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六十九章 我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

第六十九章 我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


  灭绝知道眼前年轻人的武功远非自己能比。
  她这一掌也并不奢望能伤到对方。
  她只是希望这年轻人能在这凝聚了自己毕生功力,威猛无助的掌力之下避退一二,那她便可以冒着被对方击伤的风险,上前去抢起倚天剑,拼着硬吃对方一掌,拿到倚天剑后,再趁机逃离。
  但哪想到,这年轻人却是闪都不闪,避都不避。
  苏信蹲身拾剑,侧身对着灭绝,原本灭绝的这一掌在苏信的视线之外,但苏信像是头顶长了眼睛一般,随手就是一掌对了过去。
  灭绝看到苏信手掌如玉如冰,竟然比少女的柔荑还洁白细腻的多,但这一掌的掌力却如钢似铁,至刚至猛,蕴着无坚不摧的力道,半点少女的娇柔也无。
  这对立却又和谐的一幕,连她也不由动容。
  只听到啪的一声。
  灭绝跟苏信两掌一对,苏信身子晃都没晃一下,他收掌而回,像个没事人一样,从容的从地上捡起了倚天剑的剑身跟剑鞘,细细的观摩一会,赞叹了一声‘好剑’之后,方才将剑收回到了剑鞘当中。
  而灭绝刚一跟苏信一对掌,便感到一股排山倒海一般的力道袭遍了全身,她身体如遭雷击,登时就酸麻了半边身子,一口鲜血喷出,又连退了七八步,直到一掌撑在身后的一座假山上,那假山砰砰砰的碎成了一堆乱石之后,方才卸掉了身上的力道。
  但此时灭绝已经面色灰白,气若游丝,身受了极重的内伤。
  还不等她缓一口气,她面色突然间大变。
  她想都不想的挥起手臂,右手四指并拢成掌,一记狠厉绝伦的手刀,就向着自己的左臂斩了下去。只听到咔嚓一声,灭绝的左臂齐肘而断,而那落到地上的半截断臂也砰的一声,碎成了无数肉块。
  “可惜……”
  见此一幕,苏信也有些遗憾的摇了摇头,他之前以一招降龙十八掌里的‘震惊百里’跟对方对了一掌,同时还在这降龙掌的掌力后面暗藏了一股北斗神拳的劲力。
  没想到这股劲力刚一进入对方的体内,便被察觉。
  他也没想到对方竟如此决绝,刚一察觉,便直接斩下了半条胳膊,将自己那股北斗神拳的劲力留在了那半截断臂上,没能让这股灭绝一切生机的劲力继续顺着手臂上的经脉蔓延下去,这才有了北斗拳劲爆发,那截断臂炸碎的事。
  要是这尼姑没及时的切断手臂,那最后碎掉的,可就不是半条胳膊那么简单了。
  苏信看着这中年尼姑,笑了笑,道:“灭绝师太的武功果然名不虚传。”
  刚才跟这尼姑对的那一掌,苏信就感到了对方虽是女子,但内力的属性却至刚至阳,这样的内功,再加上那一身如火纯青的峨嵋武功,他哪里还认不出这尼姑正是峨眉派的掌门灭绝师太。
  他这话也是心里话。
  灭绝能接他一招降龙十八掌只受了重伤,能第一时间就发现他暗藏的北斗拳劲并立时断臂,都显示出了这位峨嵋派掌门一代武林宗师超绝的武功跟心性。
  在苏信的眼里,只是这份本事,就足够灭绝自傲了。
  灭绝却是冷笑了几声,飞快的伸出手指点了几个穴道止住了血。
  她看着苏信那副淡然轻笑的样子,眼神里有着说不出的怨毒、厌恶、仇恨,简直倾尽东海之水,也难以洗刷,但她也知道,这年轻人的武功之高妙,手段之狠毒,实在不是自己所能匹敌。
  更何况她现在已然断臂,还身受重伤,再留在这里也只能是死路一条。
  但她知道,她不能死在这里,她还背负着一个绝大的秘密,这个秘密事关重大,远高过自己的生死,自己身死是小,但这秘密却绝不能断在自己这里。
  想罢。
  灭绝提起体内残存不多的真气,用出轻功,身形一闪,就向着远处飞去。
  苏信也没有追赶。
  只是随手弹出了一颗石子,打瞎了灭绝的左眼。
  他跟峨嵋派无冤无仇,也不需要赶尽杀绝,况且峨嵋毕竟是郭巨侠的女儿传下的道统,他给这位为国为民的巨侠一个面子也未尝不可。
  况且灭绝只是一只峨嵋败犬罢了。
  等日后再遇到,她要是记不住今日的教训,还敢跟自己作对,那再拍死也不迟。
  苏信看了看自己手里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倚天剑,又看了看不远处的刚相,心里顿觉无尽欢喜:“没想到我今天运气真是不错。”
  他走向之前被自己一脚踢乱了体内真气,到现在还没平复,只能躺在地上动也不能动一下的刚相,居高临下的问道:“你既然是金刚门的弟子,那我问你,你金刚门的疗伤圣药黑玉断续膏在哪里?”
