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小昭之死

第一百七十五章 小昭之死

    “啊!”
  
      周身的伤痕被这盐水一刺激,杨逍猛然发出一声无比凄厉的惨叫,他浑身瞬间绷紧了起来,眼睛瞪的大如铜铃,他第一眼就看到了在自己身旁瘫倒着的女儿。
  
      自己的女儿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他看在心里犹如刀割。
  
      甚至连他自身的伤痛都忘记了。
  
      “不悔!”
  
      他嘴里呐喊着。
  
      他眦目欲裂的瞪视着正对他得意洋洋笑着的仇人,拼命的涌动着身体,想要上前去拼命,他被此时受了重伤,哪里还有力气。
  
      只是往前涌了一小段距离,便被那仇人笑嘻嘻的一脚踹翻了过去。
  
      小昭正想再折磨一下杨逍。
  
      “住手!”
  
      正在这时,由远及近的传来了一声怒喝,一名身材高大,穿着一袭宽大的黑色僧袍的年轻僧人突然出现在了远处,这僧人仿佛会缩地成寸的法术一般,只是一眨眼的时间,便越过了十数丈的距离,来到了杨逍的身前。
  
      “杨左使!”
  
      这僧人见到杨逍这幅样子,面色陡然间一变,再看向旁边的小昭时,已是一脸怒容。
  
      “大……大师兄!”小昭看到来人,吓的哆嗦了一下身子,大师兄平时待她极好,她从未见过大师兄用这种面容看着自己。
  
      一旁的周芷若也连忙躬身站到一旁,低下头来,看都不敢看那黑袍僧人一眼。
  
      来人自然是苏信的大弟子道衍。
  
      道衍阴沉着一张脸,他在周芷诺的脸上凝视了半晌,不发一言,最后目光落在了小昭的身上,深吸了一口气,语气阴森的说道:“师傅在你们出谷前跟你们说过的话,你们还记得吧?”
  
      “记……记得!”
  
      周芷若跟小昭被道衍的语气吓的哆嗦了一下身子,颤声回答了一句。
  
      一点也没有了之前的霸道跟狠毒。
  
      道衍听了之后没再说话,而是将杨逍扶了起来,杨逍却毫不领情,一把将道衍推开,不过他推开道衍之后,身子晃了一晃,差点摔倒,道衍又上前去将杨逍扶住,杨逍还想推开,但他身受重伤,使不上力气,只能任由道衍扶住了。
  
      道衍又看到旁边满口鲜血,吓的惊慌失措的杨不悔,心底又是一沉,他来晚了一步,终究是让这两个师妹坏了师傅的大事。
  
      “左使,咱们先治伤,我师父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
  
      道衍这话说的斩钉截铁。
  
      听到这句话,杨逍原本还一脸决绝的神色犹豫了一下,似乎是想到了苏信对他的恩情,他叹了口气,点了点头,随着道衍到了一旁。
  
      道衍看都不看小昭跟周芷若两人,只是细心的给杨逍跟周芷若治着伤。
  
      杨不悔断掉的牙齿道衍也没法给她接上,但其余的外伤,抹上药膏,不用一两天,便能完好如初。
  
      杨逍身上鲜血淋漓,不过这都是被鞭子打出来的外伤,看着严重,其实治起来也简单,他的内伤虽然沉重,但在道衍的手里,也算不得什么疑难,服下丹药之后,很快就能痊愈。
  
      再给杨逍跟杨不悔治疗了一番之后,道衍才转回到小昭跟周芷若的身前,他看着小昭,眼睛里流露出了痛惜的神色,对这个小师妹,他是很喜爱的。
  
      但他也知道,违犯了师傅的命令,会有什么下场。
  
      自己这个小师妹,自小就得到师傅的宠爱,太过于无法无天了,这一次恐怕……
  
      “回谷去吧,怎么处理你们是师傅的事。”道衍说了这一句之后,转身便走,而小昭跟周芷若皆是耷拉着脑袋跟在道衍身后。
  
      道衍就这么带着小昭跟周芷若,还有杨逍父女俩一路回到了蝴蝶谷,回到了蝴蝶谷之后,苏信第一时间便面见了杨逍,对于自己的那两个弟子却是看都不看。
  
      小昭跟周芷若只能是跪在苏信的屋前。
  
      她们俩就这么一直跪了三天三夜,之间谁来求情,苏信理都不理。
  
      这三天里,苏信亲自出手,彻底治好了杨逍的伤势。
  
      他见到杨不悔时,杨不悔还亲昵的叫了他一声苏大哥,他听了心里顿时生出了一丝愧意,当初是他送杨不悔跨跃大漠去的光明顶,两人一路上朝夕相伴,也有几分感情。
  
      “杨兄,是我对不起你。”
  
