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顶点小说 > 我真不是吹 > 014 太顺利了吧

014 太顺利了吧


  “张校长先祖,据闻书法造诣极深,她到一处天阙之地探测,必定会留下墨迹。”
  张泞继续补充:“张前辈行踪莫测,要不是靖孺爷爷一家,曾经招待过他们,也不知道前辈曾探测过这里。”
  咦?
  就是嘛,书法造诣、墨迹什么的,听起来就跟豌豆射手,有莫大关联啊。
  等等。
  张前辈,张校长,梁靖孺爷爷小时候,还有墨迹……
  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先不管,楚陌继续静静聆听。
  “所以,我们来到这里。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找到张前辈的墨迹,带回给张校长!”
  张泞总结:“你那‘东南西北’很神奇,让靖孺看到了她爷爷小时候的场景。小花猫也很给力,叼来了一样的玩具。”
  “所以,既然玩具在这里发现,是不是可以认为,当初张前辈探测此地时,顺手在这里将一个玩具拿出去,才有了用它逗小孩的场景?”
  “亦或者,玩具是张前辈带来的,不小心落在了这里某个地方?”
  “那个地方,就是地图所在,就有可能,存在张前辈的墨迹!”
  张泞说完,五人目光都亮着。
  嗯嗯,很不错的推理。楚陌听了连连点头。
  遗憾的是,地上的豌豆射手,看起来不太重要了。
  拿出去逗逗小孩可以,交给张校长,告诉她这是你先祖的东西……
  它上面,是有张前辈的签名?是有张前辈的指纹吗?
  为了避免尴尬,找到张前辈的墨迹,更加保险。
  呵呵。
  “那这东西,我拿着逗猫儿了。”楚陌默默将豌豆射手捡起。
  “你的小花猫,还记得在哪里找到它的吗?”梁靖孺看了看一旁乖巧,抱着楚陌大腿的小花猫。
  嘿。小看我的小花猫了是吧。
  “当然!”楚陌喊了小花猫一声,“去吧皮卡……小灵虎!”
  “嗷呜。”小花猫炫耀了一声,抬头迈着优雅的步伐,前头带路。
  离开石碑。
  带路党小花猫悠闲,楚陌若有所思,张泞五人,则是保持警惕。
  毕竟,他们现在要去张前辈去过的地方。
  大宗师祖先探测之地,不是看风景的,极有可能有大危险。
  “我们一路过来,遭遇了三次沙虫攻击,飞鱼兽盘旋天空,跟了我们足足三天。”
  张泞皱眉说:“有一段路程,风沙之中,藏着吞噬人血的蚁蚊,小希都被咬成了瘦子。刚才,只来了三头沙虫。”
  “这不对劲。”潘小希愁眉苦脸,真的,现在壮实的他,其实瘦了好几圈。
  一路上,按常理说,应该是越来越危险。
  遭遇楚陌之前,的确如此。
  地上藏的天空飞的,还有随风沙吹来的,准备充分的他们,也狼狈不堪。
  但刚才那三只沙虫,真的是沙雕。
  单方面的被殴打,不堪一击。
  这就让张泞他们,更加担心前路,所谓山雨欲来风满楼,要去地图位置,一定艰难无比。
  楚陌也觉得不对劲,他还有点郁闷。
  天阙之地很好玩的,不要沉迷其中哦,这是老宋对他说过的。
  那里,有很多怪物,你抓几头回来给我当宠物,这是蛙蛙阿姨说的。
  听说那里有古代的学校,有传说中的图书馆,你给我抱一捆课文回来,这是小男孩老张要求的。
  然而现实太骨感。
  怪物?不存在的。
  有趣也不太有趣,异域残破,埋藏沙土中的高楼大厦,看久了也会厌倦。
  那些还保留一半的招牌,“XX黄焖X”,“XX浴中心”,“XX成XX品店”的,看都看不懂,真的。
  也不来几头怪物,好让楚陌打发打发时间。
  走了快一个小时,天色稍微暗淡下来。
  五人终于来到了一片沙山前,眼前的一幕,让六人颇有大开眼界的感觉。
  山前有一圈围墙存在过的痕迹,一座三人高的大门,嵌在两座沙山之间,有个弧形招牌挂在上面。
  上面的文字,被风沙侵蚀看不清,招牌也不全,有部分破烂掉落,长埋沙土中。
  “游兵?”梁靖孺看了一眼。
  “游乐场!”楚陌张口就说,“这是某某游乐场的入口。”
  “……”五人惊讶看向楚陌,然后纷纷点头。
  心想,果然是东龙国的居民,一眼就看出这是游乐场。
  那种地方,他应该平时没少去。
  他们五个就不一样了,在他们那里,根本就没有游乐场,建不起。
  “那里!”
  突然,张和往一处沙山指去。
  五人循着望去,却是有半截墨色的文字,露在风沙中。
  这半个字有点高,要不是他们抬头看游乐场的招牌,还真不好注意到。
  “的确是书写出来的文字!”
  六人眼前一亮。
  这半截文字,很明显的,就是“张”字的上半截。
  来了来了!
  张校长祖先,那个张前辈的墨迹,竟然就在这里被发现了!
  一切都来的太顺利了,连楚陌都有点不相信。
  说好的千难万险水数字……不是,说好的千难万险,彰显勇气,团队精神,打怪升级培养感情,投怀送抱英雄救美呢?
  统统没有。
  他们一到目的地,就找到了墨迹。
  “哥,小希,你们过去,小心将沙土清理干净。”
  张泞快速冷静下来,吩咐一声,看了一眼大门,随后看向梁靖孺。
  游乐场大门里面,就是一堆沙,里面所有场地,都被淹没。
  “小花猫,你到底在哪里找到那绿色玩具的?”梁靖孺将小花猫抱起来,摸着它脑袋。
  她是自言自语,没问小花猫的意思。
  可小花猫喵了一声,前肢一伸,往旁边一指。
  梁靖孺惊了,张泞也是惊了。
  “喵。”小花猫不乐,这有什么好吃惊的,要不我再操作操作?
  所以,它敖娇地抬头,前肢一缩一伸,再次指向了同一个地方。
  “真的有灵性!”
  张泞两个顾不得惊讶,往那边一看,只有一座风蚀小山丘阻隔,其中有缝隙可供人过去。
  小花猫发现豌豆射手的地方,一定就在里头!
  “妹妹,真的是张字!”那边,张和三人已经将最上头清理干净,果然,露出了一个文字。
  张。
  这不是一个寻常的张字。
  写得宽博沉稳,法度森严,张和三人已经被吸引住了。
  张泞、梁靖孺只回头看了那么一眼,目光同样挪不开。