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七十九章 扩廓帖木儿

第七十九章 扩廓帖木儿


  “师傅,先前还担心寻不到这苏信的踪迹,有了陛下赐下的这御犬,倒是简单的多了。”
  一位年轻一些的喇嘛笑着对那巨汉番僧说了一句。
  “这狗子确实好用。”见这么快就有了线索,巨汉番僧也点了点头,冷峻的面庞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些番僧手中牵着的这几只机警神骏的狗子都是妥懽帖木儿豢养的猎犬。
  这些血统纯正的牧羊犬经过训练之后,最擅长追迹寻踪。
  在山林、草地亦或者是雪原上,只要让它们嗅到一点点猎物的气味,这些猎犬便能循着味道,将臧的严严实实的猎物给揪出来。
  这些番僧接到旨意之后,立刻便去汝阳王府要了几件绍敏郡主穿过的衣物。这几只狗子嗅过之后,很快便确定了那掳走郡主的贼子逃走的路线。
  现在看这些狗子的反应。
  那个叫苏信的,应该就藏在香山里的某处。
  巨汉番僧叫做龙象上人,修炼的乃是密宗的护教神功龙象般若功,乃当今大元天子供奉的密宗诸多喇嘛里的第一高手。
  他身材魁伟,天生神力,又修炼了龙象般若功这门功法后,更是有了无穷的神力,两条膀子随便晃一晃,便是几千斤的力气。
  之前他曾试练过五马分尸。
  用五匹骏马拉着他的四肢跟头颅同时奔跑,他一运劲,便将这五匹骏马给倒拽了回来。
  他还曾扎好马步,胸前抵上一根原木,一二百人一齐使力,都推不动他分毫。
  之前听说汝阳王府那扇几千斤重的大门被人一掌轰飞,他心里就生出了想要与其一较高下的念头,之后又得到追捕这叫苏信的贼子的天子旨意,心里更是无限欢喜。
  他已经在遐想这苏信被他无穷巨力的一拳轰爆了脑袋,血肉横飞的惨状。
  与此同时。
  在朦胧月光的照耀下,汝阳王府里陡然间冲出了数十名骑士。
  当先一匹最神骏的黑色骏马上的是一名长相英武的年轻人,大概也就是十八九岁的样子,这年轻人面容冷峻刚毅,眼睛精光四射,虎虎生威。
  在这年轻人的旁边,除了几名普通的王府护卫之外,是断了一条臂膀的刚相。
  刚相的断臂只是略作了包扎,包扎处隐隐的还可以看到血水隐隐的渗出。
  刚相对这年轻人极为谦恭,显然这年轻人的身份极高。
  在这两人的身后。
  则是紧紧跟随着二三十个长相怪异,不像是中土人士的僧人,这二十多个僧人穿着一身宽大的白色僧袍,皆是沉默寡言,一言不发。
  当先的年轻人一脸的风霜之色,眉宇间可以看出他的疲惫。
  “小王爷,咱们这是去哪?”
  年轻人听到身旁一名属下的话,他深吸了一口气,沉声说道:“父王让我先马不停蹄的回大都,立刻去找一位住在大兴坊的书生,让他帮忙来找寻妹妹。”
  “书生?”刚相听了后哼了一声,他今天亲自见识过那苏信的可怕,一个书生又能有多大的本事。
  年轻人点了点头。
  他继续说道:“父王说这书生极有才华,之前考中过进士,外放地方之后破了好几个无头大案,很有名声……”
  “也是,郡主被贼人掳走,咱们首要做的便是先找到那贼子的踪迹!”
  刚相听了不由点了点头,他想起之前龙象上人那群密宗的喇嘛来拿郡主日用之物,靠猎犬追踪的事情,连忙对着年轻人说了一边。
  这年轻人听后点了点头,道:“他们那也是个办法,但他们找他们的,咱们找咱们的,咱们王府,可不会随便欠他人的人情!”
  说着。
  这年轻人在一座普通的民居前勒住了马。
  他左右看了看,点头喃喃自语道:“错不了,就是这了!”
