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夜深

第一百二十八章 夜深


  这时。
  在寂静的夜色里,从四面八方传来了许多争斗的声音,凭空望去,甚至在一些地方隐隐间还能瞧见腾空而起的火光。
  雷九天侧耳倾听了一会,不再迟疑,他选定了一个方向,带着剩余的人手,向着一处腾起火光的地方疾行而去。
  过了好一会儿。
  见到无人到来,耶律斜轸才从他隐蔽的树梢上跃下来。
  他看着不远处那横七竖八躺着的几十具尸体,鼻子里满是血腥的味道,作为一个契丹人,还是契丹皇族,这样的杀戮场景对他来说并不少见。
  只是这样血腥的画面跟离此不远,人声鼎沸烈火烹油的汴梁城夜市的繁华相互衬托,却极为的突兀跟不和谐。
  耶律斜轸呆滞了良久,才深深的吐了一口气。
  他想起了他在南下时。
  他好友耶律休哥跟他说的话,大周的汴梁城近期会有大事发生,他只是没想到,他才刚到汴梁城不到一天,这大事就发生了。
  “丐帮敢突袭大周枢密使的府邸,而且听对方方才说的话,好像就是为了那位枢密使而来的……”
  耶律斜轸脑海里把刚才见到的场景细细的回忆了一遍。
  又联想到现在四处出现的火光,可见在今夜里遭袭的可不只是只有这一位吴枢密使,以他的才智,自然不难猜出,定然是有人造反作乱了。
  只是到底是谁造反,他还猜不出来。
  “不行!我要快一点找到燕燕,不然等一会城中大乱,燕燕那丫头说不定会出事!”
  耶律斜轸一想到有人作乱,马上就想到了这汴梁城极有可能会变得血流成河,以他的武功,只要不遇到像是雷九天这种有数的高手,只要小心一点也不怕什么,但是萧燕燕可不行,哪怕是有那韩德让在她身后暗中保护也很难在乱兵当中,保护那丫头受不到伤害……”
  想到这里,耶律斜轸心里变得无比焦急。
  毕竟他可是遇到了萧燕燕的,燕燕要是真出了什么事,那萧家肯定会把这事迁怒到自己的身上,萧家他倒是不怕什么,但是燕燕背后的那位二皇子,他可是不愿得罪的。
  毕竟未来的契丹,可极有可能便是那位二皇子的。
  汴梁城的东侧城墙。
  “殿下,您这是……”
  符彦卿穿着铠甲,神情有些担忧的看着城墙内的汴梁城,他刚刚收到部下的回报,他派去找三娘子的人没有找到,他想到今天夜里极有可能发生的事情,不由暗暗为自己那小女儿担忧了起来。
  “没什么。”
  听到身旁将领的询问,符彦卿顿时清醒了过来,他知道今日是非常时期,决不能让自己的私人感情来影响到他今夜里的决断。
  “只能希望三娘子那丫头吉人自有天相了……”
  符彦卿压下心底里对自己女儿的担忧,他扭头看了方才询问自己的那位将领一眼,面色一沉,沉声问道:“韩通,兵马都整备好了?”
  “这个……”
  韩通听到符彦卿的问话,他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殿下,因为事情紧急,末将只能尽可能的整顿兵马,最终只有两千人不到,马大概一千匹上下。”
  “有点少了……”
  符彦卿听到韩通的答复,他也皱起了眉头。
  不过很快,他的眼中便射出两道精光,他咬牙说道:“事急从权,现在也管不得许多了,不到两千人便不到两千人吧!”
  “韩通听令!”
  符彦卿面色一肃,韩通闻言立即参拜,说道:“末将在!”
  “你速速带领你聚集的人马,在丑时之前,务必拿下皇宫的北门……若是有人阻拦,力斩不赦。”
  “遵命!”
  听到这个将令,韩通先是称是,然后他有些犹豫着说道:“今夜守卫皇宫的是王彦升,他麾下的龙捷军我倒是不放在眼里,只是北门离着后宫颇近,末将是担心……”
  符彦卿听了之后,只是摇了摇头,他说道:“皇后是本王的女儿,陛下是本王的外孙,我比你还要关心她俩,要是不能保证她俩的安危,我怎么敢让你跟王彦升交战……你放心吧,今晚上,没人能伤到皇后殿下跟陛下的安危。”
  听了这话,韩通的脸上才露出了轻松的神色,他应了一声,便起身下城楼而去了。
  过了不一会儿。
  一位身材瘦长的儒雅男子走了过来。
  他见到符彦卿正在城墙边上闭目沉思,便快步上前,说道:“殿下,都准备好了。”听到这话,符彦卿猛然睁开了眼睛,他沉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候了。”
  那将领马上回答:“子时刚过。”
  符彦卿听了,点了点头,说道:“差不多是时候了,国华,咱们去会一会石守信跟王审琦!”
  “末将遵命!”那位被称为国华的将领立时便应了一声。
  这位叫国华的,便是曹彬,他字国华,所以符彦卿才会这样称呼他。
  在汴梁城的北侧城墙上。
  同样是有两位穿着一身黑色铁甲的将领站在城墙边在凭墙远眺,只是他们俩跟在东侧城墙上凭墙远眺的符彦卿不同的是,符彦卿看的是城内,而这两人确实望眼欲穿的看着城外。
  只是此时城外在夜色里一片漆黑,即便是有星月之光,也伸手不见五指,哪里能看到什么东西。
  “二哥,别看了,大哥的兵马要回到汴梁城,起码要等到寅时上下的,你现在就是把眼睛看瞎了,也看不到什么的……”
  看了一会,王审琦率先收回了目光。
  他看到自己二哥石守信还在向着城外望着,他揉了揉眼睛,对自己这位结拜二哥说了一句。
  听到王审琦的话,石守信眉毛一皱,他收回目光,看了自己这位义弟一眼,斥责道:“你不要这么吊儿郎当……今晚的事情,可是关系着你我兄弟二人的下半辈子呢……”
  王审琦见自己二哥如此严肃,他只好是点了点头,说道:“二哥,这些我都懂。”
  “还是要小心。”
  石守信听了王审琦的话之后点了点头,然后他稍微犹豫了一下,补充了一句:“还有,以后不要再大哥大哥的叫了,今夜之后,他可就是……”
  听了这话,王审琦有些奇怪,他问道:“不叫大哥,那叫什么?”
  “叫……”
  石守信刚要开口,他突然看到了一名士卒向着自己快步走来,他立时就闭上了嘴巴,那名士卒在石守信跟王审琦两将面前施礼,恭声说道:“禀报两位将军,魏王殿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