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三章 逼问

第三章 逼问


  一晃十年而过。
  此时已是隋朝大业十年。
  三征高句丽的失败让天下间烽烟四起,动荡不断,跟苏信刚穿越来时,那举世无双,四夷臣服的大隋盛世已不可同日而语了。
  苏信之前还是阴葵派掌门阴后祝玉妍的弟子,但在一个月前,他在私自翻看了阴葵派秘藏的六篇天魔秘之后,他已经被自己那位震怒的师傅革出了阴葵派,而且他那位魔门第一高手的师傅还向着天下魔门各宗发出了追杀令,只要能杀了他的,阴葵派都会答应一个条件。
  至于苏信是怎么知道的这么详细的。
  自然是他刚刚从一个追杀者的嘴里听到的,此时的苏信在大唐双龙传的世界里待了十年,他的修为武功已经尽复,否则的话,他也不可能胆大包天的偷看自己师傅视若珍宝的六卷天魔秘,还叛出阴葵派了。
  苏信看着眼前这个已经被自己折磨的不ChéngRén形的男子,笑着问了一句:“我再问你一句,你师傅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位追杀者是倒行逆施尤鸟倦的弟子,苏信记得邪帝向雨田曾经把道心种魔大法跟提取舍利元精的方法教给了自己的四个徒弟,这尤鸟倦正是向雨田的四徒之一。
  像是尤鸟倦这样的小人收的徒弟自然不是什么英雄豪杰,苏信只是随口一问,这人便竹筒倒豆子一般,把自己的师傅给卖了一个底朝天。
  对此苏信自然十分满意,所以很慷慨的饶了对方一命。
  几十里外的一处破庙。
  庙里正有一个面容丑陋的男子盘膝而坐,闭目休息,在他的身旁,还放着一个沉重的独脚铜人。
  “谁!”
  突然,这男子睁开了眼睛。
  他看到破庙走入了一个年轻英俊的男子,在见到这男子的容貌时,他阴沉的目光中顿时露出了一丝杀意,之前祝玉妍已经将苏信的画像分发给了诸位魔门各宗的大佬,方便他们追杀。
  所以尤鸟倦只是第一眼就认出了此时走入庙里的年轻人的身份。
  同时。
  他也知道了,他那个出去追杀这个阴葵派叛徒的弟子,很有可能已经糟到了不测。
  苏信看到尤鸟倦,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他微笑说道:“在下苏信,正是来此见尤先生你的。”
  听到这话。
  尤鸟倦那不敢令人恭维的脸上露出了意外的神色,他诧异道:“你是专门来找我的?你从哪里知道老夫在……”
  话说到一半,尤鸟倦就醒悟过来,定然是自己那个去追杀对方的弟子泄露了自己的行藏。
  尤鸟倦闭嘴不言,他看了苏信半晌,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冷声说道:“你怎么敢来找我的?难道你不知道你现在是一个香饽饽,天底下的魔门中人,都欲除你而后快?”
  苏信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个我自然知道。”
  听到苏信这满不在乎的语气,尤鸟倦更加诧异,他不由问道:“难道你就不怕我杀了你?”
  苏信听了尤鸟倦的这话,仍旧是面无惧色,他笑了笑,用不太在乎的口吻问道:“尤先生知道苏某是为何而来的么?”
  “我管你是干什么来的!”
  尤鸟倦对苏信这仍旧是满不在乎的神态搞的有些愤怒,想他尤鸟倦也是堂堂邪帝向雨田的大弟子,在魔门里也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你只是一个小辈,哪里来的胆子跟我用这种语气说话。
  再一再二不能再三。
  尤鸟倦忍不住了。
  况且他还有一个弟子可能在对方的手里遭到了不测,是以尤鸟倦也不再跟苏信废话,直接抄起身旁的独脚铜人就动起了手来。
  苏信对于突然动手的尤鸟倦似乎仍旧是不以为意。
  他的脸上还带着微笑,继续说道:“苏某这次来只是想问尤先生一些问题,只要尤先生能如实回答,那我保证不为难你。”
  听了这话。
  尤鸟倦的脸上露出了不屑的神情。
  “就你一个小小的阴葵派的弃徒,被祝玉妍那个妖妇追的满天下逃窜,还敢说什么不为难我的大话?你以为我尤鸟倦是什么人?我可是邪帝向雨田的弟子!”
