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七章 双龙

第七章 双龙


  不过做什么风流才子的事苏信只是在脑海里随便一想,他虽然不抵制抄诗这种事,但倒也不会专门为了抄诗而去抄诗,当然,如果合适的话,抄上一抄,他倒也不会反对。
  “还没得手么?”
  苏信进了扬州城之后,马上就去了石龙的武场。
  他发现石龙竟然还在武场里认真传授武艺,他马上就知道,那本《长生诀》应该还没有落入到这位扬州第一高手的手中。
  否则的话,这位推山手哪里还有教人武功的心情。
  原著里提到过杨广为求长生不老,让人暗中查访了十年才得到《长生诀》的下落。
  而石龙得到《长生诀》差不多三年。
  苏信并不知道石龙是如何得到的,也并不知道这本四大奇书之一的长生诀此时正在何处,但是他知道守株待兔的道理,反正他有的是时间,慢慢等就是了。
  于是他便花钱在石龙武场的附近买了一处店铺,稍微找人装修了一下,开起了一家叫回春堂的医馆。
  这样一来也可以他就近不露痕迹的监视那石龙。
  这日苏信准备去往坊市里的牙行去买一个仆人在医馆里做些洒扫的活计。
  牙行里接待的小斯听到苏信的要求,便笑着问道:“不知道客官是要男的还是女的?年轻的还是年老的?不一样的价钱也各不相同。”
  苏信想都不想,说道:“女的,年轻的,漂亮的。”
  那牙行的人听了后脸上露出了然的神色,他对着苏信用男人都懂的神色嘿嘿笑了两声,然后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那客官便请随我来吧,正好这里有几个合您心意的。”
  苏信也不迟疑,便跟着这位牙行的伙计进了后院。
  刚来到后院,他便听到一阵吵闹的声音,从声音来看,似乎是一个年轻的女子在反抗挣扎着。
  啪!
  一声清脆的耳光声响起。
  一名牙行的打手一巴掌将一个十仈Jiǔ岁的女孩抽倒在地,那女孩的面颊上瞬间就多了一个鲜红的五指手印,这女孩泪眼婆娑的看着正不断对着她搓手搓脚,一脸淫笑的走来的一名丑陋猥琐的中年男人。
  “不要!不要!”
  而这可怜的女孩则是像一只受惊的小鹿一样,一只手捂着已经肿胀起来的脸颊,一边拼命的往后缩着身子。
  那方才动手打了这少女一巴掌的牙行打手伸手拦住了这猥琐的丑陋中年男子,笑着说道:“冯掌柜,您到底买不买?你要是买的话,先把钱绢付了,这女人的卖身契自然是你的,到了那时,你想对她做什么就可以做什么,但现在么,可不行。”
  被拦住的冯掌柜有些气愤,他瞪了那牙行打手一眼,气哄哄的说道:“我早就说买了,难道我老冯还差你这几个铜板?”
  说着。
  这叫冯掌柜的伸手往怀里一掏,便掏出一张票据来,他将这张票据塞到那牙行打手的手中,趾高气扬的说道:“这是韩氏绸缎庄的票据,凭这票据,可以取上好的河东绸缎一匹,足够换这女人的奴籍了吧?”
  那牙行的打手一听这话,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
  “自然可以!”
  他接过冯掌柜递过来的票据,仔细看了一遍,见到票据无误之后,脸上的笑容更是灿烂,他点了点头,说道:“那就请冯掌柜稍等了,我去把这女人的卖身契取来。”
  说罢,这牙行的打手转身便要离去。
  正在这时,苏信身子一晃,便来到那满是畏惧绝望眼神的女孩身旁,将其扶了起来,他轻轻拍了拍这女孩的肩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这女孩看到苏信,虽然眼里还有些惧怕,但明显比之前好了一些,她犹豫了一下,低声说道:“我叫……我叫阿贞……”
  听了这女孩的回答之后,苏信点了点头。
  他直接对那带着他进这后院来的牙行之人说道:“这个女孩就不错,我就买她吧。”
  带着苏信进牙行的那人听苏信这么一说,脸上露出了为难的神色,他连忙看向了方才跟那名叫冯掌柜的丑陋男子商谈生意的牙行打手,眼睛里露出了询问的神色。
  显然,这名打了那女孩一巴掌的牙行打手的地位,在带着苏信进后院的人之上。
  还不等这名地位高的牙行打手开口。
  那冯掌柜面色极为不愉的瞪视着苏信,生气道:“这位朋友,咱们总得讲个先来后到的道理吧?这女人我都已经相中了,钱我都付了,你再来捣乱,有些说不过去吧?”
