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赋不错周芷若

第一百四十八章 天赋不错周芷若

    “如意兰花手?”
  
      听到这个名字,周芷若眨了眨眼睛,她不懂武功,只是觉得这名字挺好听的,又想到之前苏大……师傅教给她的那门武功的名字叫玉女兜罗手,也是一个极好听的名字。
  
      “难道师傅会的武功名字都这么好听?”
  
      苏信自然不知道周芷若此时的小脑袋里正在胡思乱想一些不着调的事情。
  
      他继续说道:“我会先传你这门如意兰花手最基本的入门功夫,三个月之后我会考校你,达到我的要求了,我会收你做我的真传弟子。”
  
      这话听得周芷若有些奇怪。
  
      她疑惑道:“师傅不是收下芷若做弟子了么?”
  
      苏信笑了笑,淡淡的说道:“我的武功极不好练,天赋不高的弟子,我是不收的,我看在你爹爹是义军领袖又是明教弟子的情面上才收你做记名弟子,但如果你达不到我的要求,也只能是个记名弟子罢了。”
  
      “芷若一定会努力练功,不会让师傅失望的!”周芷若听了也不生气,而是昂起小脸,攥着小拳头,信心满满的说道。
  
      “努力?努力可远远不够,你要做的是拼命,你想要给你爹爹报仇,必须要把自己的命豁出去,这门如意兰花手并不好练,我三个月之后的考校,也没那那么容易通过。”说完之后,苏信便教给了周芷若如意兰花手的入门功夫,让她到一旁认真练习去了。
  
      “苏兄弟是不是对她太过严苛了?”
  
      刚才苏信教给周芷若如意兰花手时并没有避讳常遇春,常遇春见到这门武功精奥艰深,就算是他都看的眼花缭乱,不明所以,觉得要三个月就将其练成,实在是太过于强人所难了。
  
      “芷若还是个小孩子,她……”
  
      “常兄弟,我现在是她的师傅。”而苏信却直接出言将他的话打断,说道,“况且复仇者里没有什么小孩子跟大人的区别。”
  
      “哎,复仇……”
  
      听到苏信的话,常遇春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我真希望她能快快乐乐的长大……”
  
      苏信笑了笑,说道:“子非鱼安知鱼之乐?”
  
      “我刚才教给她的,不过是如意兰花手入门的基础功夫,要是连这点东西三个月都学不会的话,那以后也不要说报仇的事了。”
  
      一边说着,他一边看向了正在旁边一脸认真的练习着周芷若,她有玉女兜罗手的手上功夫筑基,再练习起这如意兰花手自然是得心应手,不一会儿就练的似模似样了。
  
      一旁的常遇春见了周芷若十根手指轮番变幻,犹如兰花盛开,清雅秀丽,嘴里也不由啧啧称奇起来。
  
      他有些惊喜的说道:“没想到芷若这孩子的天赋竟这么高!”
  
      见到周芷若这么快就能入门。
  
      苏信也满意的点了点头,心里想着,不愧是原著里的女二号,速成版九阴真经几个月就能练到小成的天才,果然是天赋惊人。
  
      苏信想到。
  
      “要是我这十年尽心教导你,不知道十年之后,能不能达到原著张无忌的程度?”
  
      在古龙的原著里面,这如意兰花手便是极难练成的一门武功。
  
      如意仙子是武林上不世出的才女,天赋惊人,哪门哪派的武功,只要是被她瞧上一眼,她就能使得上手,但练这如意兰花手,还是整整花去的三年的时间。
  
      但她的女儿练这如意兰花手,有如意仙子尽心教导,花了三十年都没入门,最后竟然练的心力交瘁,呕血而死。
  
      这是极吃天赋的一门武功。
  
      好在周芷若不缺天赋。
  
      “不说她了。”
  
      苏信从周芷若身上收回目光,他看着常遇春,笑着说道:“常兄弟有气吞山河之志,十年前你便说过将十万众驱除鞑虏,怎么现在反而这么消沉?”
  
      听苏信这么一说,常遇春脸上露出了羞愧的神色:“那都是少不更事说的大话,哪里能当真……”
  
      谁知道苏信却认真说道:“我可是当真了的。”
  
      他说道:“当初在袁州时我就见常兄治军极严,军阵严整,跟其他义军的杂乱无章截然不同,我就知道常兄是不可多得的将才,将来必能封侯拜相,功成名就,现在天下板荡,烽烟四起,正是大丈夫提三尺剑立不世之功的大好时机,怎么常兄弟仅仅因为一次失败,就消沉至此呢?”
  
      “我……”
  
      苏信的话说的常遇春有些哑口无言。
  
      他本是个极其骄傲自负的人,在数年之前,脱脱大军围攻袁州时,他不但凛然无惧,甚至还生出了要帅军击溃脱脱的大军,然后一路北上,直捣黄龙,直接把大都给打下来的打算。
  
      结果脱脱用兵老辣,步步为营,根本不给他野战的机会,靠着十数倍于他的实力,硬生生把袁州义军给耗死了,让他一身本事,根本就没有得到施展的机会。
  
      现在被苏信这么一说,常遇春也从当初失败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他感激的对苏信点了点头。
  
      “大恩不言谢,我常遇春欠你一个人情!”
  
      “这有什么好谢的,咱们都是明教弟子,自然都要矢志反元了。”苏信轻笑了一声,接着又问,“这回你接下来总有打算了吧?”
  
      “有一点了……”
  
      常遇春仔细想了想,说道:“之前我听说彭莹玉跟徐寿辉集结了我家主公的残部又要起事,我准备伤好了,便去投奔他们。”
  
      “彭莹玉?”
  
      苏信听了常遇春的话之后,却笑了笑,摇了摇头。
  
      常遇春疑惑着问道:“怎么?苏兄弟觉得我这么做不妥?”
  
      “五散人一直奔走来抗元的第一线,尤其是彭和尚,更是身先士卒,不畏生死,的确是一等一的好汉子,不过……”苏信对彭和尚的勇气跟胆魄都十分佩服,但对他起事的手段,就不怎么看在眼里了。
  
      “不过什么?”
  
      常遇春也知道一般人说话,不过二字后面的才是这人的真实意思,现在见到苏信突然住嘴不言,他连忙追问。
  
      “没什么。”
  
      苏信总不能跟他说农义起民的局限性这种跨时代的话。
  
      便只能说道:“他不懂得高筑墙,广积粮,缓称王的道理,据说让周将军建号称王的就是彭和尚的主意?这真是一大败笔,不然你们何以会败的那么迅疾……听闻他这次不知悔改,还要让徐寿辉再干一次建号称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