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一百章 相信我,我会回来的

第一百章 相信我,我会回来的


  仪琳的故事要简单很多。
  她本就不想做掌门,虽然恒山彻底被左冷禅灭门,但她却没有重建华山派的想法。
  况且她还有着自己的麻烦事。
  入魔。
  她在少室山下,一剑将左冷禅分尸之后再次进入了入魔的状态,上一次她进入入魔状态时多亏了不戒和尚用狮子吼的功夫将她震醒的。
  不过这一次可没有不戒大师在场,林平之的内力倒是足够,但是他却不会类似佛门狮子吼的武功。
  对仪琳他又不能下重手,况且他就算是下重手,他也未必是仪琳的对手。
  他只能苦苦抵挡。
  幸好当初带走仪琳的那个灰袍老者及时出现制住了仪琳,才没让她酿成大祸把在场的其余几人全都杀了。
  林平之之前一直不知道这老者的身份。
  在这老者将仪琳带走,说是要想办法治好她的心魔之症的后,他才听一旁的曲洋说,那老者就是三十多年前,一柄木剑打的少林寺封山二十年的俞武圣。
  从此之后,林平之没在武林上再听到过仪琳的消息。
  只是在自己跟刘菁的婚礼上,他收到了一份从海外送来的礼物,除了自己师傅跟师娘的之外,还有一篇字迹极为清秀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落款正是仪琳。
  他这才知道,他这个有实无名的师姐或者是师妹到底是去了哪里。
  他也高兴的想着,既然是去了师傅师娘那里,那她应该是解决了自己心魔的问题了吧。
  任盈盈虽然手段很辣歹毒,但她也遵守了诺言。
  在令狐冲杀了南宫俊之后。
  她也给岳灵珊解了三尸脑神丹之毒,不过这种特制的三尸脑神丹还是给岳灵珊留下了后遗症。
  这后遗症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岳灵珊彻底失去了之前的记忆,在令狐冲重新见到自己小师妹,在看到躲在任盈盈身后,用怯生生的眼神看着自己,一脸茫然的向着任盈盈问自己是谁的时候,他心里忽然觉得无比的悲痛。
  他挚爱的小师妹已经把他忘记了。
  不过当他看到自己小师妹的脸上又露出他许久未见的天真烂漫的笑颜的时候,他不由想到,也许不用再去回想那些可怕的记忆,对自己的小师妹也是一件好事吧。
  对令狐冲来说。
  为师傅师娘报仇以及重建华山派的事再也不可能,不过在他眼里,报仇重建华山之类的都是小事,只要小师妹能无忧无虑,他付出他的所有都是值得的。
  任盈盈对令狐冲这种已经驯服的狗已经没有了多大的兴趣,她喜欢的是驯服一个人的过程,驯服之后的狗她向来是弃之如敝履。
  她索性便把令狐冲赏给了岳灵珊。
  对此令狐冲自然是欣喜若狂,如果说给任盈盈当狗他是被逼无奈,但给自己小师妹当奴仆,他就是心甘情愿了。
  或许是机缘巧合,也是命中注定。
  失去了记忆,成了日月神教任教主义妹的岳灵珊跟已经名震天下的林平之再次相遇。
  她的天真无邪无忧无虑很快就打动了刚刚丧妻丧子,无比悲痛的林平之,林平之再一次的陷入了爱河,两人在两年后结婚,第二年就生下了一对龙凤胎。
  令狐冲也随着自己小师妹加入了林家为奴,当然他现在的名字是左手快剑令无命,而不再是那个华山派大弟子令狐冲了。
  这世上也没了令狐冲这个人。
  更没了华山派。
  在自己小师妹大婚的那一夜,令狐冲在屋外的假山上默默的看着屋子里昏暗烛光下交缠的人影。
  见此一幕。
  他心里忽然生出了莫大的悲伤,但他也知道,对于自己小师妹来说,这是最好的结果了。
  他跟自己小师妹永远也不可能了。
  从生理上说他已经失去了做男人的根本,从地位上来说,他只是一个奴仆,小师妹是自己的主人,每年端午节都要靠服用三尸脑神丹才能活命。
  不过在他想来。
  喜欢一个人不需要得到她,而是要让她变得更幸福,他相信自己小师妹跟名满天下的剑圣林平之结婚,肯定能够幸福。
  他一边留着泪,一边吹响了他刚学会的一首曲子。
  乐器是他刚学不久的箫。
  是他闲着无聊时来打法时间的。
  吹着箫曲,他的心情竟然变得好了起来,他有些乐观的在心里想着:“小师妹以后肯定会幸福吧……”
  再说苏信跟周芷若。
  那日周芷若跟苏信回到了南洋的小岛上之后,周芷若就变得雷厉风行了起来。
  而随着周芷若的忙碌,整个南洋就像是油锅里滴入了一滴冰水一般彻底炸裂起来,直到这时,苏信才知道自己这个弟子,在这一百六七十年里,在这片海域上经营下了多大的势力。
  按照周芷若自己的说法,她在一百年前,能够调动的力量更多,只是最近几十年,随着她不太喜欢再管俗事,再加上西方弗朗机跟尼德兰人的到来,让她表面看起来,在南洋没有一百多年前那么强势了而已。
