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凶兽异闻录 > 第五十章—相聚

第五十章—相聚


  “怎么了……我说的不对吗?”顾小北摸了摸脑袋。
  “这不是游戏里的道具,这是真的存在的东西。比村正、鬼切都还要真!神话里的天羽羽斩、布都御魂、草雉剑虽然听着虚幻,但的确是真实存在的,因为有人看见过,而天上天下无双刀几乎没有人见过,但它确确实实是存在的。”
  “没人见过还存在?那不是自欺欺人吗?”
  皆川一叹息一声,接着说道:“天上天下无双刀是当年某位君主请求凤凰用他的火焰融化世间最坚硬的材料铸成的,这把刀的存在就是为了猎杀其他君王。不过这把刀从铸造完毕后就被封存在了刀鞘之内,似乎铸造它的那位君王并没有拿它去讨伐征战。”
  “这是为什么呢?”
  “哪有那么多为什么,那可是这个世间最为尊贵的生命体,即便是对于我们巫族也是视若神明一般的存在,每一个君王都拥有能够毁灭世间的力量,我们是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的。”
  顾小北心说巫族的血脉不是让每一个人对待凶兽都如同死敌一般吗?这家伙怎么还为凶兽一边说起话来了呢?听皆川一的口气似乎是那些凶兽君王的忠诚信徒一样。
  “这把刀是唯一能够请陆先生动身的东西,可惜……我并没有他,我只是知道这则消息而已。”
  “请陆先生出动?”
  “嗯,有一些……很重要的事。”皆川一叹了口气。
  他有些不明白老师为什么非指明要这个人,学院里明明存在A级执行员,那都是王牌战力,如果出动希望不是会更大吗?或许这个陆游契挺厉害的,但能有A级执行员强吗?
  学院的教师大多在B级执行员的水准,一些只有C级。他们的主要职责是教会学员们战斗机巧,除非是作战部下达的命令,一般的任务他们已经不需要去执行。
  “可陆游契这个人一旦决定了什么就不会改变了。”顾小北淡淡地说了一句。
  这句话几乎直接浇灭了皆川一心中的最后希望。
  几个月的相处来,顾小北很清楚这个中年人做事的脾气、原则。一旦他做出什么决定,几乎不可能改变。
  如果说有列外……
  他忽然想起了早上的那一幕。
  初冬的清晨,空气都变甜了。
  如果真的有例外,那么也许只有音雪小姐了。可他不会说出去的,皆川一狂热起来的模样他是见识过的,一旦让他知道可能由音雪小姐改变陆游契的想法或许他什么事都做的出来。
  有些灰心的皆川一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离开了。明明没有喝酒,却比喝了酒更狼狈,顾小北真担心他走着走着突然倒下去。
  满桌的啤酒都喝空了,顾小北站起来伸伸懒腰,没有一丝醉意。彗星城的大街晚上并不绚烂,那种干净、简约的环境风格在夜晚看起来特别冷清。
  第二日,正中午。
  顾小北第一次觉得睡得这么舒服,他已经很久没有睡到自然醒过了。搬到屋子坊的生活比高考的最后三个月还要惨。
  师兄领着一袋快餐盒饭站在门口。
  电话提铃已经响了不知道多少个了,可顾小北就是不开门。他知道顾小北就在里面,可怎样大喊大叫、敲门拍墙都不管用。
  “师兄……早啊。”顾小北抹了一把嘴角的口水。
  把门拉开后他就自顾自洗漱去了。
  “我的天,怎么一屋子酒味?你昨晚在宿舍看球赛了?”
  “没有,昨天出去吃了个夜宵。”嘴里含着牙刷,顾小北含糊地说道。
  “我想起来了,昨天晚上钛合金社团在举办活动,所以我没办法抽身过来。”
  “所以我就一个人咯。”
  “你没有同学的吗?”师兄吃惊地问。
  “都有事呗,我都好久没见过他们了。自从上了选修课我就搬去北山的屋子坊了,这里我都好久没回来了。”
  “哈?”季远程觉得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什么选修课还得搬过去上的?他可从来没听说过有这种。
  “什么课?这么神奇。”
  “刀术及刀术精修。”顾小北擦了把脸,走了进来。
  飞快地打开盒饭狼吞虎咽起来。
  “哦……”季远程若有所思。
  他听说过这门课。学院的北山有一座日式的建筑,以往游历学院的时候他曾经看到过,当时的解释是刀术课的上课地点,但是那一门课已经很久没人选修了。
  “怪不得近来联系变少了。”
  “师兄……问你个事情。”顾小北像是想到了什么。
  “你说。”
  “你完成过B级讨伐任务吗?”顾小北问
  “啊?怎么突然问这个。”季远程吓了一跳。
  “完成过没?”
  师兄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我也就比你先入学一年,又不是什么怪胎,我怎么可能完成B级讨伐?”
  “这样啊……”顾小北大口嚼着蒜苔。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不会是突然抽风了想去接B级讨伐任务吧。那个你想去也去不了,B级以及以上的讨伐任务和调查委托都是需要通行证的,没有通行证你再厉害也去不了。”
  “通行证?”顾小北的耳朵里再次出现了这个名词。
  从那时的社团交流会到后来的夜行者任务途中,他都听到过通行证。原来学院执行高级任务需要这么个东西,可无论是新生班级元镰教师还是训练营里的教官都没有提过。
  “三次C级讨伐任务完成后可以通过学院的积分系统兑换,但几乎没人会换这个东西,因为学院的积分用出很大,换一些有用的东西远比通行证来的强。”
  “还能换什么?”
  “钱、人、武器、势力、以及一些普通社会里很难拿到的东西。”师兄说不出个大概来,其实他也没有用过积分系统换东西,他只是从别的学长那里听说过。
  照这么说来自己应该也完成了许多次C级讨伐任务了吧,季远程在心里盘算着,考虑要不要去见识一下学院的积分系统。
  “三次吗……”顾小北咽下嘴里的米饭。
  即便是《夜行者》追加评定等级升至C级,他也只完成了这一次委托任务。
  还需要两次!
  原来他距离B级讨伐任务还差地这么远,就连接取任务的资格都没有。
  “劝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上次差点把小命搭进去了才勉勉强强做了个C级的委托,你还想去B级的呢,这不是找死吗?”师兄觉得这个师弟的脑子烧坏了。
  “其实也没打算去,就问问嘛。最近学院不是被S级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的吗,所以我挺想知道高等级的讨伐任务是怎样的。”顾小北笑了笑。
  “那些与我们无关,赶紧吃了带你出去玩了。”
  “你不上课啊?”
  “还上什么课,这可是周末啊,师弟你不会真烧坏脑子了吧?”
  顾小北掏出手机看了一眼,直到确认今天是周六才放下。
  原来自己一直忘了周末这件事……
  于是顾小北就被师兄一路带到了学院的门口。
  穿着黑色风衣的师兄七哲已经站在门口了,一旁的叶雨言学姐已经裹上了围巾,一双修长的腿套着丝袜,下面是一双可爱的雪地靴。
  原来已经是冬天了啊!
  还好出门前季远程让他多穿点,否则他都不知道现在已经是初冬了。
  他已经很久没见到这些师兄的伙伴们了。
  画面又回到了几个月前。
  那时,还是新生的顾小北被师兄带到彗星城某条街上的一家烤鱼店认识了这几位。
  最前边还有女孩站在风中,她的红色围巾随着风起伏着。
  “真酷啊,师姐。”顾小北忽然觉得很开心。
  几天来的郁闷仿佛被一扫而空了。
  秋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