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莲花转轮 > 第0016章李府邪祟

第0016章李府邪祟


  城隍庙熙熙攘攘的人流,即使不是重要的节日,也少不了忠实的信徒,纷至沓来,挡不了祭拜祈求的心。四面高墙红瓦,远远可见的香火烟渺!那颗‘神仙树’茂盛的树冠遮天蔽日,残次错落的枝叶或系或挂满了红绸条,多少个愿望日日夜夜的缠绕枝干杈末,它们是否滋养这颗普华的大树生长,待到一日培育出希望的果实。
  楚出尘保持着仰望树顶的姿势,阳光穿破绿叶与枝干细缝,形成斑驳的光影洒满他全身,他瞳孔被那些光点点入侵,脑海里记忆的闸阀年迈的转动,混乱的影像不停闪过,他睫毛微张,好似才看清,‘那是一个青涩的男子,衣衫干净,纤尘不染,他有股与生俱来的玲珑气质,连周围雕梁画栋的景色都因他逊色,他独自坐在院落门槛,双手环抱,眯着眼睛享受着午后的阳光,他脸上不知因何带着轻浅的笑容,像是春天泄露丛间的花草香,悄然跑进心窝。
  环上弦站在树外,静静看着树下那人,不忍打扰。他从何时起会被楚出尘突如其来的惆怅迷失所渲染,这是他第二次目睹对方在某刻触景反应所拽住,他善意的不去叫醒对方,耐心等对方自觉清醒。恍惚间,他清晰的知道,眼前的人离他的世界那么远,他们彼此的萍水相逢不过是两颗偏移轨道的星石,转瞬间,都将重回各自轨道,然而有些人,却不想挥手道别!
  “仙师大人!我们不进去吗?”在小五跑过来拽他袖口时,楚出尘才从虚无的记忆脱离出来,他眉眼含笑往另一旁瞥了眼,有些歉意的视线交汇环上弦,而对方只是两手环臂的与他目光交流片刻,就抬步转身朝里走去。
  楚出尘也赶紧抓住小五的手腕,一大一小在后面追:“快走!我们去见识一位老朋友。”
  小五扣着脑门,话没说出口,就瞧又被那只温柔的手掌包裹,拖进庙门。
  环上弦的速度并不快,反而故意在等,他偷偷的瞄了眼后方追上的两人,脸色才稍稍缓和几分。三人走近庙院,才真切体会信徒的热情,这里像大观园般热闹非凡,老少皆有,一个个穿着崭新的衣服,手捧瓜果,香烛,手提彩色图案的天灯,在四通八达的过道长廊往来。据说只要带着贡品,在庙里点燃香烛,放飞天灯,来年的愿望都能实现。
  走在楚出尘前面的小女娃指着天穹的位置,雀跃的对身边的老妇说:“奶奶,奶奶,晚上的时候,我们才把天灯升上天吗?”
  那老太太,侧脸笑得慈祥,看着小女娃,才语重心长的说道:“对!只要让响将军看见我们放的天灯,我们一家人都会平平安安,无病无灾。”
  小女娃似懂非懂的点头,眼睛都被天灯上的金鱼图案吸引,脸庞绽放出莫名的憧憬!而身后偷听的小五却小心的拽了拽楚出尘的手,脖子伸得老长,好奇得问:“仙师大人,知道响将军是怎样的人吗?”
  楚出尘还望着前面的神庙里的神像,低头笑眼弯弯的对小五讲解道:“响将军是魏普时期的战国将军,他功绩赫赫,为人慷慨,尤其是对百姓,后来敌国交战,他为保卫国家,在战场壮烈牺牲。那些爱戴他的百姓们自发为他修建庙宇,纪念他的忠心报国.....”
  响将军的英雄事迹深得小五喜欢,他听的津津有味,拍手连连围着楚出尘让他讲更多。
  环上弦环视着神庙,显得冷漠,他揉了揉太阳穴,强打起精神,虽然对于参观庙宇,游祭活动了无兴趣,还是陪着楚出尘和小五把里外都逛了个遍。
  楚出尘带着小五给响将军的神像点了一柱香,才双双跨出神殿,抱剑等候已久的环上弦上前叫住他,附耳在楚出尘耳边说:“楚道长,我突然想到你上次说过,李小姐被顶替了,现在怎么看?”
  楚出尘回答倒是坦荡:“环大人,我的怀疑至少是吻合的,李府的小姐就是那位魏姑娘,而'芳听楼‘躺着的乃是真正的李小姐。”
  “只是证据不足?”环上弦打边鼓试问,确是想得到楚出尘的方法。
  楚出尘目光有星,说:“贫道可以配合环大人引蛇出洞,怎样?”
  环上弦觉得可以试试,正欲答话,傍边不知从哪儿窜出个灰衣少年,见其眉清目秀,头上用玉珏束发,他拱手对楚出尘微拜:“阁下可是楚大人?”
  环上弦警惕着突然出现的少年,暗测他身手武功不弱,手中的剑暗自蓄力三分,戒备的盯着对方。
  楚出尘无妨的朝环上弦摇摇手,心中知明少年来意,向其表明:“正是楚某。”
  少年一听,脸上顿时恭敬的说:“楚道人,主人已在院落备下美酒琼浆,请你移驾。”
  “甚好!劳烦你引路了。“楚出尘手捻耳发点头答应,一手轻摇拂尘,向身边两人说:”环大人,小五让你们见识下,这块宝地的良人。“
  环上弦眉头上挑,实在未想到这逛城隍面又成了楚出尘的会友之行,时间怕又要耽搁许久,又不好拉脸拒绝,只能不啃声的和小五跟随楚出尘,灰衣少年先出城隍庙。
  一行人离远高墙,饶进了后方的羊肠笑道,那灰衣少年有些奇怪,想在做法事一样,手里摇着铃铛,’铃铃铃‘的在前开道,他脚步绕着蛇形,特别有规律,他们沿途经过一些商铺,看上去都灰蒙蒙的,还比较破旧,商铺的人,都身穿红蓝白三色烫边竖领外衣,都忙忙碌碌的扎框架,糊纸面,做灯笼。
  环上弦瞟了眼那些人,发现明明光线极好,他们的五官都藏在屋檐下的阴暗中看不清脸。此时楚出尘回头对他说道:”不必在意,这些都是虚像而已。“
  话毕,楚出尘回头留出背影,环上弦不是好奇心中的人,仅仅招呼小五不要乱看,继续跟着队伍前行。。
  灰衣少年带他们到了一处幽闭的小别院,门口顶上挂着匾额,是个’响‘字,这别院仅从外观就看出庄重感,红漆的雕花门楣,铁皮大门镶有门钉,密密麻麻横竖十排十列。
  少年踩上台阶拖起门环,慢慢扣门,三声后,那铁门自动打开,他才转头笑盈盈对众人说:”楚大人,两位公子,请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