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一百零四章 一步一个脚印

第一百零四章 一步一个脚印


  这名华山弟子面色通红,神色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高个老者,张着嘴,啊啊啊啊的说不出话来。
  “师弟,你先放手。”
  高个老者旁边的矮个老者这时轻声说了一句,高个老者一看才知道自己拽着这弟子的衣领太紧,竟是勒着了这弟子的脖子。
  高个老者松开了手之后。
  这华山弟子猛烈的喘了几口气,这才结结巴巴的说道:“白……白师叔……他……他……”他说了几句,又看了看四周,接下来的话便有些说不出来了。
  “有什么不好说的,这里都是武林上的朋友,但说无妨!”
  矮个老者眼神一凛,沉声了说了一声。
  得到了矮个老者的首肯,那华山弟子只能是点了点头,把先前只说了一半的话说了出来。
  “白师叔他……他死了!”
  “什么!”
  这华山弟子的话刚一说完。
  旁边坐着的鲜于通脸上瞬间就是一变。
  原本他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表情,现在脸上已经变的无比悲戚哀伤。
  他猛的一拍身旁的桌子,那张木桌顿时被打的四分五裂,同时他嘴里也大叫了一声,竟然吐出了一口鲜血,直挺挺的晕倒了过去。
  “鲜于兄!”
  “鲜于老弟!”
  见到鲜于通陡然间晕倒,场面上顿时爆出了几声惊呼。
  几人连忙上前,又是渡气,又是掐人中,又是喂服丹药,搞了好大一会,才把鲜于通救醒。
  “哎,白师侄是鲜于师侄的大师兄,鲜于师侄拜入我华山派时年岁尙小,而掌门师兄事务繁忙,平时教他习武练功的,倒多是白师侄了,是以鲜于师侄跟白师侄的关系极好,亦师亦兄,这次掌门之位原本鲜于师侄是要退出的,是白师侄执意要让他参加,说要是鲜于师侄自己退了,那他这个掌门当的也不够光明正大,即便当了掌门,又有什么意思!”
  一旁的矮个老者对六大派的几位朋友解释了一下。
  “哎,鲜于兄倒也是兄弟情深。”张松溪听了,想到数年之前他们兄弟五人得知张翠山失踪生死不知的消息后的反应,何尝不是如此肝肠寸断,他心有所感,不由得感叹了一下。
  而殷梨亭也是默然不语,显然也是想起了于他关系最好的五哥。
  “阿弥陀佛……”空智大师眼中闪过了一丝黯淡的神色,摇了摇头,空中念了一声佛号。
  昆仑派的铁琴先生以及崆峒派的三老也是对华山二老说着遗憾的话,就连之前不断大放厥词唐文亮此时也不敢再说那些令人不快的话语。
  只有峨眉派的那三人则是孤零零的站在一旁。
  她们三个小辈,身边的都是各派的大佬,自然没有她们说话的余地了。
  “鲜于前辈跟白前辈的关系肯定好的不得了。”纪晓芙素来心善,她见到鲜于通只是听到了白垣死了消息,便哀痛的直接吐血晕倒,她心里也不由恻然。
  但她旁边的丁敏君却撇了撇嘴,哼了一声。
  她低声用只有她们峨眉派三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道:“谁知道他是不是装的,毕竟他可是跟白前辈争掌门之位呢,那可是六大派的掌门,谁不想……”
  “丁师妹!”
  一旁的静虚这是低喝了一声,丁敏君闻声立时就悻悻然的收了声。
  正在这时。
  几名华山派的弟子抬着一张门板来到了广场上,在这张门板上,正躺着一具尸体。
  “白师兄!”
  刚刚被救醒的鲜于通一看到这具尸体,登时便从地上站了起来,他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去,嘴里无比悲痛的痛呼了一声。
  豆大的泪水,就像是断了线的珠子一般,从他的眼眶里滚落下来。
  白垣死去已经几日了。
  尸体已经开始腐败,一股难闻的尸臭味不断的从尸体上散发而出,一些离着远的,尚且用衣袖遮住了口鼻,但这鲜于通却是根本不避这恶臭,直欲扑在这白垣的尸身上。
  众人看的也是不禁耸动,皆是暗叹这鲜于通不愧是人人称颂的君子,跟自己师兄的感情竟好到了此种程度。
  “鲜于师叔!鲜于师叔!白师叔的尸体上有毒!”
  就在鲜于通要扑在白垣的尸体上的时候,一旁抬着尸体来的几位华山弟子一把抓住了他,他们死死的拽着鲜于通,嘴里不断说着尸体上有毒的话。
  那鲜于通一听,他连忙往白垣的尸体上仔细瞧了两眼,这一看之后,他脸上顿时神色大变。
  他颤声说道:“是……是金蚕蛊毒!是明教的人干的!我曾在多年前见过明教的人用过这种奇毒,白垣师兄定然是在外杀了明教的妖人,这才遭到了明教的毒手!”
  “金蚕蛊毒?”
  在场的众人听到‘金蚕蛊毒’四字,年轻的不知厉害,倒也罢了,各派耆宿却尽皆变色,有些正直之士已大声斥责起来。
  原来这‘金蚕蛊毒’乃天下毒物之最,无形无色,中毒者有如千万条蚕虫同时在周身咬啮,痛楚难当,无可形容。
  武林中人说及时无不切齿痛恨。
  这蛊毒无迹象可寻,凭你神功无敌,也能被一个不会半点武功的妇女儿童下了毒手,只是其物难得,各人均只听到过它的毒名,却没有真见过这天下凶名赫赫的奇毒。
  这番听到白垣中的竟然是这种奇毒,纷纷向着门板上那具腐尸看去,但此时这具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早已经面目全非,哪里还能见到原本的模样。
  “这魔教也太歹毒了一些!”
  “哼!魔教的人心狠手辣还用说吗?那封开府的金瓜锤方评方老前辈一家老小被谢逊屠杀殆尽才过去几年?”
  “还有那……”
  “明教!”
  鲜于通突然大喝了一声。
  “今日我鲜于通请诸位江湖朋友做个见证!”
  他一边说着,他一边抽出身旁一位弟子的长剑,两指捏着剑尖,微一运力,只听得崩的一声,这柄烂银似的长剑便被他用手指给掰成了两截。
  他伸手指了指天,又指了指手里的断剑,厉声说道。
  “苍天在上,我鲜于通在此立誓,此生不灭魔教为我白师哥报仇雪恨,必如此剑,不得好死!”
  “好!”
  “有气魄!”
  “灭魔教算上老子一个,老子的师妹便是被魔教的贼子给先……”
  “哈哈哈哈!”
  正在那些武林人士为鲜易通的誓言喝彩之时,从这广场之外,传来了一阵大笑之声。
  这声音如同惊雷,滚滚作响,那些江湖人士一听,顿时便感到气血翻涌,头昏脑涨,难受的厉害。
  他们不由向着声音传来的地方看了过去。
  只见到一个十七八岁,穿着一身白袍的年轻人,领着一个才十岁上下的孩童,正一步一步的向着广场上走来。
  这个年轻人一边笑着,一边迈步前行。
  他每踏出一步,地面铺着的坚硬青石,竟然是烂泥一般,被他一脚踏软挤开,留下了一个深达脚踝的脚印。
  这深入青石的脚印,从他身后,一直不断的延伸,似乎绵延无际,一直到了华山之下。
  仿佛他就是这样一步一个脚印的走上了这落雁峰来。
  众人一见此景,无一不面露骇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