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三十七章 法力

第三十七章 法力


  接着。
  婠婠觉得自己的眼皮愈加沉重,她觉得自己十分疲惫,她虽然极力抵挡这股仿佛从内心深处突然涌现的浓烈睡意,但最终她还是缓缓的闭上了眼睛,沉沉的睡了过去。
  一个时辰之后。
  苏信也吐出了一口浊气。
  他刚才用北冥神功废去了婠婠的内功,然后又用灌顶的方式将他从邪帝舍利中吸取到的能量灌注到了她的体内。
  “我……我这是怎么了?”
  这时。
  之前昏睡过去的婠婠也挣扎着清醒了过来。
  她感到自己的身体跟之前有了很大的不同,就连她的五感,似乎都变得更加清晰更加敏锐。
  “我记得我在昏迷之前,我的真气都被你吸走了,但为什么……”婠婠看着身旁的苏信,歪着头问了一句,她一边说着,一边轻轻的攥了攥拳头。
  她纤细的手指并拢成拳,看上去并没有用上多大的力气,但却爆出了一连串的空气被捏爆了的声音,这声音的响起也让婠婠自己吃了一惊,她感到自己的体内有一股她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庞大力量,这股力量的强大程度,完全超出了她能理解的范围。
  不过这股在她体内的力量仿佛被什么东西给禁锢住了,她能够动用的,仅仅是从这股力量的禁锢缝隙中露出来的一点点。
  这股她能够动用的力量跟那股被禁锢着的力量比起来,只是九牛一毛。
  但尽管如此。
  她感到她的力量比之前的自己,起码要强出了好几倍。
  “我废去了你原本的真气,然后又给你灌入了更加纯粹的真气。”见到婠婠一脸迷惑的神色,苏信淡淡的为自己的小师姐解释了起来。
  婠婠一脸震惊的看着苏信。
  苏信刚才的话给她的震动实在是太大太大,自己体内的那股强大到难以想象的力量,竟然是自己师弟给自己灌注的?
  那自己师弟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婠婠沉默了一会,她犹豫着开口:“我可以感受到有一股很强大的力量在我的体内,但我用不了它们……”
  苏信听了自然而然的点了点头,他说道:“这个是很自然的事情,你目前无论是修为、境界还是身体都太过孱弱,根本就驾驭不了这种程度的力量,贸然的使用这股超越你能力的力量,对你有害而无益,所以我暂时把它们封印起来了。”
  苏信一边说着,他同时伸出一根手指,缓缓的向着婠婠的眉心点了过去。
  婠婠看着苏信的手指点向自己,她并没有躲闪。
  只是在梨涡浅笑的看着苏信。
  任凭苏信的手指点在了自己的眉心。
  苏信点在婠婠眉心的手指指尖陡然间射出了一道金黄色的亮光,这股亮光极为耀眼,映照的让人不由自主的闭上了眼睛。
  婠婠的眼睛刚刚闭上,在她的脑海里便出现了无数极为难懂的文字,这些文字配合着一张又一张画着经脉人像的图像从她的脑海里飞快的闪过,逐渐的,她发现突然出现在脑海中的,竟然是一门没有名字的功法。
  她看着这门功法上的描述,心里产生了一种仿佛是在梦中的感觉。
  让她觉得世间一切都变得极为虚假。
  可以说彻底的颠覆了她之前对于世界的所有认知。
  “这是我教给你的功法,更准确的说,这应该是一门神通,我自己创的,没有名字……”苏信淡淡的说着,他一边说着,一边伸出了自己的手掌。
  只见到一道橙红色的火光闪烁了一下。
  一朵跳动着的烈焰竟然就这么出现在了苏信的手中。
  婠婠看着正在苏信的掌心不断跳跃着的金黄色的烈焰,她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从那股金色烈焰上散发出来的炙热温度。
  而随着那朵金色烈焰的跳动。
  这朵烈焰很快变成了一块漂浮着的深蓝色的冰晶,接着,这块散发着森寒刺骨的寒意的冰晶便变成了一个劈啪作响,闪烁着深紫色电光的雷球……
  在苏信的手心。
  那股被他托在手心的能量不断的在烈焰寒冰雷球……这些不同属性间转变着。
  “这是一门可以控制天地间各种元素的神通,练成之后,你便可以随心所欲的操控它们,让它们听从你的号令……”
  苏信说完这句。
  他手心的那团刚变化成的金色烈焰又开始了变形。
  在一息之后,这团跳动的烈焰便变成了一道闪烁着深紫色光芒的电光,苏信将这道深紫色的电光握在手里,如同一位神灵握住了雷霆。
