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五十一章 你就是我妹妹的师傅?

第五十一章 你就是我妹妹的师傅?


  苏信身上就带着一葫芦酒。
  而两人的酒量都很不错,慕容龙城更是一个大酒鬼,平时喝酒都是用坛做单位的,这点酒也不够俩人喝,所以只是三两口,那一葫芦酒便被喝了一个精光。
  “哎。”
  慕容龙城从葫芦里倒出最后一滴酒液,极为不舍的将其舔入嘴中,一直不舍得咽下,他叹了口气,有些闷闷不乐的说道:“之前没酒的时候我虽然想喝,还能忍得住,但被你这一葫芦美酒把我肚子里的酒虫给勾出来了,这点酒哪里够。”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头看了看天色。
  现在太阳已经落山,不过夜色倒是还没暗下来。
  他想了一下,自言自语道:“天还没黑,那个大轮明王应该没这么快回来,要不我先去搞一点酒来?”
  这个念头刚从他脑海里冒出了,就一发不可收拾,他越想越觉得这个想法好,而且他记得就在这寒山寺的山下就有一个村子,那个村子里有个财主挺有钱的,那财主的家里应该有不少酒,以他的脚力,来回一趟,倒也用不了多长时间。
  “朋友,你先稍等一下,我去去就回!”慕容龙城对苏信豪爽的说着,“一会我请你喝酒!”这话音刚落,慕容龙城的身子一闪,便出现在了十多丈远处,然后又是一瞬,他的身影便消失不见踪影了。
  那几个和尚见慕容龙城走了。
  便大着胆子想要把这寺门前的篝火给清除掉。
  不过苏信只是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然后当着这些和尚的面轻轻一捏,就把这块石子给捏成了粉末之后,这些原本还蠢蠢欲动的和尚,立刻就老实了。
  其中一个和尚还一脸不忿的对苏信说道:“亏我们方丈昨夜还让你在寺里过夜,结果你跟那个狂徒贼子是一丘之貉!”
  苏信听了后倒是也不生气,他笑着看了这个骂他的和尚一眼,正是昨天给自己带路的那个法号叫戒苦的小沙弥。
  “小师傅你先不用生气,我这是为你们好啊,你想一想,要是你们把这些东西给清了,那等会那慕容龙城回来,他能放过你们?”
  “有方丈在,我还怕……”
  那戒苦不屑的哼了一声,只是他话刚说到一半,脸色陡然变了一变,他用极为惊慌的眼神看着苏信,结结巴巴的问道:“你……你说什么!那个人是……是……”
  苏信点了点头,笑道:“那人就是慕容龙城,慕容家的那个慕容龙城!”
  “不可能!”
  有一名僧人一脸不信,他斩钉截铁的说道:“慕容家的人都说了,慕容龙城练功受了伤,正在养伤,连跟迦楼罗大师的比武都推迟了,他弟弟代他出战,被桑布大师撕掉了一条手臂……”
  苏信听了这话叹了口气:“你们怎么就这么傻?慕容家说什么你们就信什么?这样吧,你们要把这里清理了我也不拦你们,不过等一会慕容龙城回来,他要找你们麻烦,你们可得自己担着。”
  说完,他便让开了身子。
  不过苏信这么一说,那几个和尚你瞅瞅我我看看你,面面相觑的,愣是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这里是佛门清净之地,在人家寺门前烤野猪像什么话!”
  正在这时。
  一声清冷的女声由远及近的传来。
  苏信便看到了一个身穿白色一群的清冷女子似缓实快的向着寒山寺这里走来,那女子在说话时还离着寒山寺几十丈远,等她话音落在,她已经出现在了寺门之前。
  她衣袖一挥。
  那慕容龙城燃起来的篝火跟方才吃了一半还没吃完的烤野猪,便被她一下子扫入到了一旁的草丛里。
  原本吃的满地都是骨头一片狼藉的地面,也被这一袖子扇起来的狂风给吹的一干二净,
  “凤凰儿!”
  “小凤凰!”
  “三……三小姐!”
  在那群和尚里年岁大一些的见到这个清冷的女子,先是一惊,然后他们眼中便露出了惊喜的神色,其中一个三四十岁的僧人更是高兴的眼泪都流了出来。
  这僧人高兴的说道:“小凤凰你有好多年没来过这了吧?你还认得我们吧?”
  来人自然是慕容家的三小姐慕容凤凰,她小时候常跟着自己母亲来这寺院玩耍,所以跟这寒山寺里年岁大一些的和尚都熟识。
  见到这几个亲昵的叫着自己小名的僧人,慕容凤凰也露出一丝笑容,她对着几人点了点头。
  “凤凰儿自然认得了。”
  她的眼光依次从方才叫出她小名的几个僧人身上划过,她抿着嘴笑道:“戒性师傅、戒虚师傅、戒空师傅……”
  最后,她的目光落在了戒苦的身上。
  戒苦偷偷瞧了慕容凤凰一眼,然后马上就脸色通红的低下了头。
  “你是戒苦吧?”看到这个才十三四岁的小沙弥,慕容凤凰脸上的笑容愈加灿烂,她笑着说道,“你小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师傅!”
  常芳也看到了自己师傅,高兴的跑到了自己师傅身边,她指着不远处的慕容家三小姐,兴奋的跟自己师傅说道:“师傅,这是我刚认识的朋友,是慕容家的三小姐……”
  这时。
  那慕容凤凰也跟寒山寺的几个和尚叙完了旧,她看到寺门前之前被篝火烧的黝黑一片狼藉的青石地面,皱了皱眉,哼了一声:“这种混账事事只有我那个好大哥才能做得出来了。”
  接着,她便把目光放到了苏信的身上。
  在看到苏信的时候,她也微微吃惊了一下,她没想到自己刚认的那个妹妹的师傅竟然这么年轻,看面相都不比自己大上几岁。
  不过很快她的神色就恢复如常。
  毕竟她大哥还不到三十岁便练成了一身几乎天下无敌的武功,而她自己也机缘巧合之下得到了祖师的传承,,别人有什么机缘,那也是说不准的事,也没谁规定,天底下只能够自己走运。
  她看着苏信,淡淡的问道:“你就是我这妹妹的师傅?”
  “妹妹?”
  苏信听到这位慕容家三小姐的话,有些疑惑的看了自己弟子一眼,常芳连忙解释道:“师傅,我跟慕容姐姐已经结拜成姐妹了……”她说着,声音有些小了下来,她偷偷瞧了自己师傅一眼,见自己师傅并没有生气,才继续说道:“弟子之前没请示过师傅……”
  “不妨事。”
  苏信不在意的摆了摆手,在他想来,这种事又有什么值得请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