  说话之间。
  尤鸟倦手中那具独脚铜人已经被他挥到了苏信的头顶。
  在尤鸟倦手中的这具独脚铜人乃是用熟铜浇筑而成,少说也有几百斤的重量,被他这样飞快的挥舞起来,力道恐怕足足有着数千斤,这样的力道,哪怕是轻轻的挨上擦着一下,就少不了要骨断筋折。
  眼看着下一瞬自己手里的铜人就要砸在苏信的头顶,尤鸟倦嘴角一翘,他仿佛是看到了对方脑浆崩裂的惨状,他不由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意,他之前见对方神情那么淡定,还以为对方是什么深藏不露的高手,谁知道结果连自己的一招都躲不过去,银样镴枪头一个,如此想来,自己那弟子,还不知道对方用什么奸计给害死的。
  甚至尤鸟倦还暗暗的想到,就是不知道对方的脑袋被自己这一铜人给砸碎了,那祝玉妍那女人还认不认账?
  当!
  尤鸟倦手里的独脚铜人狠狠的砸在了苏信的头顶。
  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之声陡然间响起。
  尤鸟倦只觉得自己手臂巨震,他感到自己手里的铜人不是砸在了一个人的脑袋上,而是砸在了一块镔铁上。
  他被这股反震之力震的连退了好几步,虎口一麻,手里的那具独脚铜人再也握持不住,当的一声,就落到了地上,在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你……你……”
  尤鸟倦看着硬吃了自己一记铜人,脑袋依然完好无损,仍旧对着他微笑的苏信,又看了看,落到地上,凹陷了一大块的铜人,知道这铜人到底有多重的他的眼中露出了大惧的神色,他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结结巴巴的说道:“苏师侄……不……苏兄,有什么话您说,只要是我知道的,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
  只是通过方才的交手,尤鸟倦便知道眼前这位看似年轻的阴葵派弃徒的武功绝不是自己能抗衡的。
  而素来胆小怕死的他,顿时就吓的如同筛糠。
  再也顾不得自己是魔门长辈的身份,苦苦哀求起来。
  “叫我苏信便好,你叫我苏兄,我不太习惯……”苏信摇了摇头,盘膝坐到了地上,同时他还伸了伸手,伸了伸自己旁边,说道,“尤先生请坐吧。”
  苏信越是这般人畜无害,一脸淡然的样子,尤鸟倦便越是害怕。
  他听到苏信的话后,哆嗦了一下身子,颤抖着盘腿坐了下去,低垂着头,眼睛都不敢看向苏信,只敢用余光瞧上一眼。
  “尤先生不需要害怕,我是一个讲道理的人。”苏信见了对方如此的害怕,他笑着安慰对方,“只要尤先生如实回答,不欺骗我,那我苏某保证,我绝不会伤尤先生一根毫毛。”
  说着,苏信的语气转冷。
  “不过……”苏信一边说着,一边伸手虚空一抓,方才从尤鸟倦手里跌落到地上那具铜人便飞到了苏信的手里,然后这具铜人在苏信的手里,就像是一团面团一样,被他任意的揉搓起来。
  他将这具铜人揉成了不可名状的形状之后,又微笑着向尤鸟倦问道:“我相信尤先生不会觉得自己的骨头比这具铜人还硬吧?”
  尤鸟倦看着那团被苏信像是揉面团一般揉搓的铜料,他心底里的恐惧更甚。
  他连忙摇头,颤抖着声音说道:“我绝不敢说一句假话,您有什么想知道的,尽管问,尽管问!”
  “尤先生不需要紧张,其实只是很简单的事情。”
  苏信笑眯眯的说着:“天下人都知道,尤先生是向雨田的高徒……”
  听到这话。
  尤鸟倦脸红了一下,他是邪帝向雨田的弟子不假,但是高徒这两个字,他可是万万称不上的,是以他只能连声说道:“不敢不敢……”
  “哈哈,尤先生不需要谦虚。”苏信笑了笑,继续说道,“传闻向雨田死前将道心种魔大法以及如何从圣帝舍利中吸取元精的法门传给了你们师兄弟四个,是不是真的?”