      苏信对着杨逍行了一礼,杨逍连忙站起身来还了一礼,他摇了摇头,说道:“苏兄弟是苏兄弟,苏兄弟的弟子是苏兄弟的弟子。”
  
      听了杨逍的这句话,苏信也点了点头,他沉声说道:“我教徒无方,定会给杨兄弟一个满意的交代。”
  
      说着,他将道衍叫来,吩咐道:“你去把那两个孽徒叫来。”
  
      道衍领命而去。
  
      不一会儿,周芷若跟小昭便进了房间,两人齐刷刷的跪在了苏信的面前,而杨逍则是用无比仇恨的目光看着小昭,要不是苏信就在旁边,他当即就会出手。
  
      不过之前苏信说给他一个交代,他自然也要给苏信一个面子。
  
      “你们很让我失望。”
  
      苏信看着他的这两个徒弟,语气有些怅然的说着,他在听到花云关于这次峨嵋之行的汇报之后,心里已经无比震怒。
  
      他并不是在愤怒自己弟子手段的残忍。
  
      实际上,以前的他也是这般残暴。
  
      只是他残暴对待的也只是敌人,对于明教弟子,除了范遥是道衍的杀父之仇,实在没有办法之外,他从没杀过任何一个明教弟子。
  
      哪怕是为了得到乾坤一气袋,他也只是蒙面去抢,出招时留有分寸,不会伤了布袋和尚,他即便再不喜欢殷野王,也只是戏弄对方一番,也不会要他性命。
  
      但杨逍是光明左使。
  
      杨不悔亦是明教弟子。
  
      更何况,他在两人出谷之前,特别吩咐过决不能伤到纪晓芙分毫。
  
      杨左使的态度,关系到他能否成功整合明教,这是他的大事,他在这个世界最多还能待五年,他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不能伤害纪晓芙,是他千叮咛万嘱咐过的命令,他这两个弟子还是违犯了。
  
      小昭是他亲手养大的,结果因为自己的纵容溺爱,让她成长向了自己完全想不到的方向,变得刁蛮跋扈,这不要紧,但她实在是不知道分寸。
  
      这一点的确怪他。
  
      他因为对于原著里小昭的喜爱,让这份虚无的感情牵扯到了现实的自己。
  
      对这个弟子总是过分纵容。
  
      对于这两个弟子,毕竟十多年的朝昔相伴,她们的一身武功,都是他手把手交的,要说没有感情,那也不可能。
  
      苏信修炼到了明玉功第八重,这一重的明玉功灭心绝性太上忘情,练到这一重,一切的感情,都会被功法切断抹平,或许正是因为他还有着太多的私人感情的干涉,他始终做不到真正的灭心绝性太上忘情。
  
      十年过去,还是没能达到明玉功第八重的心境。
  
      而现在,或许是时候了。
  
      他现在看着正跪在自己面前瑟瑟发抖的两个徒弟,他的眼神逐渐变冷,他没有再说些什么,而是对着身旁的杨逍说道:“杨兄弟,这两个人如何处置,我就交给你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苏信眼中那一丝仅剩的感情羁绊,也化作了泡影。
  
      听到苏信的这句话,杨逍也是悚然而惊。
  
      他看着苏信,站起了身子,对着苏信拜了一拜,他吸了口气,说道:“苏兄弟是非分明,杨某实在叹服,既然圣火令是苏兄弟从波斯取回的,那按照几位先教主的遗命,教主之位自然由苏兄弟来坐,杨某麾下的天地风雷四门,定当听令!”
  