  “等练到了更加高深的境界,能做到的并不仅仅只是随意的操纵天地间的力量,甚至还能真正的操控天地……”
  说着。
  苏信手掌一攥。
  那柄被他握在手里的雷霆电光化作一道青烟消失。
  然后周围突然卷起了呼啸的狂风,原本星光闪烁的夜空消失不见,不知从何处出现的乌云遮蔽住了天空,而后便是一道有一道的雷光出现在了天空中的乌云当中。
  在雷光闪过之后,震耳欲聋的滚雷也紧随而至,再接着,便是黄豆大的雨水落了下来。
  这突然降下的雨水像是长了眼睛一样,自动避让开了苏信跟婠婠在的地方,婠婠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切,虽然她之前已经在那篇突然出现在她脑海里的功法上看到过这样的描述,但只是看到描述跟亲眼看到真的有人能随意的操控风雨,是完全不同的感觉。
  “好了。”
  苏信拍了拍手。
  随着他的话音,雨水同时随之止歇,遮蔽住了夜空的乌云也自行散去,露出了星光闪烁,清晰的甚至可以看到银河的夜空。
  要不是四周树木枝条上被刚才突兀降下的雨水清洗的极为洁净的枝叶,附近被雨水打的有些泥泞的地面可以当做佐证,恐怕婠婠自己,都不会认为刚才这里下过一场说来就来说去就去的大雨。
  刚才苏信的展示给婠婠的震撼极大。
  她过了好一会才回过神。
  “我……我将来也能做到这些?”她的语气里有着五分的不敢置信,五分的憧憬跟渴望。
  “当然。”
  苏信理所当然的点了点头。
  “我之前灌注到你体内的那股能量是我之前从圣帝舍利中得到的。”
  听到苏信不经意间说出的秘辛,婠婠的心里更加震惊,她作为祝玉妍的亲传弟子,未来阴葵派的继承人的身份,自然听说过魔门的圣物圣舍利。
  不过这枚圣舍利已经随着邪帝向雨田一起失踪了。
  谁也不知道这枚圣舍利在哪里,而在魔门的传说中,历代的邪帝在死亡之前,都会把自己毕生的功力灌注到这枚圣舍利当中,日积月累之下,这枚圣舍利传承了一千多年,里面积聚着不知道多少位邪帝的功力。
  可以说,只要得到这枚圣舍利,那几乎就相当于得到了无数为邪帝的毕生功力。
  “小师弟的武功这么高,难道就是因为他之前得到了圣舍利的原因?”
  婠婠这么想着。
  “圣帝舍利中的历代邪帝的功力对我没什么用。”苏信似乎是能看透婠婠的想法,他看了自己这位小师姐一眼后,淡淡的说道:“再多的真气对我而言都没有什么本质的作用,无非是我可以把它们提纯为法力,增强我拥有的法力的量罢了,但这点量,对我来说不值一提……”
  “法力?”
  婠婠疑惑的说了一声。
  “不错。”
  苏信点头,他解释道:“把松鹤万寿拳练到大圆满,将自己肉身的潜力开发完毕,便可以在体内无中生有的生出法力来。”
  “我刚才灌注到你体内的那股能量,便是我把历代邪帝的功力提纯成的法力,以你的天资,是不可能把松鹤万寿拳修炼到大圆满的,自然也不可能修炼出法力来。”
  “不过我强行把这股法力灌注到你体内,你配合着我刚才传给你的那门无名的功法,你的松鹤万寿拳即便是没有练到大圆满的层次,也能用法力来施展出神通来了,随着你松鹤万寿拳对你肉身潜力的开发逐渐加深,你能够动用的法力也就越多。”
  “我将修炼出法力之前的境界称之为武者境,天底下除了我之外,所有人都在这个境界,而修炼出法力之后的境界,我将其称作神通境。”
  “你现在算是半只脚迈入了神通境,之所以说是半只脚,便是你体内有了我灌注进去的法力,但却无法使用神通。”
  “等你能把体内法力的禁锢全部解开,就是你可以使用神通的时候了。”
  “不过你也不需要担心,即便是不能使用神通,你体内的法力一样可以被你当做真气来用,法力是比真气更高级的能量,所以使用法力,可以不需要考虑真气的属性来施展各种武学。”
  “你可以用法力施展原本你会的阴葵派的武功,如果你愿意的话,你甚至可以用慈航静斋的慈航剑典,当然,你要是会的话。”
  “至于施展出来的威力,小师姐你想必已经知道了。”
  婠婠默默的听着。
  她脑子里有些迷糊,她仔仔细细的将苏信的话在脑海里过了一遍,花费了好大一会儿功夫,才稍微有些明白过来。
  她现在比之前厉害了,而且是厉害的多,将来她能够变得更加厉害,甚至能像刚才的苏信那样,能够像神灵一般随意操控天地间的一切。
  神通!