  但实际上,她仍旧是这片海域上的女皇,掌握着海神的权柄。
  数月之前那掀起了无边风暴,将弗朗机人号称天下无敌的舰队连同他们的新任国王全都送到大海的波涛之下喂了鱼虾的场景,再一次告诉南洋的所有人,那个曾经横行大海镇压一切的女海皇又重新回来了。
  随着弗朗机的人覆灭。
  南洋先是出现了一段时间的混乱,各方都想要抢夺弗朗机人覆灭后势力所留下的真空,但是随着周芷若亲自的插手,一切的混乱都瞬间平息。
  没人敢跟这位南洋的真正主人为敌。
  原本已经占了巴达维亚的尼德兰人乖乖的从这座弗朗机人修建的城市里退了出来,还派出了使者求见周芷若,说这座城市是他们送给这片海域的王者的礼物。
  对此周芷若自然是嗤之以鼻。她想要的东西从来不需要别人送,她自己会去拿。
  之后她下令杀光了南洋所有的尼德兰人。
  她在这一百多年里积攒了数之不尽的财富,而南洋的几乎所有的华人海商大族几乎都是在她的恐怖统治下成长起来的。
  在一百多年前,在她刚来到这片海域的时候自然有不服从她的家族存在。
  但随着那些家族被她清洗一空。
  再也没有哪个海商大族敢对她说一声不字。
  最近的一次海商大族对她的反叛就是利用她的大弟子泄露消息对她的暗杀,因为这件事,南洋上数个海商大族灰飞烟灭。
  但十多年过去,蚕食着这些死去的海商大族又成长起来的海商家族们,比起他们的前辈,实力更盛往昔,对周芷若的畏惧也更深入骨髓。
  他们都知道,这个外表年轻,但实际上已经不知道多少岁的怪物,翻一翻手就能让看似威风赫赫的海商大族灰飞烟灭。
  当掌控着你一切的人有着你无论如何都敌不过的力量,还有着仿佛是永远不死的生命的时候,你除了恐惧并且服从之外,不会有第二种想法。
  这就是那些海商家族对周芷若的印象。
  “我要建国。”
  周芷若只是语气平淡的对着这些势力最大的海商大族说了这么一句,他们几乎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就举起双手双脚表示赞同,生恐自己赞同的慢了,被认为是不够忠诚。
  没人质疑一个女人凭什么建国开辟王朝。
  “我要给咱们的孩子,留下一个比你当初留给你孩子的国家,还要大的多的国家!”
  周芷若得意的对苏信说道。
  在她的面前,挂着一张从弗朗机人那里得到的世界地图,周芷若拿着笔在这张地图上不断的做着标识,她兴致勃勃的说道:“这里……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都要打下来!”
  苏信听到周芷若的话之后,不由伸头看了一眼。
  他看到自己的这个徒弟,几乎把除了大明朝的疆域之外的所有土地都给包括了进去,他砸吧了一下嘴,觉得自己这弟子好大的胃口,这是要当球长的节奏啊。
  他沉吟了一会,向周芷若试探的问道:“要是将来……我就打个比方,你的孩子跟大明朝起了冲突……”
  周芷若听了这话眉头一皱,毫不犹豫的说道:“当然是灭了它!”
  时间过的很快。
  在周芷若花费重金修建的庞大舰队快要建成的时候,苏信在这个世界停留的时间也走到了终点,此时的周芷若已经是十月怀胎,再有几日孩子就差不多出生了。
  苏信笑着说了一句:“我要走了。”
  周芷若神情很难过,她咬着嘴唇,又露出了只会在苏信的面前才会露出来的小女儿神态,她泪眼婆娑的说道:“不能再等几天么,咱们的儿子就要……”
  苏信摇了摇头:“我也想了,但是……”说到此处,苏信神色陡然间一变,他已经感受到了系统力量的召唤,脑海里也听到了系统给予他的倒计时的声响,他还剩下最后十秒钟了。
  他看着周芷若,心里虽然还有许多话要说,但脱口而出时,却变成了一句。
  “相信我,我会回来的。”
  随着他这句话的出口,他的身影淡淡的变淡,就如同是当初他在金銮殿前,当着百官群臣的面白日飞升一样,化作一股烟尘,彻底消失了踪影。
  “师傅!”
  周芷若不由自主的伸手向着自己师傅抓去。
  但她的手掌轻而易举的穿透了自己师傅已经化作了幻像的身影,除了空气之外,什么都没有抓到。
  她的泪水如雨而下。
  八天之后。
  随着一声婴孩的啼哭,周芷若的脸上终于露出了解脱的神色,她实在是没想到,她的修为都这么高了,生个孩子还这么痛苦。
  想到自己的孩子。
  她连忙扭头看向了那抱着自己刚生出来的孩子的侍女,还不等她开口,那侍女便高兴的对自己主人说道:“是个小姐!是个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