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三十八章 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第三十八章 土鸡瓦狗,不堪一击


  那居中调度的曹德旺看到苏信不退反进,直接闯入到了大阵当中,心里顿时就是一喜。
  马上就发出了全力攻击的指令。
  这打狗大阵的威力他最为清楚,当初在百多年前的君山大会上,他们丐帮就曾用此阵差点把郭靖跟黄蓉毙于此阵之下。
  而当时的打狗阵才有几人的规模?
  现在这大阵由千人同演,再加上后来黄帮主的改进,论起威力来,比在君山所用的那套阵法,又强出了何止十倍?就算是面对千军万马,曹德旺自付只要有此阵在手,也不惧怕分毫,就算这苏信真得了那白驼山的真传,他也不信,对方年纪轻轻的,就能比当时的郭巨侠还要厉害!
  苏信虽然狂妄,但也不傻。
  他敢闯入这大阵当中,自然是对于自身武功的自信,但进得大阵之后,他却机警非常。
  只听到‘嗖’‘嗖’几声破空之声,苏信便看到四周几十根长棍向着他投掷而来,而听这力道,投掷这木棍的,定然是膂力极强之人。
  苏信明玉功到了第七重,早已洗脉伐髓,虽然没有绝代双骄里的邀月宫主百丈方圆内树叶落地之声皆可听闻的非人境界,但十丈之内,也能落针可闻。
  甚至苏信都不需要用眼睛去看。
  只是耳朵一动,便知晓了这掷来的木棍的数量以及方位。
  “一共是七十二根木棍……”
  “方位……嘿!周身大穴,死伤要害无所不包啊……”
  苏信只是冷笑了一声,他脚下看似缓慢,实则极快的速度连续踏出了几步,众丐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眼中顿时失却了敌人的身影,在定神看时,却发现在自己的眼中,竟然出现了无数个对方的身影,而投掷而来的几十根木棍皆是擦着他的衣角飞了过去。
  只听到叮叮梆梆的声音响起。
  那几十根瞄准了苏信周身所有要害的木棍,全都击在空处,落到了地上。
  苏信像是一只随波逐流的游鱼一般在这无数棍影交织的天罗地网大阵中闲庭信步。
  似乎是早有预料。
  之前那掷出木棍的群丐则是面色不变,猛然从腰间抽出了一柄闪亮的钢刀,紧接着马上又是无数破空的声响响起,苏信眼神一扫,就看过又是几十根沉重的木棍被人投掷了过来。
  那些手持钢刀的群丐也不来劈砍自己。
  而是突然砍向了空处。
  “有点意思……”
  但苏信眼神却是陡然间一凛,这群丐劈砍的那些空处,有许多正是自己先前的那种身法将要闪避的方位。
  如果自己还像之前那般闪躲的话,那自己就会主动撞到对方劈出的刀锋之上。
  苏信并不觉得这些丐帮的弟子能够看得清自己方才的动作。
  而他们现在却能未卜先知一般,在自己闪躲之前就先做好了预备,显然是这打狗大阵的缘故。
  这大阵定然有着什么原理,能够通过种种手段试探出被困之人的武功路数,然后提前断其去路,一次次的试探,一次次的断其去路,只要是不能一次冲破这大阵的敌人,都能通过这种方法,将其逼入到绝境。
  到最后闪无可闪,避无可避,只能被乱刀砍死。
  “不愧是昔日天下第一大帮的护帮大阵,虽然丐帮没落了,但这大阵确实有可取之处。”
  苏信也是不由得点了点头。
  虽然原著里张无忌轻而易举便破了打狗阵,但那个打狗阵才二十几人组成,比起自己面对的这个,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苏信却仍旧是不以为意,他这次又展现了一次跟之前完全不同的轻功身法,再一次再从那突然掷来的几十根木棍丛中穿梭了过去。
  而那些持刀埋伏的丐帮弟子,手里的钢刀自然是砍到了空处。
  没有等到他们要等的猎人落入网窝。
  在阵中指挥调度的曹德旺见到如此一幕,脸上顿时露出了极为遗憾的神色,见到苏信的武功如此之高,他对于苏信的戒备更是提高了一层。
  “试探的也差不多了,也该破阵了……”
  苏信扫了一眼正逐步逼近他的丐帮群丐,洒然一笑,之前这些丐帮弟子用打狗阵来试探自己的武功路数,自己何尝不是在试探他们的针法变化。
  虽然他不懂奇门遁甲五行术数,看不透里面的奥妙,但可不代表他看不穿他们的方位移动之间的变化,他不但有着系统附带的过目不忘的能力的,他更是一位武学宗师。
  苏信默默的扫了身前一眼。
  包围着自己的群丐或口唱莲花落,或呻吟呼痛,或伸拳猛击胸口,或高叫:“老爷、太太、施舍口冷饭!”苏信知道这些古怪的呼叫举动,旨在扰乱敌人心神。
  群丐脚步错杂,进退趋避,严谨有法。
  显然是一门高妙的武功。
  经过之前的试探,他对于这些乞丐的进退方法,脚步的变化,方位的转变,已然了然于胸。
  “等一会我要全力施展,雷霆万钧之下,未必能把我那徒儿护到周全……”
  想及此处,他身形一闪。
  他之前早已将这些丐帮弟子身形变换的顺序,时间,间隔甚至是步伐都记在了心中。
  这一闪之下,竟如同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一般,只是一瞬,便从这打狗大阵中穿了出来,当真是一进一出,来去自如,仿若这打狗阵根本不起作用了一般。
  他闪出打狗阵来,提留着自家徒弟的领子,一跃而起,直接放到了旁边一颗大树的树杈之上,随口说道:“你现在这待上一会,师傅去去就来。”
  也不待姚天僖的回答。
  他便从大树上跃下,身影又是一动,旁若无人一般,又重新进了那打狗大阵当中。
  之前曹德旺看到苏信轻而易举便脱阵而出先是吃了一惊,但还不等他反应过来,却又看到苏信又回返到了阵中。
  见到苏信想进便进,想出便出,显然是已经看穿了大阵运行时的变化,他脸色大变,连忙举起手里的长棒,施展了一招打狗棒法里的招式,同时嘴里大喝了一声:“变阵!”
