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十七章 妥协

第十七章 妥协

    这位须发皆白的老僧只是笑眯眯的看着法慧,他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并没有说话,甚至连佛号都没有宣读一声。
  
      “好!好!好!”
  
      法慧深深了看了这老僧一眼,深吸了一口气。
  
      他环视了一下身旁的几人,冷声说道:“你们段氏还真是看得起我,竟然连了因大师都出动了,不知道崇圣寺四大神僧里的另外三位是不是也来了?”
  
      劫色笑了笑,点了点头,并不否认的说道:“另外的三位神僧正在赶来的路上了。”
  
      法慧听了这话之后目光闪烁。
  
      说实话。
  
      他并不是怕崇圣寺的四大神僧,这四位神僧武功固然厉害,但真让他觉得棘手的也只有了因和尚一个罢了,这和尚乃是段思平的亲弟,传闻已经一百多岁了,从二十岁时便代他兄长入天龙寺出家,自那开始便修炼闭口禅,到现在为止,已经过八十年。
  
      一身武功之精深,常人莫比。
  
      天底下都说他武功出神入化,在整个段氏,也只逊色那位武功通神的段思平。
  
      “师傅,那瘦瘦的老和尚好厉害!”在远处看着的常芳看着那位突然出现的瘦弱老僧,她不由产生了一种自己仿佛看到了一座巍峨的山峦的感觉。
  
      “你看出来了?”
  
      听到这话,苏信颇为诧异的看了自己的弟子一眼,那位老和尚功力精深,修炼的更是佛门的一门无上神功,一身真气早已深沉内敛,不泄分毫,能看出这老僧的底细,可真不是一件容易事。
  
      常芳点了点头,说道:“我觉得这老和尚奇妙的很,气息一会儿浓烈,一会儿微弱,浓烈的时候跟天上的太阳一样,微弱的时候却一点儿都感应不到,就跟死去了一般……”
  
      “不错,很好。”
  
      苏信听了自己弟子的这番话后笑了起来,他淡淡的说道:“你说的正是这和尚修炼的武功。”
  
      常芳奇怪的问道:“还有这样的武功么?”
  
      苏信笑笑,说道:“这天底下什么样的武功都有,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有的练了能让人百毒不侵,天底下最恶毒的毒药吃了也就是肚子疼上一下,有的练了力大无穷,有十龙十象之力,有的练成了甚至能吸别人的内力……等你见得多了,也就不奇怪了。”
  
      见到了因出现。
  
      法慧和尚的眼中便闪过了一丝退意。
  
      他敢杀了劫色跟段家的家臣,然后逃回中原,他笃定段思平绝不会为了这几人就敢去中原去找自己的麻烦,当初这位段家老祖败在柴荣的手里,发誓此生此世不屡中原半步。
  
      虽然现在柴荣病重,但即便是病虎也是余威犹在,为了这几人,段思平绝不会违反当初自己立下的誓言。
  
      况且即便是柴荣无法出手,还有他那位近几年声名鹊起的结拜兄弟。
  
      那个叫赵匡胤的可不是什么泛泛之辈,一身武功不在当年的柴荣之下,甚至还犹有过之,那段思平要是敢在柴荣病重的当口来中原,那那位柴荣的结拜兄弟,可断然不会放过他。
  
      但是他杀了了因可就不一样了。
  
      了因是段思平的亲弟弟,要是自己杀了他,那段思平来中原的借口也就有了,就算那柴荣跟段思平的关系再差,也不会不让他来中原为亲弟弟报仇雪恨。
  
      “罢了。”
  
      法慧和尚吐了口气,他把手里剩下的那半截熟铜棍扔到了地上。
  
      他环视了一下几人,淡淡的说道:“今日贫僧慈悲为怀,不跟你们一般计较,我今日只为了这株何首乌。”
  
      劫色却寸步不让,他也说道:“我们来也是为了这八百年的何首乌。”
  
      说着,他从怀里掏出了一面令牌。
  
      这面令牌是用纯金所制,上面雕刻着繁复的龙纹,在正中刻着一个段字,见到这枚令牌,法慧和尚的面色一紧,他不由失声说道:“天龙令!”
  
      “不错,正是天龙令!”
  
      劫色点了点头,他珍而重之的将这位令牌托在了手中,语气断然的说道:“我们段家也知道这株八百年灵药的罕见跟珍贵,自然不敢从大师手里白白讨要。”
  
      说着,他便把手里那枚天龙令递到了法慧和尚的面前。
  
      沉声说道:“法慧大师既然听过这令牌的名字,自然知道这令牌的作用,这是当初家祖定下的规矩,令牌只会给那些对段氏有大恩的恩人,此令一旦颁出,那便是认令不认人,无论是谁持着令牌,都可以去天龙寺的藏经楼里翻看里面的任意典籍。”
  
      说着,劫色笑了笑。
  
      “自然,我们崇圣寺自然比不得禅宗祖庭少林寺,不过在那藏经楼里,有家祖创出的六脉神剑,这门剑法,法慧大师应该是知道的。”
  
      这番话说的法慧和尚颇为心动。
  
      他听了劫色的话之后眼光闪烁,看着劫色递过来的令牌,脸上阴晴不定。
  
      他没有马上接过,只是淡淡的说道:“六脉神剑我自然听说过,当年段前辈在洞庭湖跟柴荣的那场决战已经被传为了一段佳话了,那一战过后,柴荣也亲自承认段前辈的六脉神剑,乃是天下诸剑法里的第一,柴荣凭着自己的一双铁拳打遍天下无敌手,是百年一出的大英雄大豪杰,他说的话,自然不会假。”
  
      虽然法慧和尚是在称赞这段氏的六脉神剑厉害。
  
      但劫色却没有接话。
  
      因为当年段思平跟柴荣的那场洞庭湖之战浩大固然是浩大了,称得上一句惊天地泣鬼神,但结局却是段思平一招惜败,立下了此生不屡中原的誓言,这件事也被他段家的人视为奇耻大辱。
  
      而那法慧和尚也不去管对方。
  
      他不得不承认对方开出的是他无法拒绝的条件,那六脉神剑对于他的诱惑实在是太大了。
  
      他虽然是少林和尚,但对参研佛法没有一丁点兴趣,对习练武功分外痴迷,他的习武天分也是极高,短短的三十年,便将十三门少林绝技修到了大成,是自达摩祖师在嵩山立寺以来,练成少林绝技最多的一个。
  
      人称十三绝神僧。
  
      作为一名武痴,他无法拒绝六脉神剑的诱惑。
  
      正当他要答应下来。
  
      他脑海里却突然闪过了一道灵光,他突然想到了一件很奇怪的事情,那便是这六脉神剑是段家的不传之秘,其珍贵的程度自然不必赘言。
  
      但是现在他们几人对这株何首乌几乎是想都不想的便把这六脉神剑当做筹码拿了出来。
  
      这也就说明了。
  
      他们需要这株何首乌要做的事,在他们这些段家人的眼里,甚至要比六脉神剑这门天下第一的剑法,还要重要的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