  说完,他一挥手。
  马上就有两个手下跳下马来,来到那户民居门前,飞起一脚,只听到砰的一声,直接就把那两扇紧闭着的木门给踹飞了出去。
  之后,这年轻人便在众人的簇拥下进了这家民居的宅院。
  听到外面的破门之声。
  屋内马上就传来了一阵细碎的响动之声。
  一个书生打扮,年龄大概在三十岁上下的男子从屋子里走出来,他第一眼便看到了最前方的那两名王府护卫。
  这王府护卫都是汝阳王从军中选的,面容凶恶,这男子以为家里是来了强盗,见这两人,眼睛一眯,二话不说便是一掌打了过去。
  这书生别看打扮的文质彬彬,但手上的武功却当真不弱。
  这两名汝阳王府的护卫也算是悍勇之人,更是在战场上身经百战,结果却被这书生轻而易举的两掌打在胸口,扑倒在了地上。
  “住手!”
  见到这书生与自己的护卫起了冲突,那年轻人眉头一皱,嘴里立刻就大喝了一声。
  同时手臂一挥。
  他身后那二十多名域外模样的和尚一涌而上,将这个小院团团包围了起来,而那三十岁左右的书生,自然也被这二十多人围在了当中。
  看这二十多僧人的身手,皆有一身上乘的武功。
  这时。
  书生才看到自己院子里闯入了这么多人,他扫了扫周围这二十多个蛮夷模样的和尚,神色间也不慌乱,反而是向着那明显是首领的年轻人望了一眼,
  这一望之下,这书生不由得惊疑了一声。
  他平日里喜好占卜相面之学,对这象纬之术最为拿手,十数年来,凭此观人断事,从未失手。
  他一见这年轻人,见对方面容奇伟,马上便从对方身的命格里感到了一股难言的贵气,这股贵气不仅仅是指对方的身份,更是指对方将来能成就的功业。
  这个年轻人,不简单。
  很不简单。
  他看着这年轻人,眼神闪烁,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而那年轻人也深深的看着这其貌不扬,平平无奇的书生,他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为何对这人如此赞誉有加,不过既然是他父王的旨意,他也不会违背。
  他对着那书生抱了抱拳,高声说道:“在下乃汝阳王之子扩廓帖木儿,汉名叫做王保保,阁下可是青田刘基?”
  “正是在下,不知小王爷深夜到此破门而入,可是在下犯了什么大罪,要拿去下狱不成?”
  那书生听闻此人乃是权倾天下的汝阳王之子,神色一凛,但他很快就恢复如常,先是不卑不亢的向对方拱了拱手,而后又不咸不淡的反问了一句。
  香山金光寺内。
  这间破败的寺庙只有一间厢房,苏信三人也都在这一间房子里入睡,好在房间里是一张大通铺,即便是躺上三人也不显得拥挤。
  赵敏肿着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一旁的苏信,眼神里闪过一丝恨意。
  此时苏信已经睡去。
  而道衍甚至还翻了个身,喃喃自语的说了一句除他自己之外,谁也听不清的梦话。
  那柄削铁如泥的倚天宝剑就在一旁放着,触手可及。
  赵敏伸手将这柄原本她从自己爹爹的书房里偷出来的宝剑拿在手里,苏信仍旧紧闭着双眼,动也没动一下。
  她的心脏扑通扑通的挑着,她的内心深处不断的有个声音告诉着她,让她抽出宝剑,将眼前这两人砍死,那她就能得救了。
  这个声音很有诱惑力。
  赵敏差点就忍耐不住,但她脑海里一想起睡觉前那个大恶人拍着自己肩膀笑眯眯的跟自己说的那几句话,她就想起那个老和尚的结局,心顿时就凉了半截。
  她深吸了一口气,将这个念头压下了心底。
  她轻巧的从床上下来,拿着倚天剑,像一只小猫一样轻手轻脚的从房间里出来,来到了院子里。
  寺庙的大门仍旧是敞开着。
  但赵敏此时却没有一点想逃走的念头。
  并不是她不想逃。
  而是她很聪明。
  她知道她是无论如何都逃不走的,既然逃不走,又何必冒那么大的风险。
  “玉女剑十九式!”
  她脑海里回忆着之前那个大恶人演示过的剑法,深吸了一口气,将手里那柄倚天剑拔了出来。
  说来也怪,这柄之前在王府里她拿着还觉得颇为沉重的宝剑,此时握在手里,却像是捏着一根树枝一样,不但一点也不重,反而是轻松极了。
  在那间厢房里。
  正闭目沉睡的苏信嘴角突然翘了翘,露出了一丝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