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五十章 我会跟你师傅心平气和的谈一谈

第五十章 我会跟你师傅心平气和的谈一谈


  她因为得到了几百年前的一位师祖的传承的关系,现在已经是门内地位最高的太上长老之一,就连门内那本奉为至宝,传说中是上古时剑仙遗留的剑术秘典浣花洗剑录都可以随意翻阅。
  不过这门上古剑修的无上绝学在门内放了一两百年,也没人能练成。
  之前她离开门派回来的时候,门主便隐晦的跟她提过,想要她收一个弟子的事情,毕竟她得到的祖师传承是属于整个门派的,而不是她一个人的,她有责任也有义务,把她得到的这一身功法传承下去。
  门主也对她保证过。
  只要是门内她看得上的,还没拜师的弟子,她都可以收为亲传,不过最近几代的弟子资质都不高,她都没看入眼,这件事就没成。
  现在她看着常芳,倒是动了收徒的念头。
  即便不收她为徒,也完将其收到自己门派里去,这姑娘天生就适合学剑。
  况且像是这种天资性子都让她满意的可是不可多得,她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能放过,否则的话,错过了以后还不知道能不能再遇到,要是遇不到这样出色的人选,那她说不定会抱恨终身。
  当然,这件事还不能急。
  得等她见过了对方的师傅,跟对方心平气和的谈一谈,才能定下这事。
  至于对方的师傅不同意怎么办,这种事慕容家的三小姐连想都没想过,她想干的事,还从来没有干不成的,当初跟家里闹翻,她一个人离家出走,拜师学艺就是如此。
  要是对方不同意,她就打到对方同意为止。
  这就是她的风格。
  想到这里,慕容凤凰嘴角一翘,露出了一个笑容。
  “姐姐,你刚才的轻功好厉害!我师傅好像都没你这么厉害!”常芳又说起了刚才慕容凤凰带着她只花了几十个心跳的时间便来到姑苏城外的轻功,羡慕的不得了。
  慕容家三小姐听到后笑了笑,她可以听得出这个小丫头语气里的羡慕,她眼珠转了转,问道:“你想不想学?想学的话姐姐可以教你。”
  “真的?”
  一听这话,常芳的脸上露出了惊喜的神色。
  慕容家三小姐微笑着说道:“我慕容凤凰说话从来算话,绝无虚言。”
  “谢谢姐姐!”
  常芳自然兴高采烈的说了一句,不过很快,她就有些迟疑的问道:“我要是跟着姐姐学了武功,我师傅会不会不同意啊?”
  慕容凤凰笑了笑,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说道:“这件事我去跟你师傅说,不用你操心。”
  但常芳的脸上还是有点犹豫,她问道:“我师傅能同意么?”
  慕容凤凰用极为肯定的语气说着:“我会跟他讲道理的,他不会拒绝的。”
  “那太好了!”常芳听了这话后高兴的叫了一声,她很快又补充道,“不过我还是得等师傅同意我学别人的武功后才能跟姐姐学,我怕我乱学别人的武功让师傅不高兴。”
  慕容凤凰微微一笑:“他会很高兴的。”
  却说另一边的苏信还不知道自己刚收的小弟子已经被别人瞄上了,他在把刚救的那两个小姑娘送到李秋水她娘的那间小店之后,便又去找慕容龙城的踪迹了。
  那位妩媚的女掌柜得知自己宝贝女儿差点死掉后差点吓了个半死。
  看到自己女儿身上除了有一点擦伤之外没别的伤势,才松了一口气,然后便是咬着牙流着泪一边哭着一边给了自己女儿一顿竹板红烧肉,打的李秋水三天没敢坐下,这是后话,表过不提。
  苏信找了半天慕容龙城的踪迹一直没找到才有些恍然起来,他才想到那慕容龙城是去找那大轮寺明王迦楼罗的,那迦楼罗不就是跟自己一样,住在寒山寺么?
  既然如此。
  他又何必去跟踪慕容龙城,自己直接去寒山寺守株待兔不就可以么?
  “我怎么就这么蠢?”
  苏信暗骂了自己一声,然后直接回了寒山寺。
  等苏信回到寒山寺的时候,便看到慕容龙城早已经在寒山寺的寺门外等着了,这位慕容世家的天之骄子还直接在寒山寺的寺门前架起了一摊篝火,篝火上的架子上挂着一只不知道从哪里打来的野猪,正被熊熊的火舌舔舐的不断滴着油脂。
  在一家寺庙前面烤野猪。
  自然引起了寒山寺的和尚们的不满。
  不过这些和尚即便练过武功,又怎么可能是慕容龙城的对手。
  七八个和尚横七竖八的倒在地上不断的哀嚎,在离着慕容龙城烤野猪的地方,还有十几二十多个和尚拿着棍棒围着他,但却没人敢靠近。
  苏信瞧了眼地上的那些和尚,这些和尚虽然叫声痛苦,但实际上都是一些外伤,连伤筋动骨都算不上,显然是慕容龙城手下留情了,否则的话,这些人吃了慕容龙城的拳脚,哪里还能有命在。
  “你这个狂徒,等我们方丈回来,有你的好看!”一个寒山寺的僧人怒气冲冲的对慕容龙城喝骂着。
  只是他嘴里虽然骂着凶狠,但始终不敢靠近一步。
  “呵呵。”
  对这些只敢对自己放嘴炮的和尚慕容龙城也懒得理会,只要他们不来打扰自己就行了,他看着快要烤好的野猪,不由舔了下嘴唇。
  “可惜没有酒……咦?这个味道……”
  正在这时。
  慕容龙城鼻子一动,他的嗅觉极为敏锐,他嗅到了一股极其微弱的酒香味道由远及近传来,他顺着酒香看去,眼神落在了苏信的身上。
  “咱们又见面了!”
  看到苏信之后,他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
  他热情的招呼着苏信,豪爽的说道:“来来!见面就是缘分,这只野猪刚烤好,我请你吃烤肉!”
  他舔着嘴唇,迫不及待的问道:“朋友你身上有酒吧?我这有肉无酒,总是觉得不大爽利。”
  他话虽然这么说。
  但实际上眼神已经直直了落在了苏信腰间的那个酒葫芦上,他敏锐的嗅觉已经清晰无误的告诉他,这个酒葫芦装着满满一葫芦酒,而且闻这个味道,还是上好的美酒。
  苏信听了这话笑了笑,他不是小气的人,然后直接把腰间的酒葫芦接下来给慕容龙城扔了过去。
  “哈哈!谢了!”
  慕容龙城接过葫芦,哈哈笑了一声,然后二话不说便先喝了一大口,吐了一口气,痛快的道了一声:“有肉有酒才痛快!”
  他一边说着,一边并起手掌往那烤的焦黄的野猪上一削,便削下了一条肥美的不断滴着油脂的猪腿,凌空给苏信扔了过去,他把酒葫芦抛还给苏信,大笑着说道:“朋友尝尝我的手艺!”
  苏信接过猪腿咬了一口,眼中不由一亮,肉烤的恰到好处,牙齿刚碰到猪肉便感到了一种难言的酥脆感,而且在酥脆的外壳里是鲜嫩多汁有着浓郁香味的猪肉,
  苏信忙不迭的把烤肉咽下,对着慕容龙城点头道:“确实好手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