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一百零四章 悲酥清风

第一百零四章 悲酥清风


  郭楚楚这个念头只是刚刚从脑海里闪过,她马上就摇了摇头。
  除非给小四十几年的时间。
  等小四长大ChéngRén。
  但是大周朝这些骄兵悍将们,愿意等小四十几年ChéngRén么?对于这些人来说,反正不过就是一个皇帝而已,之前刘家的人坐过,他们郭家的人坐过,现在柴荣在做,将来再换一个姓赵的又有何不可呢?
  天子者兵强马壮者为之这句话,在这个年代,可是人尽皆知的。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也是人人信奉的。
  这乱世,可没有什么天子受命于天,既寿永昌的说法的。
  苏信的声音继续传入到她的耳中。
  “赵匡胤他是不是沽名钓誉的小人先不说他,从他的能力来看,这人也称得上的一位英雄豪杰了,而且他在军中时间甚久,深孚众望,据闻他还有十个结拜兄弟,号称义社十兄弟,皆是铁骑军中的中层将领,他要是能独揽大权,那或许可以继承柴荣的志向,混一宇内亦未可知。”
  “要是换了旁人,说不得会让柴荣的一世心血付诸东流去了。”
  “而且,赵匡胤感念柴荣对他的恩情,造反成功后,说不定还能放过柴荣的家人。”
  听了这话。
  郭楚楚沉默了半晌,叹了口气:“就算赵匡胤会放过我兄长的家人,他也不会放过我了,况且……”说到这里,她眼中闪过了一道寒芒。
  语气也变得森冷起来。
  “即便真如你说的这样了,造反的不只赵匡胤一个,我也要保住这大周的天下姓郭!赵匡胤造反我要杀,别人敢造反我也杀!”
  她的语言冷冽,杀意弥漫。
  柴荣虽然本性柴,是郭威的外甥,不过他登基的时候已经改姓为了郭,而柴荣的儿子,也是姓郭。
  所以郭楚楚才会说是郭家的天下。
  “有志气。”
  听闻此话,苏信也不由在心底里对这位大周的寿安公主竖了一下大拇指,当然,他收下了对方的那副字帖,自然要为对方出一下力。
  原本他还想先把自己那小徒弟的灭门之仇给解决了。
  没想到他还没出汴梁城,就遇到了自己弟子的灭门仇人,运气实在是不错。
  这样一来。
  他倒是没必要这么快就离开汴梁城了,正好可以看一场完整的赵匡胤陈桥驿兵变黄袍加身的好戏。
  “对了。”
  这时。
  郭楚楚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她有些歉意的对苏信说道:“没想到我把那半幅字帖给了你,倒是给你惹上了刘继元这个麻烦。”
  她想了想说道:“你如果愿意的话,我倒是可以让人把他从汴梁城赶出去,这人凶残暴虐胆大妄为,但是做事情也极为谨小慎微,只要我发话,你在汴梁城里,他绝对不敢对你……”
  郭楚楚的话才说到一半,她便看到苏信正用一副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她,她马上就反应了过来。
  她眼前这个年纪看上去并不比她大上多少的年轻人。
  可是一位货真价实的大宗师。
  她方才那番话,倒是有些颇为不自量力了。
  于是。
  她连忙改口道:“以你的武功自然是不用怕他了,只是你的那两个弟子……”
  “你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
  苏信点了点头,的确,正如对方说的那样,他的确是不怕任何偷袭,但是他那两个弟子可没有他这般的实力,而且江湖经验也十分不足,稍有不慎,便有可能着了敌人的道。
  苏信想了想,说道:“那这段时间,便先让她俩跟着你吧,在你这里,我估计那刘继元也不会敢胡来,等我解决了那姓刘的,再来接她们。”
  “这个好说。”郭楚楚点了点头,这对她来说只是一件小事,不值一提。
  “如果没什么事的话,那我就先告退了,我会跟我那两个弟子说,让她们先留在你这的……”苏信说完,又看了郭楚楚一眼,见到郭楚楚也没说什么,他笑了笑,身子一闪,便消失在了房间当中。
  “对了……”
  苏信刚刚离去。
  郭楚楚似乎是突然想起了什么,她刚想对苏信说一下,只是她张开嘴时,苏信已经离开了。
  “这可糟了。”
  郭楚楚脸上不由露出了一丝担忧来,她连忙去找慕容凤凰。
  慕容凤凰见自己好友神色匆忙的来找自己,她不由疑惑的问道:“你又怎么了?”
  郭楚楚有些紧张的说道:“刚才那苏信走的太急,我还没跟他说,要让他小心那刘继元的悲酥清风呢……”
  “这个啊……我还当是什么呢……”
  听到自己好友的话之后,慕容凤凰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她淡淡的说道:“武功到了我们这等境界,寻常的毒药已经很难伤到我们了,就算是刘家秘传的悲酥清风也一样。”
  郭楚楚道:“我可是听说那悲酥清风很厉害的。”
  慕容凤凰对此不屑一顾,她撇了撇嘴,道:“再厉害又如何,不值一提。”
  听到自己好友这般自信笃定的话语,她不由好奇的问道:“难道你被那悲酥清风暗算过?”
  慕容凤凰摇头,说道:“那倒是没有。”
  “那你瞎说什么!”对自己好友的回答,郭楚楚显然是十分不满的,她连忙催促道,“你快去追上苏信提醒他一下,让他小心一下刘继元的悲酥清风……”
  郭楚楚的话才说到一半,她便看到慕容凤凰正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自己。
  她脸色不由红了红。
  她连忙摸了摸自己的脸,有扭头看了看一侧的铜镜,见到自己脸上也没什么,便小声问道:“你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干什么?我的脸又没……”
  “没什么。”
  慕容凤凰笑了笑,她淡淡的说道:“我只是从来没见你如此关心过一个男人。”
  郭楚楚被她说的脸色更红。
  她连忙辩解道:“我哪里有关心……是,我是担心了一下他,但我那是不想我的投资打了水漂,要知道,那半幅字帖可是很珍贵的。”
  慕容凤凰似笑非笑的看着自己好友,说道:“就当是那么一回事吧!”
  “什么叫就当是那么一回事!”
  慕容凤凰的这话让郭楚楚有些生气,她说道:“你没看到那刘继元说为了得到我那半幅字帖,他什么代价都愿意出么?”
  “你这么一说……”
  听到郭楚楚的这繁华之后,慕容凤凰突然开口:“他为什么会为了一副没什么大用的字帖,出那么大的代价?难道他这个过继的还真当是刘家的孝子贤孙?但他上面还有一个哥哥,就算是将来继承皇位也轮不到他啊……”
  听了这话。
  郭楚楚也皱了皱眉头:“他当时那副势在必得的样子,的确有点不太寻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