  刚相面色惨白,疼的满脸是汗,他的面相狰狞凶恶,眼睛死死的瞪着苏信,他冷笑了一下,咬着牙齿,一言不发,呸的一声,就向着苏信吐了一口唾沫。
  但苏信的武功已经到了化境。
  他见到刚相喉咙一动,便猜到了对方的想法,身子只是微微一动,便闪了过去。
  见刚相一副视死如归,绝不开口的样子,苏信也不生气。
  他知道像是刚相这种无惧生死的人,你给他用刑逼他就范是没用的。
  对付这种人,要么是用药物,人的意志是对付不了化学的力量的,就像是自己当初从史火龙嘴里逼问降龙十八掌的口诀一样,但现在自己也没有夺魂丹,这个方法自然是行不通了。
  要么就是用他最在意的东西来威胁他。
  至于他最在意的东西的么……
  苏信笑了笑,他将呆滞在一旁的小郡主撕扯了过来,让刚相能看清这小郡主此时瑟瑟发抖的样子,然后伸手按在了小郡主乌黑的头发上。
  他淡淡的说了一句:“我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说罢,苏信也不再言语,只是静静的看着刚相。
  这小郡主还是很硬气的。
  她虽然心里害怕,身子也不由自主的颤抖着,但却始终紧咬着嘴唇,一句求饶的话也不说,眼眶了噙满了泪水,但却没流下一滴。
  这个才五岁的小姑娘用一种又恶又凶的目光看着苏信,一边咬牙切齿,一边哽咽着说道:“我……我日后……日后定然要……要把你大……大卸八块,碎……碎尸万段……”
  不过这小郡主说着说着,她的身子却颤抖的越来越厉害。
  白皙的精致面庞也变得铁青。
  “我……我好冷……呜呜……冷……好冷……呜呜……呜呜……爹爹……敏敏……敏敏好……好……”
  陡然间,小郡主声音一变,语气变得可怜兮兮的,再也不复之前的凶恶。
  呼出来的气息也变得寒冷。
  她觉得自己浑身上下冷的厉害,就像是落入到了冰窟里,手脚都都变得麻木,逐渐失去了知觉,甚至就连意识都快要被这突然从身体里突然涌出的酷寒夺取。
  不由自主的,她原本噙着的泪水也开始不受她控制的顺着面颊滚落,只是这泪珠从眼眶里滚出的时候还是热泪,但在面颊上一滚,落到地上,却变成了一粒粒冒着寒气的冰珠。
  刚相不顾自己的痛苦,咬着牙,挣扎着伸手一摸小主人的小手。
  然后他的那只粗糙的大手就像是被针扎了一般猛地弹了回来,他面色变的无比惶恐,他方才摸到的那里是自己小主人的那只细腻柔滑的玉手,分明是一块僵硬冰冷千年不化的寒冰!
  他恐惧的看着苏信,嘴里又是乞求,又是疯狂的嘶吼着:“住手!快住手!求求你,快住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