  苏信听了后斜着看了这冯掌柜一眼,不屑道:“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做朋友?”说罢,他不再看这猥琐的冯掌柜,而是看向了那明显能做主的牙行之人,淡淡的说道:“说吧,这姑娘多少钱?”
  那牙行之人也不生气。
  像是做他这种生意的,最擅长的便是察人观色
  他仔细的打量了一下苏信,见到是一个陌生的面孔,但身上穿的,却是上等的绸缎,言谈中露出的气质举止,一看就是久居高位,来历不凡。
  想到此处。
  他脸上挂起了谄媚的笑容,连忙说道:“这女人是我们刚到手的新鲜货,还是处子之身,要买下她,需要上等的绸缎两匹……”
  就在片刻之前,他给那冯掌柜的报价还是一匹上等绸缎,只是过了这么一会,他嘴皮子一番,硬是将价格翻了一倍。
  苏信听到这话,也不太在意,他想都不想的说道:“价格倒是不贵,我买了……”说着,他便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布包,然后从布包里拿出了两片黄橙橙的金叶子。
  这金叶子一出来。
  那闪耀的金色光辉立时便吸引住了那牙行之人的眼睛。
  “姓李的,你怎么能这样,我可是把钱都付清了的!”
  那冯掌柜见到此番情境,他哪里还不知道什么事,他脸上露出了着急的神色,他想都不想,便窜到那牙行之人身旁,厉声的咆哮了几句。
  而那姓李的牙行之人却只是看了他一眼,然后将手里的那张方才冯掌柜给他的票据又扔还给了对方,淡淡的说道:“你只是把钱给我了,我可没答应要卖给你!”
  说罢,他一把推开了这冯掌柜,快步走到了苏信的身旁,从苏信的手里小心翼翼的接过了那两片金叶子。
  “这两片金叶子够不够?”苏信语气淡然的问了一句。
  “够了!够了!”
  那张姓牙行之人仔细看过这两片金叶子都是货真价实的黄金之后,他脸上的笑容变得无比灿烂,他听到苏信的问话,连忙点头。
  他心里美滋滋的想着,这岂止的够了,简直是太够了,就他手里这两片金叶子的价值,足够换七八匹上等的绸缎了。
  隋朝的法定货币是铜钱跟绢帛,黄金虽然不是法定的通行货币,但话说回来,黄金这种东西,在这个天下已然大乱的时代,也没人会不喜欢。
  冯掌柜身子瘦弱,这张姓牙行之人身材高大,方才这张姓牙行之人一把将其推的跌倒在了地上。
  他从地上爬起之后,对着那张姓牙行之人怒目而视了一眼,然后他便把目光转移到了苏信的身上。
  “小子,你有种,你等着!”
  不过可能是考虑到这是在别人的地盘,牙行的人他这种做小本的生意的也惹不起,所以他只能是对着苏信这突然出现,把煮熟的鸭子从他手里抢走的人说了几句狠话,便气哄哄的掉头走了。
  “呸!”
  那张姓牙行之人不屑的呸了一声,然后他又对苏信说道:“这位官人放心,这姓冯的不过就是在南门的坊市里做菜肉包子铺的,有几个小钱而已,小得不能再小的小人物,他的话,您无需放在心上。”
  苏信听了后笑了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这姑娘的卖身契,可以给我了吧?”
  “马上!马上!”