  “这……”
  一听苏信的这个问题,尤鸟倦的脸上顿时就渗出了一层如同鱼鳞般的细密汗水,他的衣衫甚至都被整个湿透了。
  他刚想说这不是真的。
  但他话还不等说出口,立时便看到了苏信身旁的那团不成形状的铜料,他马上就打了个寒颤。
  他想到当初自己师尊还将如何吸取圣帝舍利精元的法门同样教给了祝玉妍,这苏信又是那老妖妇的弟子,说不定对方对此事知道一二。
  想到这里,尤鸟倦不敢再隐瞒,他马上改口,点头说道:“此事属实,师尊在死前,的确把……把道心种魔跟如何从圣帝舍利里吸取精元的方法告知了我们师兄弟几人……”
  “圣帝舍利……”
  苏信轻轻说了一声圣帝舍利。
  那尤鸟倦听了顿时吓了一大跳,他哭丧着脸说道:“这个……圣帝舍利我是真的不知道在哪,不满您说,我这些年来也在苦苦的寻找……”
  其实苏信并不是要问尤鸟倦圣帝舍利的藏在何处,因为他自己知道这圣帝舍利藏在何处,他只是心有所感,随口感叹一声罢了。
  但听到尤鸟倦自己提起了这件事,他翻到是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问道:“你真不知道圣帝舍利藏在哪?一点情报或者是线索都没有?”
  “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尤鸟倦的脑袋摇动的像是拨浪鼓一般。
  “这样啊……”
  苏信遗憾的叹了口气,似乎是相信了对方的说法,一旁的尤鸟倦见了,低垂的眼睛里不由闪过一道精光。
  谁知道就在一瞬之后。
  尤鸟倦突然觉得自己头顶传来一股生疼的感觉,他的脑袋不由自己的仰了起来。
  只见苏信一只手撕着尤鸟倦头发,将他的脑袋扬起,同时他的另一只手捏着一团被他揉成了面团的铜料,此时苏信捏着铜料面团的那只手变的赤红,一股无比炙热的热意从他这只手掌的掌心冒出,他手心的那块铜料在这股炙热的热力下竟然开始融化,逐渐变成了铜水。
  尤鸟倦眼中露出了无比恐惧的神色。
  “我知道一点!我知道一点!圣帝舍利……”
  尤鸟倦拼命的挣扎着。
  不过他在被苏信接触到的瞬间,身上的真气便被苏信给彻底封住,失去了体内真气的支持,尤鸟倦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一个普通人,又怎么可能从一位至少也有大宗师修为的高手手中挣脱开。
  “我知道圣帝舍利在杨公宝库里,这不用你说,你难道知道杨公宝库在哪?”
  苏信笑着打断了尤鸟倦的话。
  尤鸟倦摇头:“不……不知道……”
  “那太可惜了。”
  苏信叹了一口气,然后手掌一翻,被苏信熔化的铜水被他一巴掌拍在尤鸟倦的脸上,这位向雨田的弟子,魔门里的绝顶高手顿时凄厉的惨叫起来,不断的在地上打着滚。
  一直到他脸上的铜水凝固,跟血肉板结在一起,他的惨叫声才有些止歇下来。
  “我希望你之后不要再对我说一句假话,否则的话,我不但会把你全身上下的骨头全都捏断,而且还会把熔化的铜水灌进你的嘴巴里去,我名字里的信字,便是言而有信的意思,我希望,你能明白这一点。”
  苏信笑眯眯的说着这些无比残忍的话。
  尤鸟倦的脸上皮肉焦熟,已经不ChéngRén形,他现在怕苏信已经怕的要死,他已经知道,眼前这个阴葵派的弃徒,是一个跟祝玉妍那个老妖妇一样恶毒狠辣的角色,听的苏信的话后,他只敢不住的点着头,说道:“我不敢了!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了!”
  看了尤鸟倦一眼,苏信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这才说出了他这次来见对方,最想问的事情。
  “你把道心种魔大法还有如何吸取圣帝舍利精元的法门说一下吧。”
  见识过了苏信方才那无比狠辣的手段。
  即便是尤鸟倦这般奸猾小人,也不敢再说一句假话,他几乎是不假思索的,便把苏信想知道的一五一十的说了一遍。
  苏信听后,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拍了拍尤鸟倦的身子,尤鸟倦见到苏信伸手拍他,以为是对方要杀自己,顿时吓的直接滚在地上,但苏信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我说过,你只要是如实回答,我不会为难的。”
  尤鸟倦只觉得一股凉意从苏信的手中灌入到自己体内,除此之外,他倒是没感到其他。
  说罢。
  苏信脚下一迈,就出了这间破庙的大门。
  同时,苏信的声音还清晰的传入到了尤鸟倦的耳中:“不过,我做事素来谨慎,我并不知道你告诉我的道心种魔大法的真假,所以我只好在你的身体里种入了一道生死符,等我从你那几个师弟师妹的嘴里问出道心种魔大法,如果他们说的跟你说的一样,我便会为解了生死符,如果他们说的跟你不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