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诸天武神路 > 第十三章 这有何难!

第十三章 这有何难!


  虽然张三丰这老道比较怂,美其名曰道家无为。
  但他培养出来的武当七侠却是个顶个的英雄人物,都是热血肝胆,嫉恶如仇,扬善除恶,心怀慈悲的好汉子,除了迂腐了一些之外,称得上是名门正派里可当师范的人物。
  张老道别的不说。
  在挑徒弟上,真真的是好眼光。
  苏信以前看书的时候就对七侠没有什么恶感,反而比较喜欢他们,谁会不喜欢好人呢。
  听到俞二侠这么说,他马上就知道对方误会了自己跟余康时此时的关系。
  这也难怪。
  任谁看到他们两人现在的样子,都会觉得自己要杀死对方。
  “俞二侠倒是想错了,我对余长老没有恶意,只是因为之前有了一点小小的误会,不信你可以问一下余长老。”苏信摇头笑着说了一句。
  对苏信的这个说法,俞二当然不可能相信。
  一点小误会就把人打的这样。
  那要是大误会还了得?
  是不是得灭人满门?
  但他之前见识了这少年深不可测的武功,现在看到对方此时没有动手的意思,他自然不会出言顶撞。
  俞莲舟看向仍旧趴在地上动弹不得的余康时。
  以他的眼力,自然瞧得出对方受了极重的内伤,他连忙上前去想要扶对方起身。
  “余兄弟,我这里有一颗我们武当山的白虎夺命丹,你快快服下,我再助你运功……”俞莲舟一边上前,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青色的小瓷瓶,从瓷瓶里倒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药丸。
  白虎夺命丹是武当派的疗伤圣药,天下闻名。
  苏信曾经听自己的师傅胡青牛提过一次,说是不知张三丰那老道从哪本古籍上找到了这个丹方,练出了这样一种了不起的丹药,不过这丹药即便他师傅也只是听闻过,却没有见过。
  “谢过俞二爷恩义了!”
  余康时感激的拜谢了一声,接过俞莲舟递给他的白虎夺命丹,吞服下去。
  闭上眼睛运功了片刻,打了个寒颤,方才又睁开眼睛,忍着痛道
  “先前俞二爷的确是误会了,我跟苏小神医确实没有什么……老夫对小神医还有事相求呢!”
  说完,余康时看向站在一旁似笑非笑的苏信。
  诚恳的问道。
  “刚才小神医的话可还算数?”
  说着,他看向苏信的眼神不由得露出一丝渴望的神采。
  苏信点头。
  语气淡然的说道:“我名字里的信,是言而有信的信,苏某虽不是什么英雄豪杰,但也不是背信弃义之辈,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也配我杀你?况且杀你于我难道有什么好处不成?没有好处的事,我可不会去干。”
  “哎!”
  听到苏信这么一说,余康时也没生气,只是叹息了一口声。
  “我余某非是贪生怕死之辈,如若不是救我那儿子的性命,余某就算是死,也断然不会泄露本帮的隐秘!”说完,他看着苏信,语气悲戚,一字一顿的道,“那就烦请小神医拿纸笔来吧,余某这就写那降龙掌的口诀精要!”
  “好!”
  苏信笑着点了点头,对着身旁的姚天禧看了一眼,那姚天禧聪明机灵,自然知道了自家师傅的意思,跑入房中取笔墨去了。
  “他就是苏信?胡青牛的那位弟子?”
  俞莲舟听到余康时称呼这少年为苏小神医,又听到对方自称为苏信,马上就知道了这少年便是自己此番来此蝴蝶谷目的。
  他此番前来,乃是有事相求。
  但又听到对方让丐帮的这位余朋友写下降龙掌的口诀,心头不由一惊,心里暗中想到,那降龙十八掌乃是丐帮的镇帮武学,哪里能够外传!
  要是泄露出去,那这位余朋友立时就要成为丐帮的罪人。
  要被丐帮全力追杀。
  而丐帮弟子遍布四海,到了那时,这余朋友还能有命在?
  “余……”
  他刚想要出声阻拦。
  又看到余康时的看向不远处的一处茅屋的慈祥目光。
  俞莲舟也不由得顺着对方的目光看了一眼。
  他便看到一个年轻人正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他天资悟性极高,本就是个极聪明的人,否则也不会被张三丰那老道收为入室弟子,传下衣钵,配合着之前余康时说的话,他哪里还不明白那个生死不知的年轻人便是对方的儿子。
  想到此处,这话刚到嘴里,也就说不出来了。
  设身处地的想。
  他们武当七侠情同手足,情义比天还高,比海还深,如若只是一门武功便能救自己兄弟的性命,就算是拿出纯阳无极功又算得什么?
  而余兄弟爱子心切。
  为救自己儿子的性命,泄露武功,倒也可以理解了。
  俞莲舟犹豫了片刻,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还请余兄放心,俞二不是乱嚼舌根之人,今日之事余兄乃是无奈之举,俞某断不会在江湖上说起此事只言片语,如违此誓,五雷俱灭!”俞莲舟神色郑重的对着余康时抱了一拳,立下了一个极重的誓言。
  “那就谢过俞二爷大恩了!”