  绾绾默默的将这两个字记在了心底。
  苏信用很笃定的语气跟婠婠说道:“现在即便是师傅她老人家,恐怕也不是你的对手了,至于她安排给你的任务,对你来说根本不算什么了,慈航静斋的师妃萱,不可能是现在的你的对手。”
  “师妃萱?”
  突然听到这个名字,婠婠眼中露出了狐疑的神色:“她是谁?”
  “就是这一代慈航静斋的传人,也是师傅会给你安排的对手。”苏信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不是问这个。”
  婠婠看着苏信,眼光有些发冷:“我的意思是,小师弟你怎么会知道这一代慈航静斋的传人叫什么名字的?”
  “这个么……”
  苏信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小师姐话里的意思,他打了哈哈,身子一闪,便消失在了原地,一瞬之后,他的身影已经出现在了十数丈之外。
  “小师姐你不是要回师傅那里去么,那我就不耽搁你的功夫了。”
  再几瞬过后,甚至都看不到苏信的身影了。
  婠婠看着苏信消失的方向,她咬了咬牙齿,咬牙切齿的说着:“我倒要看看那个师妃萱是什么人!”
  走远了苏信有些为那位他还未曾谋面的慈航静斋圣女遗憾起来。
  他真的只是无意中提了一嘴。
  真的不是故意的。
  他估摸着,要是让现在的婠婠见到了那位慈航静斋的圣女,那这位圣女也不用替天下挑选明主了,这位圣女还能不能活下去,都是一个问题了。
  以婠婠此时的实力,就算是四大圣僧联手,再加上那位散真人宁道奇,恐怕都很难挡得住她。
  想到此处。
  苏信只能是有些遗憾的叹息了一声:“师妃萱,你自己以后自求多福吧。”
  一个月之后。
  婠婠回到了阴葵派。
  “师姐!”
  阴葵派的弟子们见到婠婠到来,纷纷向她行礼,她看着众多阴葵派弟子的脸上惶恐的神情,马上就察觉到了不对,她皱了皱眉毛,问道:“出了什么事?”
  一位弟子马上回答道:“掌门她受伤了。”
  一听这话,婠婠面色一寒。
  她厉声问道:“师傅怎么受伤的?”
  “前几日来了一位黑衣人,那黑衣人是白师姐派来的,掌门见了他带来的包裹跟信件之后勃然大怒,当场就要杀了那个白师姐派来送信的黑衣人,结果那黑衣人一剑刺伤了掌门,然后离去……”
  “一剑就刺伤了师傅?白清儿派来的?她怎么可能有这么厉害的手下,除非是……哼,我就知道……”
  婠婠冰雪聪明。
  她想到这里,马上就知道那个黑衣人肯定是自己那个小师弟搞的鬼,毕竟自己那小师弟不久之前就去了高句丽,而自己那个白师妹白清儿可也是在高句丽的。
  这两人在那,肯定勾搭为奸了。
  “婠婠师侄!”
  正在婠婠遐想间。
  一个男声突然从她身后传来。
  一个一身白衣,手里摇着一柄折扇的男子出现在了不远处,这男子一脸微笑的看着婠婠。
  婠婠扭头一看,在看到这男子的瞬间,她的眼中就露出了一股寒芒。
  她咬着牙冷哼了一声:“边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