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七十二章 难道他们真当我是吹牛?

第七十二章 难道他们真当我是吹牛?


  三人到汴梁城时已经是中午了。
  一上午没吃饭,三人也觉得有些肚饿,苏信索性便带着两个徒弟去汴梁城最大的酒楼去大搓一顿,毕竟几人这一路上风餐露宿的,也没好好的吃一顿。
  现在到了汴梁,自然不能再委屈了两个徒弟。
  说话间,几人便进了醉仙楼。
  “今天师父带着你们俩去吃一下传说中的汴梁炒菜!”
  苏信对自己的两个徒弟神秘兮兮的说着,而那两个徒弟一听这话,互相看了一眼,脸上马上就露出了好奇的神色。
  炒菜?什么是炒菜。
  看到两人那一副好奇宝宝一样的眼神,苏信这个做师傅的自然是笑而不语。
  常芳跟苏信待的久了,知道自己师傅不拘小节,在弟子面前从来不摆什么架子,所以她直接问道:“师傅,炒菜是什么菜?好吃么?”
  “这个……”
  苏信一时之间被自己弟子的这个问题给问住了。
  他虽然知道这个年代已经开始出现了炒这种烹饪技法,但实际上,他还真没吃过这个时代的炒菜。
  在一千年之后,炒这种技法自然是早就进了寻常百姓家,基本上谁都会,但在这个时代可不是这样。
  在这个时代,正是处于炒这种技法刚刚开始创制的时代,只有在汴梁城寥寥几家最大的酒楼才会做,也被这几家酒楼当做不传之秘,绝对不外传,外人想要见一下他们是怎么炒的,那是想都不要想。
  他要说好吃吧。
  他没吃过这个时代炒菜的味道,要到吃起来不好吃,到时候肯定要被自己的两个徒弟,尤其是大弟子一顿数落鄙薄。
  他要是说不好吃吧,那这顿饭就没法吃了。
  毕竟按道理来说,哪有人去吃饭专挑不好吃的东西吃的,这不叫正常人讲话。
  素来敏锐的常芳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自己师傅言语间的迟疑,她狐疑的看着自己师傅,疑惑道:“师傅,你不会没吃过吧?”
  “没吃过?胡说八道!你师父我是吃着炒菜长大的!”苏信对自己弟子的质疑自然是嗤之以鼻,他怎么可能没吃过炒菜。
  这时。
  突然从苏信身后传来噗嗤一声娇笑声。
  “慕容长老,这就是你说的那位武功不逊色你大高手?我看倒是像吹牛高手!”苏信循声望去,他见到在这酒楼二层的一间包厢的门前,正有两个极美的女子凭栏下望。
  其中一个还是熟人,正是那日跟自己交了一手,没分出胜负,便被慕容龙城强行分开的慕容凤凰。
  另一人虽是女子,但却穿着一身男装,皮肤雪白,眼睛很亮,只是眼神里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高高高在上的姿态,这让苏信颇为不喜。
  这女扮男装的女子看了苏信一眼,然后笑着对身旁的慕容凤凰笑着说了一句。
  听她对慕容凤凰的称呼,应该跟这位慕容家的三小姐师出同门,同样也是剑门的弟子,但是听她的话语,虽然叫着慕容凤凰长老,但语气却也没有太过尊重,反而是有点像是好朋友之间的闲谈。
  慕容凤凰看了苏信一眼,马上就收回了目光,她淡淡的对身旁女扮男装的女子说道:“小楚,你什么见我说过假话?”
  “这个倒是……不过你说这人是高手……我怎么看怎么都不像!”
  那女子听了慕容凤凰的话之后,虽然这么说了一句,但脸上却仍旧带着不信的神色,她居高临下的瞧着苏信,说道:“你说你是吃炒菜长大的?看你也二三十岁了,但这炒菜在汴梁城才有,满打满算也就才十来年的功夫,就算你十多年前就在这汴梁城了,天天来醉仙楼吃炒菜,那你之前那十年功夫是怎么吃的?”
  苏信看了她一眼,淡淡的说道:“这世上又不是只有汴梁城才有炒菜,我自己会炒还不行么?我五岁的时候就有自己炒菜吃了。”
  “哈哈!”
  苏信的这话一出口,便引起了满堂的哄然大笑。
  在酒楼里的客人纷纷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苏信,天下间谁不知道,只有汴梁城里才有炒菜,还说什么五岁就自己炒,你当炒菜是街边的大白菜,谁想会就能会的么?
  那楼上女扮男装的女子也有些不顾形象的笑了起来,她揉着肚子,笑得都快说不出话来了:“慕容姐姐,这就是你说的大高手么?”
  “这混蛋……常芳妹妹怎么就认了这么个人当师傅……真是气死我了……”慕容凤凰听到苏信这胡吹大气的一番话,心里也不由有些生气。
  她本来也犯不着为苏信的信口开河生气。
  只是方才她跟自己好友刚上了二楼,她便感应到了苏信的气息,就顺嘴跟自己朋友提了一句,毕竟自己这位朋友正在招揽高手,不谈她跟苏信的恩怨,只是凭武功的话,那苏信绝对是世上最强的几位宗师之一,即便是她也没有多少把握能赢。
  但谁想到。
  她刚把苏信吹了一通,这混蛋就在自己的弟子面前胡吹了一通。
  害的自己在朋友面前丢了脸。
  听到自己朋友调笑的话语,她本想跟往常一样,怼上几句,但一想她也犯不着为一个跟自己无亲无故还有丑的人说法,他丢脸,自己高兴还来不及,还能笑嘻嘻的看他笑话,管他干什么。
  “您点的菜上齐了……”
  这时。
  这家酒楼的一个伙计来到慕容凤凰二女身前,对着那女扮男装的女子甚为恭敬的说了一句。
  “算了,不说他了,咱们先进去吃饭吧,你不是说还有事要跟我说么?咱们便吃边说。”慕容凤凰听了后,直接转身直接进了包厢。
  “你说的也是!”
  那女扮男装的女子应了一声后也紧随而去。
  她刚一进包厢,便将房门紧紧的闭上,只能隐隐约约的听到她嬉笑的声音:“慕容姐姐,你别说,那人长的还真是俊俏……”
  “客官,菜牌在墙上挂着,本店最有名的便是蔡师傅的炒菜,七郎的手艺在咱们汴梁城可是一绝,其他几家做炒菜的绝对比不了……”
  一位店伙计这时也来到了苏信的身前,他之前自然也听到了苏信那通胡吹大气。
  他虽然也觉得好笑。
  但出于职业素养,他硬是忍住没笑出来。
  而像是苏信这种实际上没吃过,但非要说自己经常吃的人他们也见得多的,毕竟醉仙楼的花销不低,看这三人的衣着也不像是那种钟鸣鼎食之家,不可能天天都吃得起炒菜,好不容易咬牙来吃一顿,自然要在旁人面前装成经常吃的样子。
  只是像这位客官吹牛吹的这样清新脱俗的,他还是第一次听到的。
  还什么从小吃到大,什么五岁就自己做炒菜,哪有这种没脑子的吹法?
  “我他么真的是实话实说啊,你们怎么都当我是吹牛呢?”苏信看着周围那些人,甚至包括这个酒楼的伙计看自己的眼神,他心里就一阵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