  余康时也感激的看了俞莲舟一眼。
  武当俞二侠侠义之名闻名天下,千金一诺,他说不会泄露,那就断然不会泄露。
  “希望这位苏小神医能如传闻中那样医术如神吧。”俞莲舟扭头看了一直站在一旁的苏信,心里默默的想着。
  他先前还没来得及认真打量过对方,现在静下心来,仔细一瞧,才发现对方是一个极为英俊的少年。
  身材挺立,面容隐有玉色,眼神亮如星辰。
  一望之下,竟会让人生出自惭形秽,不敢逼视之感。
  “可惜,如此一个如玉一般的少年,竟然入了魔教!”俞莲舟心里暗自叹息了一句。
  他这次入谷也算是求医问药,自然知道这位胡青牛弟子的规矩。
  对于这位苏小神医,他也跟自己那位关系极好的朋友了解过,他这位朋友曾经身受极重的内伤,原本就是来蝴蝶谷死马当活马医的,结果却被这小神医随手治好。要不是他的这位从不吹嘘的朋友对胡青牛的这个小弟子的医术推崇的无以复加,他也不会相信如此小的年纪,竟有一身惊天动地的医术。
  他现在虽然还没见到对方的医术,但只是对方先前展现的那手武功,已是通天彻地,远非自己能比,除了自己的恩师之外,天下间恐怕也无人能与其论下短长。
  见了这等不可思议的武功,他倒是对对方的医术多了几分信心。
  觉得自己心中所求之事。
  或许有戏。
  姚天禧从茅屋里取出了笔墨,将其放到了余康时的身前,此时余康时吃了俞莲舟给的白虎夺命丹,调息了片刻,已然能坐起身子。
  俞莲舟见了,连忙走到一旁,以示避讳。
  他可是武当七侠,在江湖上代表着武当山以及他恩师张真人的脸面。
  可不能让人觉得他贪图别人的武功,那降龙十八掌的确是大有名声,但他们武当山的武功,也自有精妙之处,也未必就比这门传承数百年的掌法,弱上几分。
  俞莲舟也不屑去看。
  “余长老先写着吧,写完之后,我便会给令郎祛毒……而且余长老现在身体多有不便,等会那三式降龙掌倒也不必演示了。”
  苏信笑着说了一句,便看向一旁的俞莲舟。
  伸出指着不远处的一方石桌石凳。
  做出了一个请的手势。
  笑道。
  “还请俞二侠去旁边歇息一下,也好让在下奉上一杯清茶。”
  说完,也不去管俞莲舟如何回答。
  就自顾自的向着那石桌行去。
  俞莲舟毕竟是有事相求,对苏信的要求,只要不太过分,他自然皆是点头应允。
  两人在石桌旁坐下。
  不一会苏信的那个小徒弟便端来了两杯茶水,俞莲舟喝了一口,觉得清香扑鼻,唇齿留香,倒也是一泡顶好的香茶。
  “苏某闲来无事,这些茶都是自己种自己炒的,也不知道俞二侠喝的惯不惯。”
  “小神医过谦了,这是俞某平生喝过最好的茶水了。”
  俞莲舟神态谦恭的说着,他知道对方对自己如此客气肯定不是看他俞二的面子,他俞二虽在江湖上还有些地位名声,但在对方眼里,又算得什么,只是一个随手一招便可拍死小蚂蚁罢了。
  他是看在家师的面子上罢了。
  又聊了几句之后。
  俞莲舟才说出了此番来此的目的。
  “俞某这次来,倒也没别的意思,只是为了询问一种伤病,还有没有治愈的可能!”
  苏信听后心中一动,马上就猜到了对方的目的,否则以武当七侠的性格,哪怕是死,也不可能向明教之人求救。
  他不动声色的笑了笑。
  “苏某也不敢保证能治得了天下间所有的病症,能不能治得好,还得听俞二侠说过才能有初步的结论。”
  “不过也不是苏某吹嘘,这天底下苏某治不了的病症,虽然有,但也不多。”
  “那好!”
  俞莲舟听后面上闪过一丝喜色,他深吸了一口气,说道。
  “如若一个人的手脚四肢皆被敌人用极其厉害的指力捏的粉粹,而且年岁日久,已经有七八年时间了,那还有没有再度康复的可能?”说着,俞莲舟稍微停顿了一下,脸上浮现出痛苦的神色,“……我也不求能让此伤者恢复武功,只求能让他如常人一般下地行走,也便行了!”
  “呵呵。”
  苏信一听俞莲舟所说,马上就知道自己之前的猜测不差。
  果然是为了来给俞岱岩求医的。
  只是不知道这是张三丰那老道的意思,还是俞莲舟自己的意思了。
  苏信轻笑了一声之后。
  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才对一脸焦急,忐忑中隐有一丝希翼之色的俞莲舟淡淡的说了一句。
  “我当何事,这有何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