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我的弟弟才不是老狗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血脉觉醒

第二百六十二章 血脉觉醒

    卡利普索没有想到,一个毫不起眼的海盗,竟然有着那么大的魄力和胆量,将她封印在了人形之中,根据冥界的法则,活人无法进入冥界,因为暂时失去了神躯而成了人身,卡利普索被划分到了人的层次,她尝试了几次,最多都只能到达作为现世与冥界中转站的世界尽头,再往前就会因为冥界的法则而被杀死。,
  
      同样是因为被封印成了人形,海王三叉戟也开始拒绝承认她的资格,甚至根本不允许她接近,而且当时的海盗们也将她看得死死的,让她根本没有机会使用别的手段,无计可施的卡利普索只能潜伏下来,等待着时机,好在她的生命很漫长,在熬死了一代又一代海盗之后,终于让海盗们的目光彻底从她的身上移开了。
  
      为了接触自己身上的封印,卡利普索再次施展手段,诱惑了一个叫塔塔利亚的小偷,让他想办法混进第三届海盗会议查探讯息,胆大包天的塔塔利亚拿着一个计时器充当海盗王成功的混进了会场,虽然最后在用同样的手法糊弄海盗王的时候被发现了,导致第三届海盗会议以暴力收场,可是他还得到了解除卡利普索封印的方法,并且在死前将讯息成功地传递给了卡利普索。
  
      知道了解除身上封印需要集齐所有的海盗王信物,没有为塔塔利亚的死感到任何伤心,卡利普索又开始了新的谋划,而几个在大海上风头正劲的海盗王很快引起了她的注意,其中就有啸风船长的父亲,威尔特纳的外婆劳拉史密斯,“死亡之花号”的船长,而最吸引她的,还是爱德华蒂格,那位当时被称为最有希望成为第二位海盗大帝的传奇海盗。,
  
      出于谨慎,卡利普索并没有贸然去接近爱德华蒂格,只是悄悄地收集着他的消息,直到得知他有了一个儿子,杰克斯派洛,卡利普索有了一个新的想法,那就是引导他的儿子成为新海盗大帝,到时候借助他的手,来解除自己的封印,为此,卡利普索不惜用自己血脉的力量为杰克斯派洛赐下了祝福,让他得到大海的庇护,更是不惜血本的将自己最为珍贵的宝物罗盘送给了他,不过卡利普索显然失算了,杰克斯派洛简直就像是一个天生的灾星,即使有着自己的祝福和罗盘依然混的狼狈不堪,离卡利普索计划中成长为海盗大帝简直是渐行渐远。
  
      这让看不到希望的卡利普索几近绝望,如果不是一次偶然的机会,杰克斯派洛找到了海王三叉戟,让卡利普索跟着得到了一些好处,可以动用一部分神力,卡利普索甚至都差点忍不住亲自动手干掉他,从新选择一位海盗来祝福,比如另一个她很看好的巴博萨船长。
  
      得到了好处的卡利普索,开始暗中布局,让杰克斯派洛和戴维琼斯有了交集,并因为黑珍珠号而欠下了他的债务,因为卡利普索觉得这样,杰克斯派洛就会为了活命而选择释放自己来对抗戴维琼斯,可惜杰克斯派洛的性格太过随性,在危险来临之前根本就毫不在意,而在危险降临之时又只想着逃跑,为了保险,卡利普索又联络上了被困在荒岛上的巴博萨船长
  
      “先把她关起来吧。”听完卡利普索的话,泽拉斯控制下巨龙之魂将卡利普索囚禁了起来,对于怎么处理她泽拉斯有些犯难,一开始泽拉斯是想直接杀了了事,可是后来想到毕竟是海神波塞冬的孙女,谁知道杀了她会不会惊动波塞冬,这让泽拉斯有些顾虑起来,虽然没有见过那位海神,不过单凭海洋中一些残留的神力,泽拉斯也能感觉到他的强大,那是一位不弱于当时的阿努比斯的神灵,而这也让泽拉斯疑惑了起来,因为在梅林的记忆中明明走过的位面里连半神都少的可怜,可是为什么轮到自己沿着他给的空间坐标过来,就忽然出现了这么多神灵,木乃伊世界的阿努比斯,还有这个世界的波塞冬和哈迪斯
  
      对这些问题暂时没有理出思路的泽拉斯索性将事情都丢在了一边先不去想了,因为那边的战斗已经进入了尾声,原本一直没出手,完全是因为两边不论是海盗还是东印度公司的士兵,在泽拉斯的眼中都是一群双手沾满了鲜血,死有余辜的家伙,多死一些或许对这个世界会更好一些。
  
      而现在再等下去的话连黑珍珠号都快完蛋了,虽然上面除了自己的两个学生外同样没有好人,可毕竟有不少人在泽拉斯设计对付羽蛇神哈卡的时候出了力,多少还是有点儿情分在里面。抱着这样的想法,泽拉斯撤掉了自己船上的遮掩魔法,就那么横冲直撞的闯进了战场的中心。
  
      首先发现了泽拉斯的船的,是一直处在东印度公司舰队后面指挥的贝克特勋爵的战舰,副官连忙向贝克特请示着“贝克特大人,又有不明身份的船过来了。”
  
      “不明身份?那就是海盗了,击沉它!”胜券在握的贝克特勋爵傲慢的下发着命令。
  
      “遵命!”副官匆忙的去指挥士兵校准火炮
  
      “老师,是老师来了!”在黑珍珠号上的伊丽莎白也很快的发现了泽拉斯的船,并且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船头上的泽拉斯,连忙兴奋地对威尔喊着,并不断地对着泽拉斯挥着手。
  
      “呼,老师终于来了!”同样看到了泽拉斯的威尔此刻长舒了一口气,刚刚又硬撑着和戴维琼斯打了几个回合,虽然还没有彻底落败,可是他知道那不过是时间问题,而现在自己的老师泽拉斯来了,那么戴维琼斯也就没什么可怕的了。
  
      “这是,血脉觉醒了啊!”站在船头的泽拉斯把目光凝聚到了戴维琼斯的身上,感觉到了他身上不断涌出的死亡之力,才想起自己当初看走眼了,原本还以为那死亡之力是因为飞翔的荷兰人号这艘船,现在才确定了,死亡之力的根源就在戴维琼斯的身上。11
  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