      说完之后,他看向了正跪着的那两个少女,他先是看向了周芷若,脸上犹豫了一下,才说道:“我跟周姑娘的比试是我技不如人,怨不得周姑娘,当初那次公平公正的比试我既然输了,自然不好再说些什么,我跟周姑娘,并无什么仇怨。”
  
      接着,他又看向了小昭,他虽然眼神里闪烁着极为仇恨的目光,但他还是极为克制的说道:“拙荆是技不如人死在她手里的,晓芙是峨嵋弟子,韩姑娘是明教弟子,双方争斗,死伤难免,这是常理,但我作为她的丈夫,自然要为妻子报仇雪恨,况且我的女儿……”
  
      说到这里,杨逍的拳头顿时攥的咯咯作响,他已经知道了在他昏迷时,这个恶毒的少女是如何折磨他女儿的事了,他听了之后直令他遍体生寒,无比憎恨。
  
      他难以想象,自己的女儿到底在那一过程里忍受了何种痛苦。
  
      他虽然心里恨这少女恨到了极点,他还是咬着牙齿,一字一顿的说道:“我杨逍顶天立地,有仇报仇,我也不怕别人说我以大欺小。”
  
      他一边说着,一边盯着小昭那惊慌失措的面孔,决绝的说道:“我再跟这位韩姑娘比试一场,我若赢了,自然为我爱妻为我爱女报仇雪恨,我若输了,那自然命当该绝,死也不会皱上一下眉头!”
  
      说完,他对着苏信拜了一拜,说道:“苏兄弟,我的要求就这么多。”
  
      “师傅!师傅!饶了我吧!饶了我吧!”
  
      跪在地上的小昭一听杨逍的话,她顿时就慌了神,原本她以为按照师傅对她的宠爱,最多最多责打一番也就了不起了,但没想到,却是这样一个结果。
  
      杨逍的武功如何她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自己哪里是他的对手。
  
      跟他比武,那自己定然是必死无疑。
  
      她膝行到苏信的身前,抱住自己师傅的双腿,泪如雨下,不断乞求着自己师傅,但苏信却只是用不带一丝感情的冰冷眼神看着她,衣袖一拂,便将其震开了。
  
      正在这时。
  
      黛绮丝跟韩千叶也来到了房内,他们方才躲在房外已经听到了苏信跟杨逍的话,他们进了房间,扑通一声跪下,两人不断乞求着杨逍跟苏信,但杨逍苏信两人却根本不为所动。
  
      跪在地上的周芷若看着面如死灰的小师妹,她刚想说上两句求情的话,但被自己师傅那森冷的目光一扫,登时一句话都说不出了。
  
      她自己都是戴罪之身,虽然杨逍并不为难自己,但还不知道师傅会怎么处罚自己,自己又怎么给小师妹求情。
  
      “走!”
  
      黛绮丝跟韩千叶见到求情无果,两人对视了一眼,狠一咬牙,就要准备抢着自己女儿冲出房去,结果他们只是刚刚站起身子,便直接飞了出去,摔到地上,吐出一口血水,挣扎了一下,再也没有了声息。
  
      一旁的杨逍无比心惊。
  
      方才苏信就站在他身旁,他可以无比清晰的感觉到苏信没有移动一步,但那两人却被击飞出去死掉了。
  
      对于龙王跟韩千叶的武功杨逍也清楚,这两人的武功都称得上当世高手。
  
      但就是这样两个高手,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死了。
  
      他对苏信的武功更是惊惧莫名。
  
      想到苏信哪怕是有这样的武功,还决定交出自己的弟子抵罪,他心里更是敬佩,觉得自己这教主,选的是再合适也没有了。
  
      “爹爹!娘!”
  
      小昭见到自己父母死在眼前,她悲鸣了一声,她知道自己师傅对她已彻底死心,她也不再求饶,只是跪在苏信面前恭恭敬敬的磕了三个头,感谢了师傅这些年来的传功之恩。
  
      之后她又跪到自己父母身旁,将他们两人那死不瞑目的眼睛闭上,而后站起身来,对杨逍说道:“左使既然要报仇,那便出门去吧,我韩昭虽是师傅弃徒,但学艺十载,也不敢坠了师门的声威。”
  
      说罢。
  
      她当先一人走了出去。
  
      杨逍对着苏信点了点头,跟在小昭的身后出了房间。
  
      “道衍。”
  
      这时,苏信叫了自己的大弟子一声,他说道:“等会把小昭跟她父母好好安葬吧。”
  
      “是,师傅。”
  
      道衍点了点头,领命而出。
  
      苏信瞧着小昭远去的背影,古井无波,已不带一丝感情的眼神里陡然间出现了一丝涟漪,他用只有自己才听得清的话说了一句。
  
      “是我害了她。”
  
      说罢,苏信收回了目光,眼神再次变的不带一丝感情。
  
      他看着仍旧跪在地上的周芷若,他沉默了许久,才开口说道:“我本应该杀了你。”
  
