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我真不是吹 > 110 天上掉下个楚师兄

110 天上掉下个楚师兄


  武源村众人都被高塔那边的动静吸引了过去。
  而村口这边,年少气盛的章出月,依然在尝试着踏入石拱门。
  便是村民们都离开了,他还在尝试。
  小花猫逮住一个机会,从妇人怀中跳下,躲在一旁观看。
  铲屎官楚陌的话,已经通过记录仪传给了小花猫,它晓得自己现在的任务,变成了拯救傻乎乎的章出月。
  这任务的名称,就是这样。
  这可不是小花猫自创的,而是楚陌就是这样对它说的。
  在小花猫看来,一个明知道不能闯过石拱门的人类,依然在不断尝试,勇气可嘉。
  可能不能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凭什么石拱门上的能量,就跟自身的灵气,相互排斥,产生爆炸呢?
  而妇人,也没空理会小花猫,她身法很快,先一步赶到了高塔底下。
  跟她一起到达的,还有唐果的父亲,武源村的族长唐缺。
  这边,躲着的小花猫见人都走光了,在章出月第三次要踏入石拱门,再三来个飞蛾扑火的时候,一下跳了出来。
  嘭!
  在章出月落脚之前,它一下撞入章出月怀中。
  然后章出月就懵了。
  他发誓,他长那么大的一个人了,遇到的怪事,从来没有今天那么多。
  石拱门,冷漠的村民。
  现在,自己竟然被一条小花猫,给撞飞了出去?
  “流年不利吧!”
  章出月倒飞而出,翻身落地之后,诧异地看着小花猫。
  “你不是楚师兄的爱宠吗?我们是一伙的,你为什么攻击我?”
  这让章出月十分不理解。
  而小花猫瞄了他一眼,伸出三根猫爪,在他面前比划着。
  铲屎官当初,很严肃地告诉小花猫。
  这个动作,你必须让它动起来。
  如果不动的话,就不是要钱,而是比心!
  果然,章出月一下就看懂了。
  看懂了小花猫的动作之后,他思考了更多。
  毕竟他的脑瓜子还是挺灵活的,刚才只不过是年少气盛,比村民那么一激,做出了不理智的行为。
  现在他反应过来,小花猫刚才那一撞,无疑是救了他的性命。
  而且,小花猫本身,并没有被石拱门所炸开。
  难道,从村里头外出,石拱门并不会阻止?
  亦或者,石拱门只阻止他这种异能觉醒者?
  “石拱门不会攻击里头出来的人,这点跟我没关。我只需要尝试第二点。”
  章出月想明白后,看向了小花猫。
  然后,章出月自己就笑了笑。
  他有一瞬间,将小花猫当做人看待了,他给了小花猫一个眼神,是希望它如果可以,就再踏入石拱门。
  “是我想多了,楚师兄的爱宠再有灵性,也不会……嗯?”
  章出月在自嘲,没想到小花猫给了他一个鄙夷的目光,然后迈开四肢,从石拱门走了进去。
  然后,它走出来,再进去,如此三番四次的,看得章出月都呆住了。
  “小花猫,你太给力了吧!”章出月赞了它一句,然后收敛灵气,藏住觉醒者的气息,小心翼翼地踏上石拱门。
  这一次,他成功通过。
  “现在村里好像发生了紧急事件,正是我进去查看的好时机。”章出月看了一眼高塔那边,抱起小花猫也往那边赶去。
  而高塔底下,中年夫妻第一时间赶到,他们看到了被砸在地上,愤怒的小孩,跟一旁的楚陌。
  然后他们愣住了。
  小火童被打败了?而且是被眼前这个青年?
  是时候,形容一下楚陌现在的样子。
  他刚窝在被窝观看视频,穿着一身绿色的青蛙睡衣,带帽子的那种。
  临急临忙的,根本没时间更换。
  只穿着一只鞋子,提着一把造型挂账的黑铁重锤,另一只手更夸张,拿着一把儿童玩具大水枪。
  这……
  这简直是个奇葩啊!
  另外,中年夫妻更是看出了,此时的楚陌气血有点不太稳,整个人看起来很虚弱的样子。
  就这样一个人,将小火童给打败了?
  说什么,中年夫妻都是不敢相信的。
  要知道,小火童可是镇守七层高塔最顶层的一个,是武源村老村长,也就是唐缺母亲收服的一头火系灵兽。
  一口诡异的火属性,就算是中年夫妻两个,都得小心应对。
  就这一个青年?
  他可是看起来,比自家女儿唐果还要小啊。
  “你……”妇人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你是谁,为何闯入我们武源村!”中年男子唐缺就有经验了,甭管对方搞什么鬼,先了一句质问再说。
  楚陌是个很有礼貌的青年。
  他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两个应该是小师妹唐果的父母。
  同学的父母,自己应该尊重,所以,他老实指着天空说:“我从天上掉下来的。”
  从天上掉下来的……
  “你以为我们会相信你的鬼话吗!”唐缺怒了。
  “……”楚陌无语了,他说得就是实话啊。
  可能真相,总是不太受欢迎的吧。
  因此,楚陌换了个说法:“我是从塔顶掉下来的。好家伙,这小孩突然炸出来,提着红缨枪就攻击我,口中还会喷火的。”
  “我吓坏了,只能拿出水枪,朝小孩biubiubiu,扑灭了喷出来的火龙。”
  “然后小孩还想殴打我。我没有办法,只能拿出防身的武器,将他捶飞了。”
  说完整个过程,楚陌补充了一句:“其实,我是受害者,我是正当防卫的。”
  “你们看我穿着就知道了。”
  楚陌转了一圈,将自己萌萌哒青蛙睡衣,展示给两人看。
  这睡衣看起来普通,实际上,它是蛙蛙姨送给楚陌的防具。
  刚才小火童的红缨枪,连楚陌眉毛都烧掉了一些,这件睡衣,一点事情都没有。
  楚陌展现自己的睡衣,是要告诉两人,自己并没有任何准备。
  在他强悍的演技,辅以奇葩一样的装束,还真的蒙混过关了。
  “唐缺啊,一个人穿成这个样子,会不会是在睡梦中,被传入了武源村?”妇人跟丈夫商量,“我看着小伙子是个习武之人,气血虽然很虚,但全盛状态,应该是先天气海境。”
  “嗯!”唐缺也是点头。
  两人对习武之人,有天生的好感。
  加上先天气海境,非同一般。
  在兰星,宗师这个名称,已经算是觉醒者、修行者的专用名词。
  而先天气海境,就是习武之人中的宗师。
  开宗立派,一宗之师!
  这种实力,不是随随便便就能修炼到,很多习武之人,练了数百年甚至到死,都是后天巅峰。
  所以唐缺两夫妻,对楚陌第一印象,不好不坏。
  但听他说了一通话,两人对他的这第二印象,就很好了。
  在他们看来,能在这个年纪,成就宗师的,大概不是什么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