  听到苏信的话后,这牙行之人自然是满脸欢笑的点头,在他看来,苏信肯定是一位大主顾,跟对方搞好关系,日后说不定能从对方这里做几笔大生意。
  出了那牙行。
  苏信身后跟着那名叫阿贞的女孩,这女孩神情畏惧,亦步亦趋的跟在苏信的身后,一言不发。
  见此。
  苏信停下了脚步,说道:“你不需要害怕,我对你也没什么意思,我去牙行只是买一个洒扫的佣人而已。”
  阿贞听了后嗯了一声,还是不吭声。
  “这样吧。”
  苏信从怀里掏出那份阿贞的卖身契来,直接递到了女孩的手里,他淡淡的说道:“这是你的卖身契,我跟你立一个约定,你在我那里工作一年,然后这份卖身契便是你的了,我甚至可以把这份卖身契交给你自己保管。”
  听到这番话。
  那叫阿贞的女孩猛然抬起头,她用极为不敢置信的眼神看着苏信,她蠕动了一下嘴唇,似乎是想要说些什么,但不等说出话来,黄豆大的泪水,便像是断了线的珍珠一样,从她的眼眶里涌出,顺着她有些脏污的面颊滚落下来。
  “主人,我……”
  阿贞直接跪倒在地,她刚刚张开口,但话还不等说出几句,苏信便直接虚虚一托,将其从地面上托了起来。
  苏信打断她说道:“不用叫我主人,你叫我苏大夫就可以了。”
  说着。
  苏信皱了皱眉毛,他看着穿着一身脏污的衣裙的女孩,说道:“你这个样子也不太像话,我先带你去换一身衣裳。”
  听到这话,阿贞俏脸顿时一红,她看了看自己的这身已经看不出原本颜色的衣衫,马上就羞愧的低下了头。
  等苏信领着阿贞从扬州城最大的韩氏绸缎庄出来之后。
  之前那个一身脏污的少女洗了澡换了一身好看的衣衫之后,便如同换了一个人一样,变得更加的青春灵动,妩媚动人,虽然在苏信的眼里,阿贞比起他之前见过的那些绝色佳人还差上不少,但在一般人眼里,已经是极漂亮的女人了。
  “咕咕咕咕……”
  苏信听到阿贞的肚子传来一阵咕咕叫的声音,他笑着问道:“你饿了?”
  阿贞在自己肚子咕咕叫的时候,面颊就是一红。
  她有些埋怨起了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在自己主人面前又丢脸了,虽然苏信让她不要叫主人,但她还是把苏信当做自己的主人。
  苏信笑着说道“走,我领你去吃一顿好的,我可是听说这扬州城里有一家酒楼不错,我来了这扬州城几天,一只在忙着开医馆的事情,还没来得及去尝一尝呢。”
  在繁华的街道上。
  苏信领着阿贞一路穿行。
  不经意间,有两个大概十四五岁的少年注意到了这一对俊男靓女,这两个少年里的一个眼珠转了转,他低声对身旁那个文静一下的说道:“小陵,你看这是不是一只大肥羊?”
  那叫小陵的少年盯着苏信看了一会,然后点了点头,他低声说道:“仲少,他身上穿的那件衣衫用的是最顶级的丝绸,只是这一件衣服便值十几贯钱,他身旁那小娘身上那件是韩氏绸缎庄的,那件衣裙的同款我听人说起过,至少得要八贯钱!”
  “一件衣服就这么多钱?”
  身旁好友的回答彻底让这叫仲少的少年惊的张开了嘴巴。
  对于他这种生活在扬州城食物链的最底层的少年来说,无论是十几贯一件的衣服还是八贯一件的衣服,都是一笔不敢想象的大价钱了。
  他喃喃自语道:“八贯铜钱就是八千枚……”
  说到这里,他倒抽了一口凉气:“小陵,八千枚铜钱咱们搬都搬不动吧?”
  那叫小陵的少年也没见过八千枚铜钱到底有多少,他只能脑补了一下,然后迟疑着说道:“我估摸着咱们两个人还是能搬得动的……”
  “就是他了!”
  那叫仲少的少年脸上露出了无比兴奋的神色,他攥了攥拳头,像是饿急了狼见到鲜美的羊羔一样看着苏信跟阿贞正远去的背影。
  他恶狠狠的说道:“这人一看就是一个纨绔公子,他这身上穿的戴的还不知道多少民脂民膏,咱们取了来,也算是还之于民了!走!咱们跟上去!”
  说着,他便动作敏捷的挤进人群,悄悄的缀在苏信两人的身后,跟踪了过去。
  而那叫小陵的少年想了想,也跟着自己的好友追了上去。
  “呵呵,有意思……”
  就在这两个少年跟踪上自己之后,苏信突然轻笑了一声,不过他脚下倒是没停,跟在苏信身旁的阿贞见到自己主人突然笑了一声,她有些疑惑的看了自己主人一眼,不由脱口问道:“主人你笑些什么?”
  “没什么。”
  苏信纠正了阿贞几次,让她不要叫自己主人,但听到她仍然这么叫自己,他也就懒得管了,他笑着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我只是突然发现了一件好玩的事。”
  “好玩的事?”
  听了自己主人的这话,阿贞有些茫然,她四处环顾了一下,并没有见到什么好玩的事情。
  如此一来,她心里愈加的疑惑。
  自己主人嘴里好玩的事到底是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