      “弟子愿受死。”周芷若听了并没有求饶,只是对着苏信磕了个头,伏在地上也不起身,似乎是等待着自己师傅一巴掌把自己拍死。
  
      苏信凝视了伏在地上的周芷若良久,他摇了摇头:“但凡你方才说出一句求饶的话来,我就会打死你……”
  
      周芷若听了身子颤了颤,但仍旧是伏在地上并不起身。
  
      正在这时。
  
      在屋外传来一声轻微的闷响声,苏信听觉极其敏锐,他已然知道,小昭已被杨逍一掌拍死,这一掌是杨逍含恨而发,一掌下去,便将小昭的脑袋拍了个粉粹。
  
      他这个平时最爱哭的弟子,这一次到死,却也没叫出一声。
  
      “小昭死了。”
  
      他淡淡的跟伏在地上的周芷若说了一句,周芷若身子震了震,仍旧是伏在地上。
  
      苏信摇了摇头,他方才已经彻底斩断了跟诸位弟子的感情,之前晦涩无光的明玉功第八重的疑难,亦在他心间豁然开朗。
  
      那无物无我物我两忘的太上忘情之境已经在他面前打开了通途。
  
      他现在正需要去闭关巩固他刚刚达成的灭心绝性太上忘情的境界,他对着周芷若摆了摆手:“你出海去吧,这辈子都不许再回中土了。”
  
      “师傅!”
  
      听到自己师傅的这话,周芷若痛哭了起来,她泣不成声的叫着师傅两个字,但苏信却不再看她。
  
      只是扔下了一本薄薄的小册子。
  
      这个小册子轻飘飘的落在了周芷若的身前,最后,苏信那淡泊的声音传入到了周芷若的耳中:“你的根骨是我几个弟子里最好的,悟性不比道衍差,将来的成就也最大,这册子上记下了我这十年来的感悟,算是给你的一份赠别之礼吧,不过我提醒你一句,这小册子上虽然写着至高无上的武道至理,但修为不到,看了反而有害无益……等你能看到那扇巍峨巨门的时候,你再翻看看吧,如果你终此一生都看不到那扇巨门,那便把这册子毁掉吧。”
  
      周芷若又在地上跪了许久,始终没再见到自己师傅出现。
  
      三天之后。
  
      她离谷而出,离开前,她到刚刚建好的小昭墓前放了一束鲜花,对于小昭的死,她心里有愧,要不是她一味的纵容,恐怕这件事也不会到这步田地。
  
      周芷若离开时。
  
      苏信正在闭关,他这一次斩断了他在这个世界上一切的感情牵绊,终究是达成了灭情绝性,太上忘情的境界。
  
      他细细的回忆着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点点滴滴。
  
      从被胡青牛救入到蝴蝶谷中开始,到出谷之后的种种所为,这一幕幕的情景,像是幻灯片一样不断的从他的脑海里划过。
  
      当时的他残忍暴虐,现在看来,却是有些可笑,他现在知道,那是骤然得到自身所驾驭不了的力量的反噬,他后来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陷入歧途,化身邪魔。
  
      要不是当初在武当山上跟张三丰的那一番畅谈,让他开始从新审视自己的武道历程。
  
      他现在恐怕已经彻底入魔,万劫不复。
  
      而这十年的洗心练性,让他从自己的武道历程里查漏补缺,修补心性上的缺陷,化掉真气里的魔念,从差点入魔的状态里解脱了出来。
  
      而这破而后立的过程,竟让他明玉功的修为突飞猛进。
  
      短短十年,便达到了明玉功第八重的绝巅。
  
      离着无人无我,物我两忘的太上忘情之境,也只是一步之遥,而现在,这一步也终究是做到了。
  
      “用自己的感情换来力量,这样的力量值得么?”苏信心里不由浮现出了这样一个疑问,他不知道答案,至于答案到底是什么,只能从之后的经历中寻找了。
  
      灭情绝性了的自己,还是真正的自己么?
  
      他不知道。
  
      “我也找到了属于自己的武道意志了。”在彻底巩固了自己无人无我,物我两忘的太上忘情之境之后,苏信在这个世界上要做的事情也只剩下了最后一件。
  
      那便是彻底凝聚出自己的武道意志,并且将自己的武道意志烙印在那登天之路上,而自己武道意志的正式凝聚,还需要最后一步,那便是一统天下的涛涛大势,滚滚洪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