  不过仍旧是晚了一步。
  苏信的轻功全力施展开来,身体依然化成了一道淡淡的虚影,之前那些丐帮弟子还能看到眼前出现了无数个身影,现在苏信在他们的眼中却如同鬼魅一般,连看都看不到了,甚至他们还不等反应过来,只看到一道白影一闪而过,而后便感到自己胸口一痛,身子就腾空而起,倒飞了出去。
  一声又一声的惨叫声此起彼伏的响起,一个又一个丐帮弟子吐血倒地,只是转瞬之间,便从原本苏信在的位置向着大阵中枢开辟出了一条道路,将这一路上成百的丐帮弟子如土鸡瓦狗一般打的人仰马翻。
  当初郭靖破全真教的天罡北斗大阵之时,他还是顾忌那些全真门徒的性命,并不敢施展辣手,出手时就免不了束手束脚,但苏信却不必顾忌这些。
  所以他所出的每一招,都是毫不留情。
  苏信这一路上面对拦路的丐帮弟子皆是全力施为,他现在的武功也不拘泥于一招一式,随手一招,便成绝学,威力自是极大。
  而那些丐帮弟子连他的身影看都看不到,他又摸清了群丐之间的方位变换,群丐想要互相援助都难以做到。
  此时的群丐,在苏信的眼中早已经不成什么阵法,也根本起不到这打狗大阵一方有难八方支援,一人受敌千人合力的精妙,而只是一个个单一的个体。
  作为一个个体的武者而论,这些群丐的武功只能说是一般极了。
  就连现在丐帮里武功最强的史火龙都接不住自己一掌,又更何况这些不知道多少代的普通丐帮弟子了。
  苏信自创的‘伪·七伤拳’只是一种拳理,一种特别的运劲法门,并没有什么特定的招式,这种拳理可以化用在任何招式之上。
  这一路冲杀,随意施展,如入无人之境,闯入到这打狗大阵的中枢的路上的每一拳,每一掌,每一指上都有着这股凌厉霸道,凶悍绝伦的‘伪·七伤拳’拳劲。
  而在苏信冲入到中枢位置曹德旺面前的时候,那些刚才中了他拳劲的群丐这才将拳伤爆发出来。
  只听到在苏信身后一声接着一声响起的‘砰’‘砰’‘砰’的声响。
  就像是现代人结婚开业等诸多庆典时鸣放的礼炮一样。
  上百道血光冲天而起,而后如暴雨般泼洒而下。
  还活着的那些群丐登时便被浇了鲜血淋漓的一头,而苏信倒仍然是一身白衣纤尘不染,在那殷红色的血水临近到他身旁时,他便外放出自身的明玉真气,明玉真气霸道无比,瞬息间便将那些血水化作冰晶,弹射开了。
  那些还活着的群丐感受到自己头顶脸上传来的黏腻,鼻腔嗅到刺鼻的血腥,看着眼前如地狱一般的场景,肝胆欲裂。
  他们还做不到悍不畏死的地步,之前的勇猛只是仗着大阵之威,以众凌寡,现在大阵被破,他们也是心中胆寒,又被如此残忍冷酷的一幕震动,哪里还敢提起抵抗的勇气。
  甚至当场就有数百人吓的双腿一软,直接就瘫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逃命,顿时就像是之前那些江湖群豪一般,做了鸟兽散。
  生恐自己跑的慢了。
  只是眨眼之间。
  这广场的上千名丐帮的弟子,便少了一大半。
  “你不是人!#¥%%&%@@%@#%¥@……”
  曹德旺看到这犹如地狱般的一幕,顿时就双目赤红,须发皆张,嘴里咬牙切齿的就开始喷出芬芳之气。
  他心中愤怒,但更加惊恐。
  他实在是没有想到,对方的武功之高,完全超出了预料,在他看来这万无一失的打狗大阵,竟然就这么简单的就被对方破掉,而且对方手段之凶残狠毒,实乃是他生平仅见。
  苏信没有丝毫留情的想法,他随手几招便打飞了曹德旺这位丐帮传功长老身旁的护卫,然后一指点出,曹德旺匆忙间运起降龙十八掌里的‘见龙在田’,迎向了点向自己的那根如白玉一般的手指。
  见此苏信却是轻笑了一声。
  这曹德旺用降龙十八掌里的其他几掌也就罢了,没想到他用出了‘见龙在田’。
  这招‘见龙在田’正是他从余康时那里搞到的三式降龙十八掌之一,不止是招式就连运劲的法门他都一清二楚,曹德旺在他面前用出这一招,就是班门弄斧了。
  “这真是老天都不助你……”
  苏信招式不变,只是将那根点出的手指凭空抬高了三寸,便破掉了曹德旺这一招降龙掌的所有变化。
  曹德旺瞪着眼睛死死的盯着苏信,似乎是想要将他的样貌永远的铭刻在心里,他张了张嘴吧,想要再说些什么,但还不等说出声来,苏信那根手指便点在了他的眉心正中,而后他身躯颤了一颤,两只眼睛里的神采瞬间便黯淡了下去。
  而后随着‘砰’的一声,他的后脑勺整个爆裂了开来,但从前面看,面孔五官却是安然无恙,宛若未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