门都要烧个香的人,立刻就听出唐晓话里的意思。
  
  唐晓点头:“嗯,这板子邪门儿,要是我没看错的话,这板子应该是那种很老式的简易棺材板盖,很可能就是当时抬尸体用的。”
  
  语毕,周围哗然。
  
  瓜贩子自己也呆住了,没想到随便在路边上捡的板子居然是人家的棺材盖板儿,刚才他可清楚的记得自己身不由己去撞树的感觉,身子不受控制,果真像是被什么东西附了身的样子,而现在又听眼前小姑娘说了这板子的来历,瓜贩子顿时遍体恶寒,从脚底到心底都冒出一股子寒气。
  
  “那,那我该怎么办?这东西……不会缠上我了吧。”
  
  瓜贩子吓得直打哆嗦,像刚才那样撞树的事情不用多,再来一次,估计他这条小命就可以直接交代了。
  
  “你回去把这板子擦擦干净,挖一个深坑埋了,立个无名碑,烧一碗肉,一条鱼,一块豆腐,一张鸡蛋皮供奉,必须要是热乎的,我听老人说过,鬼跟人不同,吃就吃个热乎。然后再多烧点纸钱,应该就没事了。”
  
  唐晓看那鬼虽然死状恐怖,但却不是厉鬼,要不是瓜贩子把他的棺材板拿来切西瓜,他也不会附身作怪,一般这样的烧点纸,给点供奉是能解决的。
  
  瓜贩子把唐晓的话仔仔细细的记下,这个时候120救护车来了,人群给让出一条生命通道,瓜贩子大叔被抬到担架上,由几个医护人员推着送上救护车,他虽然浑身是血,但精神还算好,一个劲儿的问救护车要不要钱,要钱他就不坐了云云。
  
  救护车离开之后,人们才想起来问唐晓是谁,赵大妈把唐晓正式介绍给大伙儿认识:
  
  “这是我们居委会新来的主任,名牌大学毕业的高材生,还是公务员呢。”
  
  在赵大妈不遗余力的介绍下,周围的人都知道唐晓的来历。
  
  “小唐主任看起来年轻,没想到还挺厉害的。一般年轻人可不懂那些老理儿了。”
  
  “可不是嘛,说起来头头是道的。”
  
  人群里的各种评价唐晓来不及听,孙大妈在知道瓜贩子是被游魂野鬼缠上之后,就赶紧跑回家去拿了几叠冥票过来,点着一些在四方叩拜:
  
  “有怪莫怪,有怪莫怪。”
  
  孙大妈开始搞迷信活动,人群就散了,有热心的帮瓜贩子把周围打扫干净,把那块板抬到瓜贩子的车上。
  
  唐晓回去的时候,还看见那鬼站在槐树下,守着他的那块板一动不动,幽幽叹了口气。
  
  瓜贩子的事情解决了,唐晓才能回来继续处理自己的事情。
  
  拿了周主任给的钥匙,唐晓从居委会后面绕到那宅子门前,居委会用的是宅子前面的地方,没碰到宅子主体分毫,所以这么多年来相安无事。
  
  找出对应的钥匙,把宅子大门打开,一推开门就是一股大风扑面而来,神奇的是,迎面而来风的气味很清新,竟然没有那种老宅久不住人的陈腐之气。
  
  唐晓跨进门槛,沿着宅子的中轴线往里走,这宅子其实说是一座三进院子,其实房间院落并不多,中轴线往南有两座相接的凉亭,八角飞檐,古朴沧桑,两间亭子共用一块牌匾,字迹落灰,但还是能看出写的【福寿亭】三个字,园子里杂草丛生,都有半人高了,有很多地面设施也都被杂草掩盖,暂时看不出什么。
  
  唐晓的外公去世时交代了她两件事,其中一件就是关于这座宅子,她从小跟外公相依为命,缩衣节食,从来没听说过外公在S市有这么一处占地面积极广的宅子,正如周主任所说的,这么大的宅子,如果按照拆迁换房的话,至少换七八套大户型,有这么多房子在手上,他们不用做什么也能过的很好。
  
  可外公没说,临死前才告诉她,并且千叮万嘱让她一定不能把这宅子卖了,好好收拾收拾,自己住进来。
  
  当时听到这个要求的时候,唐晓还没觉得有什么,外公一个很简单的遗愿,她一定可以做到,可现在实地看过,唐晓才明白过来,要完成这个意愿,似乎并不容易。
  
  首先要把这么大的宅子修缮一新所需的金额,对唐晓而言恐怕都是天文数字了,更别说要长久维新了。
  
  就算她日夜苦读,考上了一流的大学,又考了公务员,成为一个最底层的社区干部,但凭她现在能得到的微薄薪酬,很显然是做不到的。
  
  除非……另辟蹊径。
  
  唐晓心里有一道灵光,这道灵光从小让她学什么都特别快,包括外公曾说过已经好几代没人悟出来的气运符也被唐晓给悟出来了。
  
  何为气运符?
  
  就是能改变人气运的符箓,能够让倒霉的人幸运起来,俗称‘改命符’。
  
  这种符箓看起来没什么攻击性,但实际上却影响深远。
  
  当然了,效果也是按照施咒者本身的功德值大小而有所不同,唐晓悟出了掌管气运的符箓,但却被限制在了本身的功德值上。毕竟过去二十几年她做的好事,最多也就是扶老太太过过马路,给邻家婶子拔拔萝卜之类的好事,让她一个出身普通的学生去做什么慈善功德,确实不太容易。所以,以她的功德值,也就是改改普通的运气,比如什么出门绿灯啊,不堵车啊,捡到五块钱啊等等诸如此类小事。
  
  并不能给她带来一夜暴富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