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九十八章 少室山顶

第九十八章 少室山顶


  “今日可是左冷禅跟任我行争夺武林霸主的日子,你不感兴趣么?你感兴趣的话,我倒是不介意陪你去凑凑热闹。”
  在离着少室山不远的一座客栈里,正在吃着早餐的苏信跟周芷若随意的闲谈着,苏信听了自己弟子的话,摇头说道:“不过是小孩子过家家,有什么好看的?真论武功,他们连你岛上的那些奴仆都不如……”
  周芷若听了轻笑了一声没说什么,的确如苏信所说,左冷禅跟任我行所谓的武林霸主之争,在他们俩看来只是小孩子过家家罢了。
  甚至说小孩子过家家,都是高看他们了。
  “你还想去哪?我时间还多,都可以陪你一起去。”
  苏信笑着对周芷若说了一句。
  周芷若回到中原也一月有余,这一个月以来苏信陪着她去了许多地方,甚至两人还重新去了一趟昆仑山,想要再去找那个种着蟠桃树的洞天福地。
  那处山谷两人也重新找到,不过那株不知道活了多久岁月的蟠桃树却已经在一次不知何时的山体滑坡中死去了。
  这也让两人感到有些可惜。
  想要再在这世上,找一株这样的天地灵种,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了。
  听了苏信的话之后,周芷若摇了摇头。
  她说道:“我想回我的小岛上去了……”她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虽然她已经有了快两个月的身孕,但只是从外边上来看,却看不出分毫。
  周芷若眼神变得柔和,她轻声说道:“我想趁着咱们孩子的出生前,给他准备一份礼物。”
  “礼物?”
  苏信听到周芷若的这话,他也自责了一下,他竟然没往这方面想过,他连忙说道:“我也得给怎么孩子准备一份礼物……”
  苏信一边说着,一边陷入了沉思。
  “准备个什么礼物好呢?如果是个女孩……”
  原本周芷若还在静静的听着,但当苏信说到孩子的性别的时候,她却突然开口说了一句:“肯定是一个男孩。”
  对此苏信却笑着摇了摇头。
  “男孩女孩生出来才知道,你现在哪里会知道?而且比起男孩,我更喜欢女孩……”
  谁知道周芷若一点也不给自己师傅面子,她说道:“肯定是一个男孩。”她的语气无比的笃定而不容置疑。
  苏信想了想,也就没跟她继续争下去,而是笑着问道:“你为什么这么想要一个男孩,你自己就是个女孩子,你不喜欢女孩子么?”
  “当然不是……”
  周芷若听到自己师傅的话,摇了摇头。
  她看着自己师傅,用轻柔但坚定的声音说道:“当初你给自己的儿子留下了这么偌大的一个帝国,我也想给咱们的孩子留下一个同等分量的东西,女孩子怎么去继承,那最终还不是给旁人做了嫁衣……”
  听到自己弟子的这句话。
  苏信哂笑了一下,他这才明白自己这弟子的意思,原来是在隔着一百多年吃醋。
  他只好说道:“我跟你说过,我当初争霸天下成为天下共主,除了要驱除鞑虏恢复咱们汉人的江山之外,主要还是为了借着天下至尊的煌煌之威凝聚我的武道真意……”
  周芷若听了却只是轻哼了一声,她淡淡的说道:“那是你自己的事,与我何干?”
  说着,她站起身来,直接向着客栈外走去。
  在那里早就有人备好了骏马,这些马都是大明西域都护府进贡来的阿尔捷金马,也就是古书上说的汗血宝马、大宛天马。
  每一匹都价值连城。
  这些马都是周芷若那位贵妃娘娘弟子让人送来的,原本送了几十匹,不过苏信周芷若两人只是随意的挑了两匹来用,其余的也没收。
  苏信知道自己这徒弟生气了。
  他只好跟着自己弟子出了客栈,上马之后,说了一句:“其实女孩子也能继承的……”
  “驾!”
  谁知道周芷如听了理都没理自己师傅,一勒缰绳,用鞭子狠狠抽了一下马屁股,她那匹在阳光下泛着金光,极为漂亮的阿尔捷金马吃痛的嘶鸣了一声,立刻就迈开四蹄,狂奔而去。
  见此苏信只好叹了口气,连忙追了上去:“芷若,你等等我,我刚跟咱们孩子想出了个名字,如果是女孩,就叫……哎,你慢一点……”
  正午。
  少室山。
  原本是少林寺大雄宝殿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废墟。
  不过此时这里被武林群雄清理出了一片面积极大的广场,这里等一会将会进行一场影响整个武林未来的比武,比武的双方是嵩山派的掌门左冷禅以及日月神教的教主任我行。
  两人中的获胜者。
  将会成为当今武林的霸主。
  此时在这广场上已经聚集了少说也有一两千武林人士,这里有属于嵩山派阵营的,也有属于日月神教阵营的,这些人都在静静的等待着比武双方的正主到来。
  不过,在今天早些时候传来的江南武林的领袖人物,南宫世家的家主南宫俊就在离着嵩山还有两天路程的地方被一名蒙面剑客当众刺杀的消息,还是给这场就要进行的比武,带来了一层泛着血色的阴霾。
  虽然左冷禅跟任我行双方已经约定在两人比武之前,暂时停止双方的各种争斗。
  但南宫老爷子还是被人杀了。
  南宫老爷子武功不俗,是正道武林的旗帜人物,他的死,有许多正道武林人士扼腕叹息,当然,许多非正道的武林人士,自然是拍手称快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
  离着正午约定的比武时分越来越近。
  但比武的两位正主却一个都没有出现,不止是他们俩人没有出现,就连嵩山派跟日月神教的众多弟子竟然也没有出现半个。
  “难道是他们记错了日子?”
  “不会吧?就算是一方记错了,难道还能双方都记错了?”
  许多人的心里不由得生出了异样的心思,各种各样的议论声悄然间就在这数千武林群雄中弥漫起来。
  “不好了!不好了!”
  直到过了约定好的午时一个多时辰,在众人等的极为不耐烦的时候。
  突然从山下奔走上了一道人影,这人影面色极为惶恐,许多认识他的人不由出声问道:“张三,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这么惊慌?”
  “我在来的路上,看到了……看到了……”
  这叫张三的只是说了两句,便颤抖着声音说不下去了,正在旁人焦急的追问着他的时候,一道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
  “他看到左冷禅的脑袋被人砍了下来挂在了嵩山的山门上,嵩山派的那数百名弟子,一个不剩的都被人杀光了。”众人循声望去,看到了一个老者由远及近的走了过来。
  “何先生,您也到了!”
  有见多识广的,马上就认出了这老者乃是雁荡山的高手何三七,武功极高,不过平时喜欢伪装成一个卖馄饨的小摊贩,算是大隐隐于市的典型了。
  何三七对着众人点头示意,他继续说道:“我刚才就跟这位叫张三的朋友顺路,就在这少室山山道的不远处,哪里有大片大片嵩山派弟子的尸体,许多人身上都有黑血神针,你们现在去,大概还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