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一百零二章 有意思啊

第一百零二章 有意思啊


  “有意思啊……”
  听到慕容凤凰的解释之后,苏信哦了一声,恍然了起来。
  他看了看正一脸淡笑,但眼里却寒芒直冒的郭楚楚,又看了看眼神阴鹫的那位刘继元,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心里有些疑惑:“怎么这两家的人会在一起。”
  “那刘继元是奉命来汴梁城出使的,来这次晚宴,只是凑巧而已。”慕容凤凰又低声为苏信解释了一番。
  苏信听后嗯了一声。
  也难怪他会疑惑,毕竟刘家跟郭家的恩怨情仇那可真的是一言难尽的,要知道,郭威的传给柴荣的天下,便是他亲手从刘家手里夺下来的。
  而刘家的人在后汉灭亡后,便又在北方建立了北汉。
  可以说,这两个国家称得上是血海深仇。
  柴荣这次北伐,名为北伐契丹,实际上是想要灭掉北汉,可惜他旧伤复发,北伐还没正式开始,便打道回府了。
  “你手里的那副吕洞宾的半幅字帖便是之前郭威灭掉刘汉后,从刘家的人手里抢来的,不过无论是他还是柴荣都没能从这字帖上看到什么,便被楚楚给讨来了……”
  慕容凤凰又低声给苏信解释一下。
  “奇怪……”
  苏信听了慕容凤凰的话之后,他有些奇怪的看了正在向着郭楚楚讨要那副吕洞宾手书字帖的刘继元一眼,这幅字帖作为当初那位朝游沧海暮栖苍梧的纯阳剑仙的手书来说,自然价值不凡,毕竟怎么说也是一件传承有序的古董。
  但是这么多人都不能从中悟出传说中的纯阳剑经来,这东西的价值,其实说高也高,也低也低了。
  毕竟看过这手书的惊才绝艳,悟性超凡的人不知凡几。
  他们都悟不出来,你怎么就能保证你能悟的出来?当然,人类一个最大的缺点便是缺乏自知之明,这样的人不在少数。
  只是苏信从刘继元的语气里可以明显的听得出来,对方对于这幅吕洞宾的字帖,是志在必得。
  这就有些不太正常了。
  “只要公主殿下愿意把那副纯阳剑仙的字帖交给在下,那公主只要提出条件,凡是刘某能做的,绝不会推辞!”刘继元目光湛然的盯着郭楚楚,一字一顿的说着。
  郭楚楚从苏信的脸上收回目光。
  她瞧着刘继元,说道:“怎么你这么想要那副字帖呢?难道是你知道了那字帖上的秘密?”
  “呵呵。”
  刘继元听到郭楚楚的这话,目光一闪,他轻笑了一声,淡淡的说道:“公主说笑了,我何德何能,前人那么多惊才绝艳的人都悟不出来的东西,我怎么可能悟得出来,况且这幅字帖自你父皇拿走之后,我们刘家就再也没人见过了,只是那副字帖乃是我们刘家的先祖的遗物,继元不才,只是想要收回这件遗物,以告先祖之灵罢了。”
  “呵呵。”
  郭楚楚听了这番话之后,却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她若有所指的说道:“但据我所知,你可不是刘家的人,你跟你哥哥本姓何,只是过继给刘承均的养子罢了,刘家的先祖,跟你又有什么关系?”
  刘承均是北汉的当今天子,不过郭楚楚的话里对其没有半分尊敬,毕竟当初他们郭家满门,就差点死在刘家的手里。
  要不是她父亲撕黄旗造反,恐怕现在已经没有他们郭家了。
  “你!”
  俗话说揭人不揭短。
  郭楚楚的这话顿时让刘继元眼中闪过一丝无比愤怒的眼神,他刚想要站起,但又想到他这次来是有事相求,况且这里不是北汉的太原府而是大周的汴梁城,这里是别人的地盘,有柴荣在,他有再大的本事,也不敢跟这位寿安公主动手。
  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只要公主殿下能把字帖交给在下……”
  “晚了。”
  郭楚楚又打断了刘继元的话。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向了苏信,微笑道:“在此之前,我已经把那半幅字帖给了这位朋友了。”
  “什么!”
  一听这话,刘继元勃然变色,他猛然看向了苏信,眼神无比的凶狠阴沉。
  苏信也瞥了对方一眼。
  他可以清晰的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一股疯狂贪婪跟狂喜的神色,这种眼神是如此的炙热而又清晰,就连在苏信身旁的常芳也感受到了。
  她低声跟自己师傅说了一句:“师傅,这人的眼神有古怪。”
  “我知道。”
  苏信点了点头,他自然能看出这刘继元眼神的不正常来,这时,他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他突然低声向着还沉浸在自己杀了人的惶恐茫然无措里的巫行云问道:“行云,你之前跟我说过,杀你父母全家的人叫什么来着?”
  “啊!”
  巫行云被自己师傅的问题惊醒,她啊了一声,在苏信又把问题重复了一边之后,她才说道:“我……我不知道那人叫什么,只是知道姓刘……”
  “我知道了。”
  苏信听到这话,点了点头,他抬眼看了正死死的盯着自己的刘继元一眼,他现在已经有些明白,为什么这人看自己的眼神这么奇怪了。
  “这位朋友……”
  刘继元深吸了一口气,压下了内心深处的激动,他只要知道那副字帖不在郭楚楚的手上,那对他来说就一切都不是什么问题了,在郭楚楚手上,他碍于柴荣的威势,不敢对这位大周的公主下手,要是在别人手上么,那他可就没那么多顾忌了。
  当然,能不动手自然更好。
  他阴沉的面孔上对着苏信挤出了一丝笑容,他抱拳说道:“不知道这位朋友如何称呼?能否把那副字帖……”
  “你算什么东西,也配问我的名字?”
  苏信却不等他说完,便直接开口打断,这已经是刘继元在短时间内第三次被人打断说话了,之前两次是郭楚楚,他敢怒不敢言,但现在是苏信,他却直接拍桌子站了起来。
  “你找死!”
  刘继元眼光无比阴鹫的盯着苏信,一脸凶狠的说道。
  “这里是汴梁城,可不是太原府!刘继元,你要是敢闹事,就别怪本宫不客气了!”就在这时,郭楚楚突然说了一句,只是她的这一句话,顿时就让刘继元咬了咬牙,他扭头怒视了郭楚楚一眼。
  他一字一顿的说道:“好!我今天就给公主殿下一个面子!咱们走!”
  说罢。
  他一挥手,连刚端上来的丰盛菜肴也不吃了,直接就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去了,走之前,他还用极为暴虐的眼神看了苏信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个残忍的笑容。
  “好好吃你的最后一顿饭吧,黄泉路上做个饱死鬼总好过饿死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